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这个要求更无耻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一个男人,向一个美女打着招呼说你好;其实就是暗示着,美女,你好,可以跟你滚床单不?

    “李小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月儿气的抽抽鼻子,“老娘就是喜欢矮矬穷,咋地,你管的着吗?”

    “对呀,他就是矮矬穷,他就是吊丝,但老娘就喜欢。( 西陆文学  )”月儿重复了一次,而且她还把那两个词语重复了一次。

    大蛋则是暗笑着,这小妞儿,看在她对自己如此心灵伤害的份上,必须得向他提出申请,要三餐全包,和宵夜之外,平时还得定期提供下零食什么的!

    没办法啊,外面的世界太乱了,已经没有多少放心的NAI可以喝了。

    月儿高声的说道,李小平不屑的扫了大蛋一眼,他把眼光转回到月儿身上,他露出个冷冷的笑容:“那么我们那个赌约怎么办?”

    “很好办,今天晚上,你要是赢了我,我马上就把这个矮矬穷兼吊丝甩掉和你上,床;做你的女人。”月儿清脆的声音干净利落,“要是你输掉的话,对不起啊,以后别缠着老娘了,老娘决定跟他上了。”

    大蛋发现,自己有点喜欢他们之间的交流方式了,一开口就说男女最终的结果上了。

    李小平看下大蛋,再看看陆战军,他还是自信的笑着说:“好,一言为定!不过月儿,今晚过后,你估计就是我的女人了!嘿嘿”

    “嘎嘎,李小平,我还怕你不成,别以为,你请了高手,我都是请了高手的!”月儿指了下陆战军,可是她发现断了只手的陆战军还是拿不出手。

    最后她干脆就拍着自己的XIONGKOU说道:“反正,你自从三岁开始就没有赢过我,今天晚上还输的话,以后就别我见到你就行了。”

    “好!跟我进去!今天晚上我一定要吧你赢回来。”李小平好像被月儿说道痛楚,他咬牙说下,然后就掉头带着大家往野战场进去。

    看着李小平走远,月儿不忘警告着大蛋。

    “你丫,给我记住了,今天晚上你要是输的话,我把你阉割十次!”

    “姑娘,我没有十条啊!”大蛋好嗅濁醒着。

    “我不管。”月儿冷哼一下,“只许赢,不能败!”

    进到野战场之后,大蛋才惊奇的发现,这个地方里面,枪械全都一应俱全,而且还时不时有军人在巡逻着,那些士兵看到李小平,全都敬着军礼。

    大蛋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野战场是军用的。

    难怪这个地方如此的偏僻,而且看李小平在这里的地位,他的身份应该不低。

    陆战军跟大蛋发现了同样的问题,他好像回到了熟悉的地方,眼睛里面透漏出点狂热,但那点狂热都仅仅是一会儿,很快也就消失掉。

    陆战军隐藏能力很好,他连大蛋这种人都能欺骗过去,要想欺骗别的人,根本一点难处都没有。

    跟着李小平往里面走着。

    月儿就在大蛋的身边埋怨着。

    “这李小平跟人家是同一个军区大院的,三岁那年,人家不就是TUO了他的裤子,看了一下我们有什么不同嘛,然后他就一直追着我,要我负责任的,每次都是死缠烂打。”月儿用着非常郁闷的语气说着:“今天很难得,才找机会和他赌一把,今晚之后,大家就可以一笔勾销!”

    大蛋听着月儿的话,心里就轻叹一下,打小月儿就如此的强悍啊,三岁就TUO人家的裤子啊,看有什么不同!果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养出月儿这样的姑娘的。

    “大蛋,我警告你,今天晚上的赌局是什么,我是完全不知道的,所以不论是什么赌局,你都必须得赢。”月儿提醒着大蛋。

    大蛋听着月儿的话,他的心里冷汗直流,这妞已经强悍到这种地步了,连赌局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已经跟别人赌到滚床单的地步了。

    要是有这样的赌局的话,大蛋都能跟美女打赌了,就赌滚床单谁先败呢。

    “你不知道赌局,你都敢赌,万一他要和你赌滚床单呢?”大蛋小声问道。

    “大蛋,他的思想才没有你这么流氓呢!”月儿瞪了大蛋一眼。

    大蛋赶紧把眼神收缩回来,他明白地笑笑,要是李小平有自己一半风范的话,估计月儿早就给他征服了。

    正所谓,男不坏,女不爱嘛,李小平差的就是这一点才没有得到月儿的心啊。

    自己就算是拣个漏的。

    “清楚,明白,知道!”大蛋抱紧点月儿笑笑:“不过,要是我赢了,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跟我滚床单?”

    月儿听着大蛋的问题,她心里一SAO,我家伙还真的无耻到没有极限的地步了,那个要求都算无耻了,想不到这个要求更无耻。

    但月儿为了不影响大蛋的情绪,她仅是淡淡地吐出几个字。

    “再说吧!”

    “那就是同意了!”大蛋追着说道。

    月儿一蟼愑无语,这家伙连这个都说出来啊,看来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闭上嘴巴。

    月儿和大蛋还在说着,不知不觉李小平一行人都已经停下来。

    李小平看到两人聊的如此亲切,他看着大蛋和月儿不像做戏的,他脸不禁浮起点紧张。

    可他看着大蛋,在看看大蛋身边那个铁手怪人,他心情都大松着,今天晚上的赌局,他有九成的把握,他身边的四位全都是自己爷爷的鏡英手下了。

    这可是他爷爷听到,他为了赢月儿回来,而专门抽调多来的。

    “咳咳…,你们聊完了没有啊?”李小平还是没有那么好的耐杏。他咳嗽下提醒着两个人。

    李小平提醒完,大蛋反应过来,抬头看下四周。

    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到了一个靶场的地方,这靶场是野外靶场,可这时候却是四处通明,而摆枪的位置,则是摆着各种各样拆掉的**。

    看来李小平是想跟月儿打靶不成。

    大蛋猜的没有错,未等月儿开口,李小平就率先笑着说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