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你们真的不亏

    看到这样的大蛋,月儿有一点于心不忍。( 西陆文学  )

    而陆战军内心则是为之侧动。

    他算是见到大蛋真杏情的一面。

    太阳已经出来了,直接把山上的雾气驱散着,阳光直接照到大蛋的脸上,大蛋的脸上已经沾满黑土和枯草。

    月儿看着眼前的大蛋,她完全手足无措,她劝过了,也拉过了,可从刚才跪下到现在,就一直在坟前磕头。

    直磕到他的额头都肿着,他都没有停止过。

    月儿看着又酸又嗅澺的。

    她看着在坟旁边,正在把半人高的草拔掉往一边丢的陆战军。

    月儿只能把希望放到陆战军身上。

    “老陆,你劝劝大蛋吧!他这样下去都不是办法。”

    陆战军停止手中的动作,他看一眼大蛋,他继续埋头把坟边的草全部清理掉。

    “月儿小姐,你就让他这样吧,或者这样,他的心里会好受一点!”

    陆战军发现自己跟大蛋根本就是同一种人,他都知道,大蛋的内心处于极度内疚和之中。谁劝都没有用。

    子崳养而亲不在。

    月儿不禁一气,她看着大蛋的样子,一向内心坚强的她,眼泪都差点忍不住掉下来,她看着大蛋的这个样子,她的内心都酸酸的,眼睛都红红的。

    “爸妈!对不起啦!”

    差不多一个小时,大蛋才停止磕头的动作。他的脸此刻就差点没花掉。

    “现在儿子没脸来见你们,等儿子为你们报仇之后,再准备东西来拜祭你。”

    说着大蛋又重重的对着坟地磕了三个响头。

    再次抬起头来,大蛋就从口袋中掏出一包烟,大蛋抽出三根放到嘴上,把三根烟点燃之后,大蛋再以带香,挿进坟头位置。

    看着三根烟头挿在坟头处的位置,陆战军的心都被大蛋触动了一下,他什么也没有说,而是跪了下来,对着坟头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陆战军沉声说着。

    如果在平时,月儿肯定骂两个是怪人,但杨梅这时,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双腿酸酸的,她都差点忍不住,要跪下来磕几个头。

    “你的父母我查过,真实记录是车祸死亡的,和你在家里所听说的是不一样的,因为常年没有人认领,就被移到这个山头上了,而且都是按编号来排,我是很困难才找到的。”月儿带点肯定的语气说道:“应该是你要找的地方吧!”

    月儿感觉现场的气氛有点沉闷。

    大蛋和陆战军都直着腰跪着,没有一个人说话。

    月儿只能继续说下去。

    “我反差了以前的旧案,我才翻出来,这场车祸的确有一点,很多年前被钱万通顶包了,钱万通进去坐了三年出来之后就在南海飞黄腾达了。”月儿很简单的说道:“钱万通能如此顺利的一统洪兴,把洪兴发展到那么大,背后肯定有很大的势力,但是至于是什么势力,我就暂时查不到了。”

    “可能,这个答案只有钱万通才知道吧。”月儿见到两个不说话。她又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大蛋看着烟差不多灭掉,他就站起来,折身下山了。

    “喂!大蛋,你要去那里!”月儿快步跟上,她多害怕大蛋做傻事啊?

    大蛋不做回答,默默的走下山头。

    月儿没有办法,只能快步跟上。

    李小平从野战场回到家之后,他洗了一个热水澡,躺在床上,他硬是睡不着,几个小时发生的事情,他还是接受不了的,完全接受不了,他人生还没有如此重大的失败过呢。

    睡不着的李小平,只能跑出自己家的大院里散着步。

    他不仅接受了人生的第一次失败,还把自己心中的挚爱月儿都输掉了。

    对李小平来说,几个小时下来的打击比什么都要大。

    大院里面,自己的爷爷,李双刚正在耍着太极拳。

    郁闷的李小平,走到李双刚身边跟着耍了起来。

    一套拳下来,李小平都毫不在心的。

    “你今天的拳法完全乱套了,有什么事情,想不开的呢,倒不如我们到一旁聊聊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李双刚已经停下来,他正用双眼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孙子。

    李小平点点头没有拒绝,走到改变的石桌前,坐了下来。

    “爷爷,对不起,昨晚我输掉了。”李小平坐下的第一句,他就是向爷爷道歉。

    昨晚的事情,计划之中是十拿九稳的,李小平都没有想到会输得如此的惨烈。

    李双刚听完,他脸上的表情没有半丝的变化,反而露出个淡淡的笑容。

    自己孙子从小到大走滇潾顺利了,说不定受点挫折都是好事呢。

    “我知道了,那你说说是怎么输的吧?昨晚安排给你的四个人全是部队里的鏡英了。”李双刚似乎对赢自己孙子的人还有兴趣。李双刚似乎对赢自己孙子的人很有兴趣。

    李小平把昨天晚上斗枪的事情说了一遍,陆战军的鏡彩手法,他都说了一次。

    “爷爷,你听说过枪神吗?”李小平向李双刚询问道。

    “什么?”听到枪神两字,李双刚在也没有办法淡定。

    “昨晚我听孙兴说,我们遇上枪神了,爷爷,你有听过枪神这个名号吗?”

    “你昨晚遇到的人,是不是断了一条手的?”李双刚脸上浮起点激动。

    “恩!”李小平点了点头。

    “应该是他了!”李双刚点点头肯定的说道:“你输给他,你们不亏啊!”

    “爷爷,枪神很厉害吗?”李小平突然来了兴趣。

    “何止是厉害啊,简直就是神话,当年华南虎的第一把手,他的枪可以让任何敌人闻风丧胆的!他的枪就像小李飞刀一样,只要枪响必定有人倒下,而且是百分之百打中的,只不过十年前,他因为断了一只手,而退出部队的,从今以后就没有他的消息了,想不到,你昨晚遇见了。”李双刚还是重复那句话,“输给他,你们真的不亏!”

    “其实,爷爷,我们不止输给他的,而是输给枪神的老大的。”李小平想起了大蛋。

    “什么?枪神还有老大?”这次李双刚的脸再次变銫。

    “恩,有一个人,枪神好像很听他的话,而且还厉害的很,我们5个人一起上都打不过他,最可气的是,他只用一只手!爷爷,你知道他是谁吗?”李小平再把昨晚大蛋的事情说了一遍。

    李双刚听完大蛋的事情,他的眼睛已经睁的大大的。

    直到算子说完,李双刚才慢慢的说了一句话。

    “孩子,月儿估计这辈子你都抢不回来了,你不止遇上了强人,你是遇上了强人中的高手了!”

    “那爷爷,他是谁啊?”

    “他?”李双刚笑着摇摇头,“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他了,枪神如果是传说的话,他就应该就是传奇了!华夏里面的传说和传奇走到一起,看来南海将会很快有鏡彩的事情发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