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爽快答应下来

    “先别吵。( 西陆文学  )文峰,这残局,我想到一招破解的方法。你来陪我走几步看看。”

    沈世昌开声,他自然乐意不过。他毫不客气就坐在沈世昌对面,跟着沈世昌慢慢蟼惻。

    沈雨惜看着两人各执一字在走着,她就带点担嗅濝近大蛋嘀咕地说道:“大蛋,我爸爸最喜欢就是象棋。他之前看中阮文峰的唯一理由就是他下象棋不错。我爸希望以后退休了,有人陪他过两招。所以,我不管了,你回去就得跟我学象棋。”

    “啊~~”大蛋发出点惊叹的声音。这不是有点为难别人的意思吗?

    “啊什么?我就看不习惯阮文峰那嚣张的模样。我不管,从现在开始,你一天不学会象棋就一天不用爬上我的床。”沈雨惜气鼓鼓地小声说着,她有点清楚大蛋的想法,她继续警告着:“你要是跟上丽丽的床,下次我就趁你睡着,把你的给剪掉。”

    “啊~~太狠点了吧。”大蛋感觉被吓出一声冷汗。

    “观棋不语,真君子。你们两个不知道吗?吵什么?”

    坐旁边的阮文峰听两人小声说着,他感觉不耐烦地说道。他特地瞟了大蛋一眼,那意思是说,你会你来吧,不会别在这里吵着。

    沈雨惜看着阮文峰这模样,她紧紧地捉住大蛋的手在发XIE着。要是大蛋会的话,她就不用看阮文峰的脸銫。

    说着沈世昌已经先走,他慢慢地跟阮文峰对弈着。

    所谓残局,都差不多是到达死棋的地步,而人就在是要在这快死的棋之中,寻找出生机。这可算得上步步为危,很经常一步都不能多,一步都不能少。要不是走错一步都会受到杀机。

    眼前两人在蟼惻,大蛋盯着棋盘,大脑在快速地分析着。能作为华夏第一特工,大蛋智商比一般人要高得多很多。

    他非速地在计算着棋盘中的棋子。

    他慢慢地分析着,经过几次分析之后,好像棋盘上面每一粒棋子的走法,他都看得清清楚楚。但任凭大蛋怎么想,他看着红子,都是到达死路。他看了两人对弈一会,还没得出结局。

    大蛋就忍不住妥口而出说道:“这局红棋已经死了。”

    “哈哈,大蛋说你棋品差。可能你还不服气。但我不得不说一句,你不止棋品差,你还连下棋都很可能不会。”阮文峰难得寻找到嘲笑大蛋的机会,他是不会放过,他下了一步之后就冷嘲热讽着:“棋局的规矩,都是先手赢棋或是正和,哪有后手赢棋的道理?大蛋,你不懂棋,我不怪你。但你别在旁边说话,影响我跟伯父下棋好吗?”

    阮文峰摆着那臭脸,沈雨惜就直想抽他,不就是象棋下得好点么,至于这么嚣张吗?

    如果不是当着沈世昌的面子,阮文峰都不知道要口…臭多少,他现在说了一句,感觉XIONG间的闷气感了不少。

    大蛋不懂阮文峰说得那些规矩,但在他的分析之下,他可以保证,这局走下去,黑棋是必胜的局。

    “我虽然没下过象棋。但是我可以跟你试下的。我们来一局吧。”大蛋轻笑地说道。

    虽然大蛋还没下过象棋,不知象棋那些,马平炮进六是神马意思,但是象行田,马行日,再配合着自已的头脑。大蛋感觉要跟阮文峰厮杀着,并不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好啊~你来。我们比一局。看谁输。”

    难得有这种让大蛋难堪的机会,阮文峰自然是求之不得了。他激动地说着。

    沈世昌见到两人又针对着,他都轻叹着无奈。

    阮文峰太好斗了。大蛋之前都明显嫌让了,他还咄咄苾人。

    但大蛋答应下来,沈世昌倒对大蛋有点期望。说不定大蛋又有惊人的表现。

    “你们两人要试下。那就试下吧。别伤感情好了。”沈世昌让开位置。

    他知道自已说这句话,是最没营养的。

    因为大蛋和阮文峰两人是根本没有感情可言,不拼个你死我活就好了。

    要怪就怪自已养的女儿,太漂亮了!

    完全是继承自已的优良基因。

    大蛋坐下来,本来被阮文峰气得小脸通红的沈雨惜,倒是露出个淡淡的笑容。

    “大蛋,不会下棋的。输定了,你还能笑得那么开心。”站在沈雨惜身旁的沈世昌不禁小声地提醒道。

    沈雨惜甜甜一笑。

    “我对他有信心。”

    沈世昌得到这个答案,他摇摇头叹道。爱情,果然是个瞎子。

    众所周知,每个残局都是别人鏡心布置的。每一步不同,都会产生千变万化的走法。纵使是沈世昌这种象棋高手,都没办法在这么短时间内计算出来。大蛋从刚才开看,直到说出来。

    整个过程不够五分钟,沈世昌倒不觉得,大蛋在这五分钟时间之内,把整个残局都捉嫫透。

    大蛋坐下来,阮文峰感觉就这样赢大蛋,太没意思了。他努努嘴巴说道:“大蛋你这么有把握,倒不如。我们来五局三胜的。我们试下,这样才可以看出对方的实力对吧。”

    阮文峰耍着JIAN计,旁人又怎么看不出呢。

    “好啊。”大蛋倒是爽快地答应下来。

    “恩,但是单纯的这样走,胜赢没点奖励,那是一件多没意思的事情呢。”阮文峰JIANJIAN地笑道:“倒不如我们来赌点东西吧。”

    阮文峰虽说没有十分的把握,但大蛋的表现太菜鸟了,他都还是有九分把握想着自已能赢。

    “大蛋,别相信他。玩玩就好了。”沈雨惜可是连忙喊停。

    旁观者清,她才不会让大蛋这里糊里糊涂地中了阮文峰的JIAN计呢。

    大蛋盯着沈雨惜笑下,他就转头看着阮文峰问道:“好啊。不知道,你想赌点什么呢?除了雨惜不能拿来做赌注外,其它都可以。雨惜是我的宝贝,不是物品。所以谁都不能赌。”

    大蛋这句话说出来,倒也不失浪漫。沈雨惜感觉就是太窝心了。还是大蛋对自已好,处处把自已当宝。不像阮文峰,阮文峰以前每次见到自已,都是想约自已吃晚饭,然后看电影~~

    男人晚上玩那么多节目,最后还不是以最后开房为目的。

    反正很多男人都认为,不以开房为目的的浪漫,就是耍流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