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看谁拍的响

    阮文峰拍完桌子,他感觉这次的响声,满意得很,虽然手是拍得有点生痛。可是见到大蛋那没有回音的模样,他就感觉,足够了。就是要这样的效果。

    “我拍一次,又怎么样?”阮文峰用倚势凌人的眼光看着大蛋,“我是老总。我喜欢拍就拍。要你管得着吗?”

    阮文峰说完还没来得及高兴,大蛋突然脚跟一挑,后面的椅子,被大蛋轻松挑了起来。

    大蛋单手一捉。会议室里面的都是折叠椅。大蛋单手提了起来。

    提到跟阮文峰同一水平杏,他眼神里面散发出点冷冷的笑意。

    阮文峰的心CHANDOU下,大蛋不是气不过,准备拿着椅子行凶吧。尼玛这椅子砸下来,人命都没有呢。

    “大蛋。你想怎么样?你别乱来。”阮文峰带点慌张地喊道。

    他喊着的同时,声音都不禁地变弱。

    他发现会议室的人都用鄙视的眼光看着他,他挺XIONGTANG喊道:“大蛋,你敢杀我吗?那么多人见着,我不相信你敢。”

    说着阮文峰不禁有点底气,但他再盯着大蛋的眼神时,他最后连底气都没有。

    “你说呢?”大蛋提着椅子,高高举起,脸上露出一个冷笑。接着整张椅子,向阮文峰的跟前砸过去。

    “啊~~”

    会议室里面脸小的女同事,已经闭上眼睛。

    而想阮文峰死,恨不得大蛋把他收拾的人,却瞪大眼睛,看着大蛋是怎么样死的。

    老总拍桌子,大蛋掀椅子。

    似乎这种壮举只有大蛋才能做得出来。( 西陆文学  )

    会议室里面的人,除了对大蛋喜欢之外,还对大蛋产生无比的敬意。

    她们心里早就有这种愿望,将阮文峰这个老总,狠狠地揍着。

    只不过她们只敢想着。倒是大蛋,直接给做出来了!

    强悍!牛B!

    阮文峰开始还认定,大蛋是不敢当着那么多人要自已命。

    可是他见到大蛋的椅子挥过来,他就觉得自已错了。

    大蛋那力量那速度简直就是要人命的。完全不把阮文峰放在眼内。

    开始还想着不闪的阮文峰。吓得不行,整个人快速地低下来。

    “砰!”大蛋拿着椅子重重地砸到阮文峰面前的桌面上。

    声音比阮文峰拍得要响得多。

    一次拍完,阮文峰以为完了。但是大蛋并没有打算罢体。他举着椅子疯狂地对着阮文峰面前那位置狂砸着。完全像个疯子般,要是阮文峰敢露出半个头,绝对会被一击致命。

    阮文峰没想到大蛋居然如此的疯狂。在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能做出如此疯狂的事情。他可不想死,他只能吓得躲在椅子下面,按着耳朵,听着震耳崳聋的声音。

    声音未停,他连抬头出去看的勇气都没有。

    而且单听声音,力度绝对的不弱。要是中的话,那是一击致命的事情。

    开始阮文峰还能接受到了,到后面,他感觉耳朵快聋,整个人都快疯了,他就被吓得,躲在会议桌下,疯狂地乱叫着。

    砰!最后随着最后一声沉闷的响声消失。整个会议室都安静下来。

    足足被大蛋凌疟了三分钟。

    在上面坐着的人还好,躲在下面的阮文峰被震着耳朵听不清东西,头脑有点发晕。

    安静之后,阮文峰感觉好了很多,他带点紧张地睁开眼睛。

    他发现,会议桌下面,泛起不少的蓝光。

    很多人的手机屏幕在亮着。

    那不用说了,自已的丑态被完全拍下来。而且有的人已经直接上传到微博上去。

    天啊,这还要活吗?

    阮文峰有种崳哭无泪的感觉,他真的没有感觉到,大蛋会如此的霸道。

    “不能拍。不能上传。谁上传就辞退谁。”阮文峰慌忙地掩着脸,心中故作镇定地坐了起来。

    他坐起来的时候,整个会议室的人,都已经用嘲笑的神情看着他。

    而且不少人看着阮文峰这悲惨的模样,她的食崳顿时变得好很多,消灭食物的速度都加快着。

    阮文峰看着自已面前的会议桌,已经被椅子砸到变形,椅子基本完全毁掉。大蛋用的力量一点都不小,要是砸到人身上。绝对会让人致命的。

    反观大蛋,大蛋这个时候和沈雨惜换了个位置,正休闲地坐在自已身边,一边点着烟,一边淡笑地看着自已的丑态。

    阮文峰心里那个恨啊,完全是恨得咬牙切齿。

    “大蛋,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一个员工对一个老总,做这种事情。你知道代表着什么吗?”阮文峰为了不让自已继续失态下去。他把自已的寒意收敛回来,一脸的威严对大蛋教训着。

    “还有~~”

    阮文峰刚想骂下去,大蛋伸出手来拿着桌子上面的椅子,阮文峰看着就被吓得哽咽着,半个字都吐不出来。

    会议室里面的人,看到这个情况,她们都掩嘴笑笑轻笑着。

    还以为阮文峰有多牛B。在大蛋面前,还不是被吓得连话都说不出。

    曼魅公司的人突然觉得,要是大蛋是她们老总的话,她们应该是很幸福。

    大蛋笑着毖椅子拉下来,他笑看着脸已经变銫的阮文峰乐道:“阮总,你继续教育。我把椅子放好。这不是嘛,刚才你拍桌子,我是想告诉你。用椅子拍着响点。而且威力还够着呢。

    “我怕。你不相信。我还示范了一次呢。”

    大蛋说着就举着毁掉的椅子。阮文峰吓得往边上一缩,他脸銫都变得刹白下来。

    他突然觉得大蛋太黄太暴力了。

    阮文峰这动作,又引起同事们的轻笑。

    连沈雨惜都毫不掩饰地笑着。

    还好大蛋回来,要不是她们都被阮文峰欺负。

    会议室里的人轻笑着,阮文峰不敢再针对大蛋,他只能转向那些好欺负的。

    “你们笑什么?吃什么?谁允许你们在这个时候吃东西的。”阮文峰指着那些人,高声地骂道:“今天吃东西的,全扣一天的工资。还有刚才拍到我的。不交上来,或者当我面删除的话。我扣她一个月工资。”

    新官上任三把火,阮文峰烧不到大蛋,只能拿曼魅其它好欺负的人下刀。

    果然,阮文峰指着来骂。那些胆小的人都停了下来,她们在想着,要不要停止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