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羞得快哭出来

    杜美琪心中加速跳动下,这流氓,不是真的突然兽杏大发,准备把自已在这衣柜里面,就地正法吧?

    不要!

    人家还是###呢!

    杜美琪心里大声呐喊着!

    杜美琪心中大怒,正想用尽全力反抗着大蛋这种如此禽兽的行为。{】我的也YING了,要不你帮我弄出来吧。”一把男人的笑音YINYIN地说着。

    杜美琪听完,这下她的心###地跳动下,什么硬了?她还是不懂啊。

    “哎呀,你坏死了。人家才不要呢。这里是换衣间呢,要是给人发现怎么办呢?”那女的琇答答地回答着。

    “怕什么,这个时候,没有人会进来的,何况我都把门反锁了,那里会有人发现呢。亲爱的,来吧。人家想你了呢,你这几天都要陪你老公,都没机会陪我了。”那男的YIN…YIN地笑着。

    说着他似乎已经动手了,弄得那女的###连连。

    大蛋听着他冷汗一把,想不到这个时候,正碰上一对野鸳鸯啊,而且还是背着自已老公跑来偷情的野鸳鸯。

    这蟼愑真的够刺激的。

    杜美琪似乎都听出什么了,大蛋感觉到她的嗅濜越来越急,身体挣扎劲头,都没有刚才那么大,而且像有点软下去的姿势。

    “不要嘛。你坏死了,人家没时间了呢。还要妥,还要穿麻烦。而且你不小心,还弄脏人家的衣服呢。”外面的女人娇气喘喘地喊着,在情愿之间又有几分抗拒。

    “不行啊。真的硬得可怕啊!”

    “哎呀~咯咯~你的坏家伙,打到人家脸蛋了!真的很硬啊,有没有想姐姐啊。”

    “有啊,亲爱的,给我口一次吧,难受死了!”

    “恩,啵~看你可怜的份上,但等下来,你要提前说,不能像上次那样,差点咽死我了!”

    “恩~恩~恩~”男人听到对方肯同意,他连迭不及地点着头。

    说着,外面就响起,男人不时断时续的舒服的喊声,还有女人吃冰琪淋的声音。

    杜美琪还是有点想明白了,外面的男女应该在讨论着冰棍硬得很了,可是硬了就吃了,但要范得上,吃得那么大声,有必要吃得那么舒服么?

    对于这个问题,杜美琪就百思不得其解。

    反正一男一女背着自已老公,来偷吃冰琪淋那就是坏事。

    杜美琪还没想完,她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恰恰好DING着自已双腿之间。

    热热的,硬硬的,杜美琪真的想不明白是什么。她身体慢慢地挪动下,想测试下这不明物体到底是神马,为神马刚刚没有发现呢。

    “别动。再动的话,可緡险了。”大蛋倒是不是好受啊,外面高低起伏的声音,就像催魂咒。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有什么可能,听到这种声音,会忍受得了。本来还能把持着的,但被杜美琪这一挪动,大蛋差不多完形毕露,状态全出。

    “恩~~”感觉到压人的炽热,她美目往前一瞪,她似乎明白是什么东西,顿时她的琇意红到耳朵根下。

    死流氓,死禽兽。别让本姑娘找到机会,要不非得把你打软不可。

    居然趁这个机会,行凶!

    杜美琪可是连半点声音都不敢出,外面吃冰琪淋的声音也越来越大,男的叫喊声,都越来越急促。

    这下杜美琪算是完全的明白,外面到底发生什么情况。

    她想着,身体不禁一软。一软下来,恰好碰到架在自已股间的YING东西,杜美琪吓得赶紧地把身体往上一提。她无论怎么提,身体都还是没那么久,终究还是要接触到那热得吓人的东西。

    慢慢地杜美琪移动两下,她感觉自已某个地方,好像情不自禁地SHI了!

    天啊,SHI了,YING了!

    这几个词语,杜美琪突然弄明白过来,弄明白的她,突然感觉头脑一片空白,嗡嗡作响。

    身后那禽兽,不是打算在这里行凶吧?

    越想着,杜美琪就越忸拧,她越忸拧就感觉到后面的热量越加。

    呜~杜美琪就差点没有琇得哭出来。

    她都有点情不自禁,她感觉自已某个地方,越来越SHI了。而在下面的东西,都好像变成了,电热蚌,稍有点偏差就能被灼到。

    大蛋其实都觉得难受到死,这丫头突然乱动着,他都不好受。而且这妮子的身体好像越来越不受力,整个身子都要软下来。

    两人的接触点,还差点就没有沉进去。

    我冤啊!大蛋心暗付着。

    还好外面的男人,好像没有多强。

    大概彼分钟左右,那男的就大叫三声。

    接着一会就听到那女的极烈地咳嗽着,紧接着那女的就嗔怪地骂着。

    “你这坏家伙,这次那么快了,而且说完了,提前通知,你看。又差点咽到我了。最近没少去玩吧,这么少。还好。要不是又得换衣服了。”

    那女的后来边笑着边骂着。

    “还不是你。你都不陪我。我不得找别的玩玩啊。”

    “哼~还不是我家那死老头,最近不知在那里弄到点药回来,每晚都弄到人家半夜。弄到半夜还不死心,还要走旱路的。我就差点菊花没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