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激动的倒进大蛋怀抱

    “雨惜在你眼中。顶多就值十万。在我眼中,却是无价的。”大蛋指着阮文峰质问道:“阮文峰你说吧。你开个价,你要多少钱,才可以消失。只要你开个价,我马上付给你。”

    大蛋嚣张地指着阮文峰说着,那气势够张扬的。

    他就好像,当年阮文峰拿钱丢自已,自已拿回钱丢他一样。

    沈雨惜见到大蛋指着阮文峰说着,她感觉太帅了。都够解气的。

    阮文峰可不敢乱开价,有程英东这种大富豪在后面撑着大蛋。而且他一开价的话,那就掉份了。

    大蛋都说雨惜是无价了,自已开价的话,那雨惜不是变成有价了吗?这够丢份了。

    “哼~雨惜在我心中也是无价的。大蛋,你别想着拿钱罍骰换。”阮文峰死撑着说道。

    大蛋的咄咄苾人,让他连呼吸都感觉有点困难。

    阮文峰说完,大蛋没有继续威。

    他而是淡淡地笑着,把整箱钱转向孟英淑面前。

    “伯母,这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大蛋眯着眼笑着:“你拿着这钱,去旅游去买自已喜欢的东西吧。不够的话,再问我要。而且我滇濙件不同,不必等我跟雨惜跟我婚后,我都会一样对你好。”

    一百万拿出手,说出如此豪气的话。

    阮文峰真的感觉自愧不如,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他真的想不到大蛋,会如此的豪爽。

    一百万送出去,连个眼都不眨下。

    而且,要命的是。还是见面礼。

    相对自已那条值一万多的珍珠项链,那简直就是弱爆了。

    阮文峰似乎在看着大蛋在冷笑地说道。

    凡人,才送一万多块的珍珠项链,你简直是弱爆了!

    望着眼前一箱红红的老人头,足足有一百万。

    孟英淑心中这蟼愑忍不住颤抖着。

    面对这里的钱,她真的感觉,阮文峰送的那些都弱爆了。原来自已真的走漏眼。真的潜力股是大蛋。

    沈雨惜都忍不住暗暗惊讶,她真的想不到,大蛋直接将一百万现金送给自已的母亲。

    但她心里中甚是甜蜜,自已有大蛋口中是无价之宝。

    “大蛋,你这么客气。我也不推辞了。我也收下了,到时当成雨惜的嫁妆好了。”孟英淑是个典型的财迷,她见钱眼开。她望完的眼神完全的不同。

    她把整箱钱都锁上,提着沉甸甸的,她脸上都乐开了花。估计她今晚就抱着钱来睡。

    沈世昌都还是觉得大蛋有办法,同时他都佩服着大蛋。一百万现金送出去,连眼不眨一下。要是自已的话,都会有点不舍。

    沈世昌再深思熟虑一层,说不定大蛋就是程英东幕后的最大老板呢,这些钱和大宇公司本来就是他的。

    “伯母,下次我也送份厚礼给你。”阮文峰感觉有点斗不过大蛋。可是他又不能提前认输。他咬紧牙紧地许诺道。

    一百万阮文峰是送不出手。但他都不能轻易轻输。

    “呵呵~文峰啊,这个就不用了。你的礼物等有机会跟雨惜结婚后再送吧。我现在都不急用了。”孟英淑拍着整箱钱,她心里踏实很多。

    她心中都暗想着,都不知道阮文峰还有没有机会呢。

    大蛋跟雨惜是两情相悦的,加上大蛋又不错,可能大蛋还是和雨惜配点。

    大蛋的一百万丢出去,把孟英淑所有想法都改变着。

    阮文峰气得咬咬牙。今天还想着来好好威风一把,程英东没有来之前,他也的确感觉到自已很威风。

    没想到的是,程英东来过之后,自已之前在大蛋说的那些嚣张的话,他是弱爆了。

    如果送一条一万块的珍珠项链是豪爽的话,大蛋的一百万就是一百倍的豪爽。

    转眼间,孟英淑已经把之前对阮文峰的好,转向对大蛋。并且她看大蛋的眼光,都变成丈母娘看女婿的眼光。

    大蛋身上没有名牌,那是因为大蛋低调。大蛋有点不修边幅,那是他潇洒呢。

    “大蛋,你喝茶。雨惜,你陪陪大蛋玲濎吧。”沈母扯着沈雨惜笑道。

    “恩~”沈雨惜听到这句话,她就光明正坐在贴着大蛋坐着,她脸上泛满笑意,她就差点没高兴地扑进大蛋怀里。

    沈雨惜对大蛋如此亲热,让阮文峰再次红了眼。他心里有愤怒,有心酸,还有更多的不甘。

    自已都不算穷人了,偏偏为什么没大蛋那么有钱呢?

    自已都不算难看了,比大蛋还要帅呢,为什么美女总贴到大蛋身上。

    对比之下,阮文峰真有把大蛋灭掉的冲动。

    孟英淑拿到一箱钱,她激动不已,她拖着沈世昌,提着一箱钱就开心地跑上楼去。

    瞧她提着一箱钱那有力的劲儿,真的一点看不出,她身体有多差。

    其实沈母这样,大蛋就觉得更加放心。

    她就是贪点钱而已,只要她喜欢钱,什么问题都好解决。

    孟英淑和沈世昌上楼之后,客厅还有三个人。

    沈雨惜简直就直接把阮文峰忽视掉,她整个人倒进大蛋的怀哀着。她贴着大蛋的XIONG膛,还呢喃地说了几句情话。

    大蛋抱着沈雨惜偷偷亲了几口。

    两人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

    阮文峰真的急疯眼了,自已才是沈雨惜的未婚夫,他岂容得自已的未婚妻在别人怀里这亲密的模样呢?

    “你们两个。不能这样。哼~~狗男女。”阮文峰重重地骂道。

    他如果不是害怕大蛋的暴力,他早就上前扯开两人。

    阮文峰这骂着,大蛋和沈雨惜才抬过头来。

    “哼,你好到那里去?去酒店喊小姐的YIN虫。”沈雨惜狠狠地发击着。“而且,我喜欢这样做。你管得着吗?”

    沈雨惜挑衅地瞪阮文峰一眼,她抱着大蛋,在大蛋脸上啵了几下。

    “我管得着。因为我是你的未婚夫。”阮文峰都快捉狂发疯。大蛋坐在跟前,他打不过大蛋。只能呈点口舌之快。

    “要你管。”沈雨惜白他一眼,直接把他无视掉,整个人就倒进大蛋怀哀里。

    沈雨惜对大蛋那种感激,她都不知道从那里开始说起。

    她现在心里仅有一个愿望而已,赶紧吃完饭。然后回自已的家里,接着就跟大蛋玩着那些没琇没SAO的游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