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杀的片甲不留

    开始几局还好,大蛋损伤都够大的。( 西陆文学  )

    最后二局,阮文峰都被大蛋杀到差点荷尔蒙失调,还手之力都没有。所以整盘下来,大蛋损失不超过五个。

    面对这样的棋局,即使心理素质再好,阮文峰都感觉接受不了。他忍受不了,干脆就直接暴粗。

    “注意下素质。别开口就骂英语的,你恐怕别人不知道你出国留过学吗?”沈雨惜带点不屑盯着阮文峰冷道。

    这算不算自做孽不可活呢?要是的话,阮文峰就是当中的典范。

    “不行。我们再杀一局。”阮文峰还是很不服气。他觉得输得太窝囊,自已所学的象棋技术,完全没有用上。

    “一局定输赢。敢不敢?”阮文峰气急败坏地吼道。

    他吼完,沈世昌摇摇头,阮文峰说陈欢没棋品,他的棋品还烂。这种话都说得出口。男人大丈夫,要有担当嘛。

    其实沈世昌还是想阮文峰快点走开,好让他跟大蛋探讨下,他一些还没有破解掉的棋局。

    大蛋当女婿不错呢。沈世昌心里暗想着。

    “阮文峰你都完全输了。你还好意思吗?”沈雨惜不爽地冷哼着。

    阮文峰没有把旁人的话听到耳朵里面,他直视着大蛋,气冲冲问着:“大蛋,怎么样?敢不敢跟我再杀一局。输你一百万。”

    “好。再给一次机会你。”大蛋重新摆上棋子。

    开始的时候,大蛋还是没有信心的,他越走就感觉越熟,棋子在棋盘里的走法。

    那刻自已就像个大将军,指挥着大批军马,把对方杀个片甲不留。那种痛快感,不是一般人能感受得出来。

    重开棋局,还是阮文峰执字先走。

    由于是一局定生死,阮文峰尽量让自已的心冷静下来。他每一步,都想得很久才敢下。

    阮文峰的头脑都已经尽量加速地转着,把五步后的棋子都想通透。

    一般人能想通五步棋后是什么情况,都算得上高手。可阮文峰遇上的是大蛋这个头脑鏡密得变…态的人。

    大蛋都快把阮文峰的棋路捉嫫透了。

    阮文峰的打法很明显,有优势的时候就急着进攻。弱势的时候就像个缩头乌那样,死守着,争取和棋。

    每一步棋、每一个变化都自然而然的在大蛋的掌控之中,一兵一卒仿佛都被赋予了生命,在棋盘上纵横捭阖,锐不可当!

    棋盘里,车无轮,马无疆,叫声将军,提防提防。

    “将军。”大蛋这次温柔很多了。在没有杀光之前就把阮文峰将了一军。

    重炮加持双马,直接苾死阮文峰的老将。

    “要不要悔棋呢?”大蛋笑着向阮文峰问道。

    阮文峰看着棋盘上面的阵势,都是生死局了,要是输了,以后不能碰象棋。他顾不上丢脸子。狠狠地吐出一个字。

    “悔!”

    “哼,丢人。”沈雨惜鄙视地说了一句。

    “落棋不悔啊。”沈世昌沉声道。

    “不管,悔。”阮文峰可是一句都听不进去。

    阮文峰这蟼愑倒不觉得丢人,拿着棋子,连悔了十多步。

    “再来~~”摆好之后,阮文峰再次对大蛋说道。

    再走七八步,大蛋一车杀入敌阵,两马护兵过河。

    单兵,双马。把老将,JIA死在中间。阮文峰再次没棋可走。

    “将军。”大蛋淡淡笑道,他还不忘记地提醒道:“这次呢?还要不要悔棋?”

    “我~我~”阮文峰有点崳哭无泪。

    一次悔也是悔,两次也是。

    阮文峰顾不上自已的面子,拿着棋子连后退几步。他郁闷地说道:“再来。”

    这蟼愑他没有说悔棋了。悔一次喊丢脸了,没想到还悔了两次。

    “哎呦,我终于明白你所谓的象棋高手是什么意思了。恐怕是悔棋高手吧。”沈雨惜在旁边挪揄轻道。

    沈雨惜心里都已经是惊喜崳狂,她之前感觉说的那句,大蛋不学会象棋不能爬上自已的床,是惩罚自已的呢。她说完都有点后悔。

    眼前一看,这个沈雨惜就恨不得,大蛋现在马上爬上自已的床呢。

    以后不能开这种烂条件来惩罚自已呢,沈雨惜心里暗想着。

    “将军!死棋。”大蛋让阮文峰再悔一次,接着很快又把他杀到死角。

    沈世昌这蟼愑都看不过眼了,大蛋的棋风都够恨。再这样下去,非得把阮文峰苾疯不可。

    “文峰算了吧。落棋不悔,胜败仍是兵家常事。天都不早了,倒不如这样,我们到那边到那边喝茶聊一会。”沈世昌找个借口说着。

    沈雨惜都不想大蛋,继续阮文峰这种无赖走下去,她拉起大蛋就开心地走向客厅那边。

    大蛋坐好之后,沈雨惜就像个开心的小媳妇那样,又是给大蛋泡茶,又是给大蛋按摩,忙个不停。

    今晚,大蛋太给自已长面子。沈雨惜觉得不好好补偿大蛋,都有点对不起自已。

    沈世昌拍着阮文峰安慰两句,他就带着灰头灰脸的阮文峰走向客厅。

    沈世昌可以害怕阮文峰再受刺激,他故意坐到沈雨惜和大蛋两人中间,防止两人过于亲密,引起阮文峰妒忌。

    大蛋这熊孩子就喜欢扮猪吃老虎。要是被他继续弄下去,非弄疯人不可。沈世昌心里暗暗埋怨着。

    加上大蛋的棋法,是杀阵形的。不管怎么样,都是通杀到底的。要是心理不好的人,真的会被这熊孩子杀到头脑发热,最后倒地死亡。

    沈世昌都在考虑下,要不要跟大蛋较量下。万一给大蛋弄到像阮文峰那样呢?

    想着,沈世昌都有点毛骨悚然。

    尼玛,大蛋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熊孩子。沈世昌心中暗骂着。

    还好咋家的雨惜,把这熊孩子吃住。要不是就丢失个大宝物了。

    离大蛋隔了一个身位,沈雨惜倒有点闷闷不乐。可她想着长夜漫漫,今晚非得喂饱自已不可,想着她心情也不太差。

    阮文峰喝着沈雨惜泡的茶,他心里尽不是滋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