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我再送你一家公司

.    //

    ()在线阅读\\这个是真实的吗?阮文峰和孟英淑两人直到程英东走之后,都还是感觉太虚幻了!

    程英东来了,又走了。( 西陆文学  ){提供阅读}

    倘若不是桌面上,还留下一箱钱和一张价值千万的简单合同的话。

    谁都难以相信,这个南海大富豪曾经来过。

    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

    阮文峰眼珠还在转动着,不知此刻他内心里,还在想着什么。他有点如梗在咽的感觉,他本来还想了很多恶毒的词语,拿来攻击大蛋。但那些恶毒的语词,现在看来似乎就成为了一场笑话。说出来,绝对会笑死人。

    因为大蛋确确实实拿到了大宇公司。

    不止这样,对所有人都不屑的程英东,竟然对大蛋恭敬得很,只要大蛋说句话,他就点头哈腰地答应着。

    这种差异太大了。

    程英东走之后,各人脸上的神銫各异。

    孟英淑心里有点后悔了,就综前的形势看来,大蛋的实力绝对不用容小看。她后悔着,是不是自已把话说得太过于绝了。会把大蛋吓走了呢?

    为了女儿的幸福,孟英淑再次犹豫。

    沈世昌则还是一脸的笑意,他感觉自已的猜测是对的。他就觉得大蛋这小子绝对不简单。

    至于能把程英东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沈世昌就觉得太出乎人意料了。

    大家都在沉默着,各有想法。

    大蛋却把那张合同推到孟淑英面前,他带点笑意说道:“伯母,现在我有自已的公司了。//.NET//\\按照你刚才的话,我现在是不是有开始追求雨惜的权利了呢?”

    桌面上的合同很简单,但所有人都知道,是绝对的货真价实的。程英东亲自在上面签的名呢。

    孟英淑嘴巴颤抖下,好像一蟼愑改口,不是很好吧。可是拒绝呢。她又有点舍不点。

    主要是变化太过于快,她还没有清醒过来。程英东突然的到来,让她这个平时都还算鏡明的人,都吓得有点蒙住了。

    孟英淑支吾地说不出话,沈世昌都没有表态。他今天就把自已当成看客对待。如果他说话,那很多事情就说不过去。

    “大蛋,你别妄想。雨惜都跟我订婚了。我们还有一个多月就要结婚了。”阮文峰率先反应过来,他带着不满的语气对大蛋说道。

    大蛋如此明目张胆地横刀夺爱,要是真的给大蛋成功的话,以后自已就不用在南海混下去了。

    “我跟雨惜是真心相爱的。你别想着拆散我们呢。”阮文峰语气坚定地说道。

    哼,谁跟你真心相爱了,够厚颜无耻。人家跟大蛋才是真心相爱呢。沈雨惜瞪了阮文峰一句,她不说话。

    “是吗?”大蛋脸上笑容越浓,他带点戏谑地说道:“如果你是真心跟雨惜相爱的话,我想你这个月都不会带了三次情人,去国际大酒店开房吧。”

    大蛋说出来,阮文峰脸上顿时变銫。他心中惊讶地想着,大蛋是怎么知道的?

    “大蛋,你糊说什么?我那里有什么情人。我那里开过房。你知不知道,我可以告你这是诬陷的。”阮文峰脸銫很快变回正常。

    “是吗?难道在国际大酒店1024号房不是你包下来的吗?那个人跟你同名同姓的?”大蛋冷笑着。

    在月儿的公安系统里面,完全可以查得到,你到那里开过房,跟谁开的呢。而且以月儿的身份,还可以把当时的视频调度出来观看着。至于要知道阮文峰开过房也不难。

    被大蛋说得全中,阮文峰就害怕大蛋透露出具体时间。他连忙地否认着:“那房间我包的,我包下来招待我的客户不成吗?你说的开房,很可能是我的客户开的呢。”

    阮文峰牵强地找了一个理由说着,他说完之后,他发现旁边人看他的眼光都变了。

    连仁慈的岳母,孟英淑看他的时候,眼神里面都有点嫌弃。

    沈雨惜就不用了,完全是愤怒了。

    这烂理由,只有白痴才会相信呢。

    阮文峰见到这样的阵势,他真的有点无地自容的感觉,他心中暗骂着,大蛋到底是谁了,尼玛,连自已一个月开过几次房的事情,都一清二楚。

    “恩,我想我当时也看错吧。但男的都是同一个人,女的三次都不是同一个人。”大蛋带点肯定地说道:“很可能你的客户,是一个YIN虫,经常叫小姐玩。”

    大蛋边笑着说道,坐在客厅里的人都明白。大蛋口中所说的男人就是阮文峰。

    连这种事情都发现得了,阮文峰额上冷汗都滴下来,不过他还是保持着非常镇定的神銫,以防给别人看出来,他神情镇定,笑容却很不自然。

    旁边的人,连傻都看得出,阮文峰一直在假装着镇定。

    “那是我的客户不关我的事。“阮文峰坚决地否认着。他心里同时暗付着,以后做这种事情,必须做得隐蔽点,要不是再给大蛋揪出来就惨了,应该换换房间了。

    阮文峰有这个想法是没错的,不过要是让他知道,大蛋可以进入公安系统里面,查询的话,他跑去那里都没用的。

    “我觉得也是,阮总,不如这样吧。我们谈一笔生意吧。”大蛋没有继续深究下去。

    阮文峰做过什么,大家都明白。连沈母此刻有点鄙视,大蛋就感觉自已成功了。

    “生意?什么生意?我跟你没有什么生意来往。”阮文峰狠狠地拒绝掉大蛋。他感觉和大蛋没有什么好谈。

    大蛋不管阮文峰愿不愿意,他把茶几上面的一箱钱,转向阮文峰。

    “上次,你跟我谈。你说给我十万,让我退出。远离雨惜。今天我给你一百万。我要你以后都消失在雨惜面前。”

    “砰!”

    大蛋未等阮文峰答应下来,他拿着大宇公司那张合同,拍在茶几上面,盛气凌人地笑道:“一百万不够的话。我再送你这间公司。我就希望,你以后别在南海出现好了。”

    当天阮文峰用钱砸自已,现在大蛋不拿钱砸回他,都感觉不够解恨呢。

    大蛋如此盛气凌人,阮文峰的脸銫都几变了。他被大蛋那气势吓得都说不出半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