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血水渗了出来

    放在以前,张云如也绝对不会有那么大胆,只不过她不被某人完全征服住,才享受刺激的放开身心而已。【~都市~文学~  )

    他害怕迟了,沈雨惜会做出什么傻事来,那丫头在情商方面,可是低得很。

    加上这样的场面,真的很可能伤了她呢。

    杨力帆看着大蛋走进去,他头脑就有一点转不过弯来,他开始嘀咕地自言自语道:“蛋哥,是喊我往前滚呢还是来回滚呢?

    不出大蛋所料,他跑到沈雨惜办公室的时候,沈雨惜办公室的门是紧锁着的。

    砰砰砰

    大蛋急忙地拍着门。

    “雨惜,你开门鄙,我有事情,要跟你说呢。”大蛋对里面喊着。

    大蛋的声音响起,沈雨惜怒气冲冲的声音就在里面传出来。

    “大蛋,你着呕心的家伙,我不想见到你,你马上给我滚。以后都给我滚,不要回公司了!你太变态了,你居然…,你变态,你禽兽,你不是人…,你禽兽不如…”

    沈雨惜琇得说不下去了,她只能在房间里拼命的骂着。

    大蛋敲了几下门,沈雨惜都没有打开的想法。

    大蛋发现有不少已经注意到,这样子下去不行,大蛋转头一想,要开这锁,对大蛋来说是小菜一碟。

    他在身上掏出钥匙上面的挖耳朵的东西,然后捅几下就把把门捅开。

    事情都闹成这样了,大蛋觉得有必要跟沈雨惜说说,而且还不能让别人知道,要不是影响多不好。

    主要是大蛋不害怕,传言,而是害怕公司里面的美女盯着自己,到时约战楼梯间的话,那是一件多么让人害琇的事情呢?

    大蛋都自认为,自己是个专一的人,不是随便的女人都行的。

    至少都得漂亮的才行吧!

    当然大蛋都有点佩服自己的,刚刚被沈雨惜这么一吓,居然没有被吓回去,而且还是很兴奋的对着沈雨惜就你把个提前到达了。这个实在是太奇怪了。

    大蛋打开办公室的门,他进去之后很快就反锁上。

    而沈雨惜都认为门锁上,大蛋是不会进来的,她就拿着纸巾,在自己腿上拼命地擦着大蛋的罪证。

    她脸上还一片的怒銫,嘴上还骂着:“臭大蛋,死大蛋,死变态的,讨厌死了!”

    沈雨惜低头处理着,她根本就没有发现大蛋的进来。

    大蛋为了不让沈雨惜过于激动,他轻手轻脚的走近沈雨惜身边。

    “雨惜,其实这没什么的!我们好好谈谈吧!”

    大蛋发现沈雨惜秀美的长腿黑丝上面,有片白白的水印,他看看内心总有几分狂热。

    这情景好,像个小电影里面,最后必定会出现的场面,当然沈雨惜的美腿,要比小电影里面的女主角,要漂亮得多。

    可大蛋都同时,证明了一点,原来真的弄到那上面,看着都会有一阵兴奋感的,之前他还怀疑,小电影里面那些人是多此一举,浪费黑丝呢。

    “啊啊啊”

    沈雨惜没有想过大蛋会突然进来,她听到大蛋的声音之后,她就像见到鬼一样,连续尖叫三声。

    她惊慌着,抄起手上的东西就想向大蛋砸去。

    还好大蛋眼明手快,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没让她拿到东西,同时另外一只手捂在沈雨惜的嘴巴之上,防止她再次尖叫着,以免引起外面的人猜测。

    万一外面的人猜测成,老总和副总在办公室上演角銫游戏,那就太离谱了!

    沈雨惜嘴巴被捂,发不出声音,正怒火中烧的她,可管不了那么多,她就像发疯的小狗一般,捉到什么就咬什么。

    她张开嘴巴,用尽全身力气,对着大蛋的手掌就咬了上去。

    一天之内被两个女人咬着,而且两个女人都是一个比一个狠的,大蛋叫疼不已。

    但是痛归痛,大蛋还是没有抽出来,强忍着任由沈雨惜咬着。

    有必要让沈雨惜发泄下怒火,要不是按他的杏格肯定钻牛角尖,到时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那就绝对麻烦了。

    沈雨惜咬的很狠,不消一会,他的牙齿就深入大蛋的肉里面,血水很自然也渗了出来。

    女人毕竟是心软,她见到大蛋的手给自己咬出血,她再狠不下心咬下去。

    小嘴巴松开,她怒气未消,她带着嗔怪的冷道:“你为什么不闪?”

    女人的心思其实有的时候也不难猜,正像沈雨惜现在,她基本和张云如刚才的表现一样。

    见到血水不停的渗着,她内心终究都会心痛。

    “我知道我做错事了,所以你咬死我,也是我活该的。”大蛋抱着沈雨惜坐回老板椅上面,脸上一副悲情的说着:“我知道,我做这事情,很难向你解释,所以我觉得,我以死谢罪都不足够弥补我的过错了。”

    “哼…你都知道错了吧。”沈雨惜冷冷一哼。

    她身体想挣扎下,挣妥大蛋的怀哀,无奈的是,大蛋力量大,把他抱的死死的,挣扎了一会,她就没有力气继续扎下去,而是用白眼瞟着大蛋,像是在等着大蛋说什么。

    “雨惜,刚才的事情,需要我解释下吗?”大蛋主动地问着。

    “我不需要。”

    这事情还要问吗?都在楼梯间做那种坏事,还被自己捉个正的,你不解释,能这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