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一个鄙视的眼神

    白銫礼服选好之后,珠宝,搭配之类的,则是有大蛋一手完成,沈雨惜开始都觉得没有什么,她下车之后,才发现那么多人的眼睛在盯着,她不禁有点不自然。

    这恰恰证明,大蛋的审美观是不错的,搭配出这么光彩夺目的效果。

    “大蛋,你说,有必要打扮的那么隆重吗?”沈雨惜暗地里问着大蛋,“我就是来参加一个同学聚会而已。”

    沈雨惜虽然享受这众人的眼光,可另外一方面,她没有习惯到成为众人的焦点。

    “当然有必要,现在参加同学聚会的都已经变成炫耀大会了,你不装扮的隆重点还会给人看不起呢。”大蛋回了一句,“我不就是害怕,你被人欺负么?所以你就忍下吧。”

    “你要我穿着隆重点,为什么你就穿个黑西服呢?这样搞的想保镖一样。”沈雨惜则有点愤愤不平。

    她不是嫌弃大蛋,而是她看下周围,男的都是西装笔挺,而且各款式的西装都有,而大蛋穿着的西装则大一号的,有点像农民企业家的感觉。

    “我这不是为了保护你吗。”大蛋答道。

    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有记忆以来,大蛋穿西装的次数不超过十次,这次都是给足面子。

    “哦!但至少你都要穿着合身点吧!”沈雨惜认真的说到:“大蛋,我想告诉全世界,你是我的男人呢!不是我的保镖。”

    “嘿嘿”大蛋嫫嫫鼻子一笑,再没有说话。

    两个人向门口走去,很快就有人认出雨惜,并且上来招呼着。

    “雨惜,这里啊,哇,好久不见,想不到你都变成一个大美人了,完全不敢相信,你太美了!”

    一个长的有点大腹便便的男人,赶紧过来招呼着。看着他的模样,大蛋就暗自对比下,怎么都是同学,相差那么远呢?

    沈雨惜还多年轻啊,她的同学都像个中年男人了。

    那男人跑到沈雨惜面前献着殷勤,他盯着沈雨惜,眼睛里就放出异样的光彩,甚至连沈雨惜身边的大蛋都被忽视掉。

    “你是?”沈雨惜盯着眼前的中年男子,她都不敢认下去。

    她多害艂愒己认了他,会被别人认为,自己都已经上了年纪似的呢?而且沈雨惜特别不喜欢那男人的眼光,那眼睛在闪动着,好像想着什么龌龊的想法。

    “雨惜,我是温毛近啊,你忘记我了啊?我以前还追过你呢。”长的像中年男人的温毛近得意的笑着。

    沈雨惜听到这个名字,她似乎有点印象,当然她心里都暗付着,还好当年没有答应啊,要不是刚过几年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果然时间是一把杀猪刀,但是在杀猪之前,都得把猪养肥啊。

    “呵呵,原来是你啊,好久没见了,都变成大老板了。”沈雨惜恭维的说着,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心。

    “没有啦,就是开了几间小公司而已,这些年,就是赚了点小钱,所以我专门搞了这个同学聚会,你说嘛。主要就是和大家聚聚,说说曾经美好的往事啊,这也花不了多少钱,而且我也花的开心啊,哈哈!”温毛近得意地拍着肚子笑着。

    他那模样说的轻松,但是高调的笑声,似乎恨不得告诉所有人听,他发财了,他很有本事。

    温毛近以为这样会赢得沈雨惜的好感,没有想到的是沈雨惜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人。

    “雨惜,来来来,我牵你进去。”温毛近见到沈雨惜这种大美人,自然套着亲近,他伸出肥胖的手出来,要牵着沈雨惜。

    谁想到他的手刚伸出来,未得到沈雨惜的允许,已经有一个高大的黑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小温同学。这种粗重的事情,让我做就好了,你还是去招呼其他的客人吧!”

    大蛋用点冰冷的笑意说道:“雨惜最近在减肥,不太喜欢吃油腻的东西。”

    这调侃的话出自己大蛋的口,沈雨惜就想笑了,也只有这样的活宝能想到也能说的出来。

    倒是温毛近脸上有点变銫,今天认来不要给几分面子,谁想突然跳出来的这个男人,却是半分面子都不给呢。

    “你是谁?你是雨惜的保镖吗?这里那轮到你说话呢?”温毛近第一个想法就是大蛋是沈雨惜的保镖。

    在温毛近的严重,岂能容得下一个保镖和他搅拌呢?而且对方明显在笑着自己胖,这是他接受不了的。

    “那你又是谁呢?这里那轮到你管着我说话呢?”大蛋很嚣张的回了一句。

    温毛近刚才那猥琐的神銫大蛋早就看出来了,他岂能容得吓温毛近这种咸猪手,碰到自己的女人呢?

    “哼!你顶多就是一个小保镖而已,敢在这里乱说话。”温毛近这就来气,他转头就对着沈雨惜说道:“雨惜,你这保镖是那里请的,那么嚣张,一点都不专业,要不要我介绍一家保镖公司给你,请个专业点的,像这种,早就应该换掉了。”

    温毛近说着,就换了一个鄙视的眼神扫着大蛋。

    “想你这种素质的,还真的别做保镖呢,带你出来,还真的丢了雨惜的脸!”温毛近一脸的不好气对大蛋说道。

    “温先生,我的职业,你只猜中了一半。”大蛋抱着沈雨惜的小蛮腰笑道:“我的职业是白天是保镖,晚上是情人,我想温先生,这种职业你恨都恨不来吧?”

    哦!温毛近听到大蛋的话,他带点愕然。

    他再看着沈雨惜拿优雅从容迷人的样子,他眼神里面不禁闪烁出点妒忌,暗恨,不甘心。

    大蛋对这个自我介绍倒很满意。

    可落到温毛近耳朵里面,他则误认为大蛋是当小白脸的。

    当小白脸那么嚣张到真的无所谓,让温毛近觉得最不爽的是,就大蛋这农民企业家的模样,还能当上沈雨惜这种级别美女的小白脸,他内心真是妒忌不已。

    再说了,沈雨惜这模样,这装扮,还没有到要包小白脸的地步吧。

    “温先生,你妒忌了吧!”大蛋摇摇头露出点嚣张的笑容道:“还是我家雨惜有眼光啊,当年没有答应你的追求,要不是现在变成这个样子,还真的很难看!”

    温毛近越瞧不起人,大蛋就越数落他,谁喊他狗眼看人低呢。

    沈雨惜也任由大蛋胡闹,反正他对温毛近的印象真的不太好,而且他眼神有接触的话,还会感觉到有点呕心感。

    温毛近被大蛋说的还是很难堪,但他为了保持自己绅士的想象,他还是把苦头往心里吞着。

    反正他想着今天晚上自己有大把的表现机会,范不上跟大蛋这种小白脸杠上。

    “雨惜,你的男朋友,真的很幽默。”温毛近脸銫不好的掩饰地笑着。

    说着温毛近还是没有死心,还是想和沈雨惜这等美人握下手,好满足自己的YY心理。

    “雨惜,好久不见,老同学握下手总可以吧!”温毛近伸出肥胖的大手。

    沈雨惜虽然不太想,但是碍于同学的面子,她纤指伸出来簢毛近那手握了起来。

    温毛近的手捉住沈雨惜的纤指之后,他似乎一时三刻没有打算放开的意思,他而是上下摆动的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