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哥哥,我要死了

    最近一直忙,都没享受鱼水之欢,沈雨惜想起来,身yangyang的。( 西陆文学  )

    她贴着大蛋的耳珠嘿嘿笑道:“哥哥,下面YANG死了。”

    大蛋内心邪火迅速地汹涌上来。他想不出,在外面面前高贵淑女的沈雨惜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趁阮文峰不注意。他NIE了沈雨惜的小PP一把。

    “恩~”沈雨惜轻訡下,“坏死了。”

    阮文峰目睹这样的情景,他差点看不下去。

    作为一个男人失败的事情,莫过于是,自已未婚妻在别人怀里。

    他重重地拍着桌子,对着大蛋和沈雨惜怒吼着。

    声嘶力竭地喊完,阮文峰双眼都差不多喷出了怒火,变得完全通红。样子十分骇人。

    “你拍什么?想单挑吗?来啊,我随时奉陪。”大蛋扬扬嘴角对着阮文峰冷冷地说着:“估计你上次睡医院还没睡够吧。这次让你睡够一年怎么样?”

    冰冷的声音里面,完全是威胁的味道,配合着大蛋凌厉的眼神。站着的阮文峰一时三刻都不知道怎么好。

    他见识过大蛋的恐怖。他现在站着怒骂着,面对着大蛋,他骂不出下一句,可是就这样不了了知,他感觉太没脾气了,以后非得被人看死不可。

    “怎么样?要动手现在就动手。我等着你。”大蛋嘲笑地盯阮文峰一眼。

    再给阮文峰一百个胆子都不敢随便动手呢。

    “大蛋,你别以为我不敢打你。”阮文峰开始有点急。他还是不服气地喊着。

    “你可以来的。要不要我让你几招呢?”

    大蛋说完,阮文峰这蟼愑还真的没多少底气。进退不是,弄得有点里外不是人。

    “你们在聊什么呢?吃饭了~~”

    这时候,孟英淑和沈世昌一起走下楼,收了一份大礼的孟英淑明显心情不错,热情地招待众人。

    阮文峰听完,他心里一松,他冷哼下说道:“我去吃饭。懒得跟你们这种野蛮人说话。”

    说完他就冷着脸向饭厅走去。“没胆鬼。怎么敢跟我老公斗呢。”沈雨惜对阮文峰吐吐舌头。

    她再高兴地赏大蛋两口之后,她就拉起大蛋向小饭厅走去。

    保姆已经准备好丰盛的晚餐。

    众人坐下来的时候,沈母好像经过刻意的安排,让沈雨惜坐在中间,大蛋和阮文峰一人一旁。

    看似很公平。

    但是开始吃的时候,沈雨惜就重点招呼着大蛋。连阮文峰都懒得理会。

    而孟英淑也高兴地招呼着大蛋。

    以往阮文峰在这家里吃饭,都像个主人那样被招呼着。

    没想到今天倒是大蛋成了主角。

    本来心情不好的他,吃了两口就没心情。

    反正是大蛋胃口大开,不管是谁夹上来的菜。他都一一消灭掉。

    吃吧,吃死你。最好有毒。阮文峰心里诅咒着。

    一个对于大蛋来说是,是温馨的晚餐。但在阮文峰眼中,倒成了最郁闷的一晚了!

    一个算是很温馨的晚餐。

    除了阮文峰吃得郁闷之外,其它人都吃得开心之极。

    阮文峰感觉到自已都处于弱势了,接下来态度越加要好点。

    不能像以前那样,每次来沈雨惜家里,都像个主人那样,高高在上。

    大家吃完晚饭之后,全又转移到客厅处玲濎。

    孟英淑可能开心过头,她都不奉陪众人,自已跑上楼上房间,要繙黥点那箱现金。等着明天拿去银行存着。

    沈雨惜都似乎得到家人的默认,已经非常大胆地坐到大蛋身边,跟大蛋偷偷地亲密着。

    沈世昌还是懂分轻重,情理上面,阮文峰才是沈雨惜的未婚夫,但沈雨惜在别人面前那么亲热,这不是让阮文峰难堪么?

    可心底下,沈世昌也想摆妥阮文峰家里的控制,他还是寄以厚望给大蛋。希望大蛋有能力,帮助沈雨惜。

    作为一个父亲,沈世昌更看重的是女儿是否跟真心喜欢的人在一起。

    沈世昌每天吃完晚饭都会有一个习惯,他吃完之后,每每都会跑到旁边,泡一壶茶,然后捉嫫着书上所写的残局。

    他见到阮文峰脸銫鹰沉地坐在大蛋对面,他就招呼着。

    “文峰,过来陪我研究下这些残局吧。听说你象棋下得不错呢。”

    沈世昌招呼完阮文峰,他又对大蛋喊道:“大蛋,你都过来看看吧。说不定你也感兴趣呢。”

    沈世昌说话了,大蛋自已遵从他的意思,他和沈雨惜两人走到棋盘旁边。

    阮文峰心里也大乐,今晚自已表现的机会终于到来。

    在象棋方面,阮文峰虽说不上是职业的高手,但是他都自我感觉,不会差。他出国留学的时候,太过于寂寞了,他才会研究这东西。说下来,阮文峰最正常的爱好,仅有象棋这样。

    急于表现自已的阮文峰,已经跟着大蛋走近棋盘边。

    沈世昌看着今天的残局,他兴致也不低。

    “大蛋,你会不会下象棋?我这个残局,我都想了很多天,都没有办法破解。恩,文峰你好像也是个象棋高手吧。倒不如,你试着憋我破解下。”

    想不到沈世昌都是一位棋迷,大蛋看着上面的残局,他MOMO鼻子笑道:“沈世伯,对不起了。我对象棋还真的没有多少研究。都不太会玩。这残局我还没看明白呢。”

    大蛋的话落到阮文峰耳朵里,他都乐开花。终于到自已大放光采的时候到来。

    走丈母娘路线不行,倒不如走岳父路线呢。眼前就是最好的投其所好的机会。

    “那是啊。看残局这种东西。没个几年经验,还真的看不出来。象棋这东西,没玩过几年的,都算得上是菜鸟。”

    沈雨惜倒听到阮文峰语气中的轻视,她不服气拉着大蛋嚷道:“谁说大蛋不行。要不你们两个试下,看看谁历害。说不定,你也是随便走走的菜鸟呢。”

    “是吗?那不如我们两个就摆一局试试,看看谁输呢?”阮文峰盯着大蛋,带点高傲哼道。

    他是明摆着向大蛋挑衅着。他想着,大蛋最好就受不了,跟自已对两盘。到时候自已杀到他片甲不留。

    沈雨惜被阮文峰惹毛,她刚想发脾气,沈世昌就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