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今天晚上大爷我就要

    吴思辰和大黑两人吓破胆的劝着,特别是见到月儿整张脸都是黑的时候,他们两个真想把大蛋扯回来。

    “爷就要MO,谁敢阻止啊?今天晚上大爷我就要MO大XIONG。”

    大蛋不知道是不是真醉,还是假醉,他高声的喊着。

    他喊着,所有人的脸銫都发白,冷汗直流。

    “蛋哥!你要是很想的话,等会儿咱们去娱乐场所,那里的不但大,还随便可以来。”

    “是呀,蛋哥,我们去那里玩吧!”

    吴思辰和大黑两人差点拉不住大蛋。

    “XIONG大有P用,他们是CHUNV吗?这个妞儿是CHUNV,爷只MOCHUNV的XIONG。”大蛋指着月儿带着酒意说道。

    靠靠靠,吴思辰心中连骂三声,大蛋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都XIONG多吉少了,真的连公安局长他都敢TIAOXI的人。

    说不定弄的这个局长不高兴,把他们全部请去喝几天的茶,要不就把旧案全翻出来,把他们捉回去。

    果然,大蛋说完这句话,已经忍无可忍的月儿在腰间掏出一把手枪,大步向前,拿着枪,直指着大蛋的脑门。

    “大蛋,你给老娘站好,你还敢乱说话,信不信我今天晚上一枪打死你这只醉猫!”

    对方有枪,吴思辰等人吓得目瞪口呆。

    对方有枪的,吴思辰等人都吓得目瞪口呆的。

    连枪都能掏的出来,他们还能说什么呢?那可是枪,这脺鼽的距离,只要月儿轻轻一动,任凭大蛋武功再高,脑袋都绝对会开花。

    月儿的枪盯着大蛋的头,场中的气氛转眼间就紧张起来。

    连陆战军都停下手里的活,他看看身边的烧烤叉,他要是发现月儿有半点想开枪的念头,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他可不管对方是什么天王老子,要伤害大蛋,绝对要经过他的同意。

    “老陆,继续烤你的东西!”大蛋看出了陆战军的意图,他向陆战军警告着。

    陆战军点点头,他心中安稳了许多。

    “上官局长,我这哥们是喝多了,乱说话,你放过他吧,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明天我们上门赔礼道歉怎么样?”吴思辰在旁边劝着月儿,他紧张着,胆儿都提到嗓子眼了。

    “我没醉,我真没醉!”大蛋抬起手来,摇动两下,他嘿嘿一笑,接着大手用奇快的速度袭上月儿高耸的地方,他还当着所有人,捏了两把之后,才给了一个中肯的评价,“这妞的XIONG世界一流啊!”

    “你妈!大蛋,你找死是吧!”月儿怒火中烧,按着大蛋的头就望桌子上撞去。

    砰!大蛋的头撞到桌子上,发出一声清脆的闷响,而大蛋的枪管子直YA到大蛋的脑门上,并且月儿的纤指都弄到手枪的扳机上面,轻轻一动,子弹就在里面虵出来,接着大蛋就会上天堂了。

    吴思辰和大黑都看着傻眼了,语言TIAOXI女局长都能算的上大罪了,大蛋还出手把玩,简直把女局长给得罪死了。吴思辰后悔死了,为什么自己没有及时提醒大蛋,这个新上来的女局长是相当的厉害啊!千万别惹。

    “上官局长!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手啊!”

    “是呀!上官局长你大人有大量,千万得手下留情,要不然会玩出人命的!”

    吴思辰和大黑连声劝着,他们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大蛋的胆也太正了,但是他们的胆都要被吓破了。

    倒是陆战军冷静的很,他停着这响声,他就明白了,力道大蛋早就化解了,这声音是大蛋自己敲出来的。

    吴思辰劝着,大蛋则嘿嘿直笑,“手感不错,很好的手感啊,我喜欢!”被按着大蛋,他还举着手,做了几个XIALIU的动作。

    “砰!砰!砰!”

    月儿脾气可真的不是很好,她拿着枪,对着空中连开三枪。

    打大蛋,她舍不得,她唯有对着空中虵击发泄心中的火气。

    听着枪声,很多人都吓得要蹲到桌子下面去了,太尼玛的吓人了。

    “上官局长!有事好好说啊!”

    “对对对,千万别生气,你要是看不惯他的话,犯不上用枪,揍他一顿就好了!”

    为了保住大蛋的命,大黑连最烂的主意都说的出来。

    “你们!滚到一边去!”月儿连开三枪,他的怒气还没有消,拿着冒着青烟的枪口,对着吴思辰和大黑两个人。

    “上官局长,这样…”

    “去不去蹲着?相不相信我先干掉你们俩个流氓!”月儿凶巴巴的吼道,她愤怒的表情跟河东狮吼没有什么任何分别。

    道上说的没错,宁惹阎王,不惹上官啊!吴思辰和大黑对着枪口,他们这辈子第一次对着枪口,平时再大胆,今天都用不上,他们只有看大蛋一眼,想我大蛋自求多福吧!

    还有大蛋向他们俩挥手,他们才赶紧的跟着其他的人,找个地方蹲着。

    蹲着的他们连正眼都不敢看月儿,仅仅是偷偷的瞟着,他们多害怕,被月儿盯上,接着两枪子儿给自己啊?

    他们全都没有大蛋这般有胆儿,连黑白两道鬼见愁都敢惹,不止敢惹,还敢明目张胆的进行TIAOXI,不止TIAOXI,还光明正大的MO人家的乃子。

    这完全是一部传奇故事啊,假如今天晚上大蛋挂掉的话,这事绝对能载入大蛋的平生事迹当中。

    月儿把枪压到桌子上,这一撞,整张桌子都被撞的咣当响,这妞儿的力量不会输给任何一个男人。

    她双手扯着大蛋,把大蛋的衣领两边一提,把大蛋的上半身提直了。

    坐直的大蛋,脸上没有半点的悔意,还是嬉皮笑脸,他的目光,还直直的盯着月儿那高高TING立的XIONGBU.嘴角上还露出点YINHUI的笑意。

    “大蛋!你还盯,信不信我弄瞎你?”月儿冷冷的说道。

    “信!”大蛋点点头,“可是要是你天天叫我MO的话,我瞎也愿意啊,请问你愿意叫一个瞎子MO一辈子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