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蛋哥生气了

    大蛋对着杨赵伟重重地踢了一脚,接着拉着乐静怡,走进刚好落到这楼层的电梯。

    大黑等人想跟上,大蛋脸銫微动下,不经意地说道:“你们走楼梯。”

    说完就关上电梯门。

    “哦~~”大黑了愣了一下。

    “大黑哥,怎么回事?蛋哥,好像生气了。”旁边的小弟带点担心地问着。

    “蛋哥的意思还不明白吗?”大黑顿顿气说道:“蛋哥意思是把这群人拉进CESUO里教训下。”

    “大黑哥英名啊!”

    说着十多个大汉,拖着杨赵伟等人进CUOSUO里,紧接着CUOSUO里面传出鬼哭狼嚎的声音。

    在则曼魅公司的彪悍女同事们,连班都忘记下了,站在男CUOSUO外面围观着,偷听着。

    听着如此CIJI的声音,她们心里都暗爽着。

    “大蛋,为什么不让他们坐电梯一起下呢?”

    “呃,他们JING力旺盛过头,让他们走下楼梯。而且我们还有蕚愽,不带他们了。”

    “哦~~”

    “大蛋,他们不会真是修车的吧?”下到电梯,乐静怡还是有点不放心,她挽着大蛋问着:“他们不会闹出什么事来吧?”

    “恩,放心吧。他们真的是修车的。”大蛋拍拍乐静怡的手安慰着,“现在先去医院最重要。这事儿都管不了。”

    “恩~~”乐静怡点点头,她把大蛋再挽紧点,XIONG前两TUANNEN…ROU全都YA到大蛋身上,她眼里带点忧伤说道:“大蛋,你对我真好。要不你做我的男人算了。做小SAN,做QING人,做PAO友,都无所谓的,只要你在我身边。”

    乐静怡不是随便的人,她只不过是在最没安全感的时候,遇上大蛋这么有安全感的人,她不忍心舍去,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倒是乐静怡这话落到大蛋耳里,变成吃果果的YOU瀖了,本来就是美YAN动人,还说出这样的话,估计没有那个男人拒绝得了。

    两人恰好出到公司门口,在外面等着大蛋的吴思辰立马迎了上来。

    “蛋哥好,嫂子好。”吴思辰还是满脸笑意地喊着。

    大蛋点点头,乐静怡倒是心里微甜,她抬着头对着吴思辰笑笑。

    “你好。”

    吴思辰愣了一下,乐静怡也是一个大美女呢,可是却不是昨晚的谢听双。怎么在大蛋身边的女人每次都不相同呢?

    还好吴思辰反应够及时,他连忙笑道:“蛋嫂,你好。蛋嫂真的漂亮啊。跟蛋哥站在一起,绝对是郎才女貌。”

    吴思辰这赞着,本来满眼忧愁的乐静怡眼里都露出点笑意。

    “小辰,我明明喊你带几个人来的。你怎么带十多个人来呢?要是影响到我公司怎么办?”大蛋把话题一扯,带点责怪地问道。

    吴思辰托托金丝眼镜,他带点无奈地说道:“我本来说带几个人来就好。可他们都想见到你的风采,每个人都想来,而且还差点闹得不可开交。所以我只好把他们全带来。蛋哥,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太威武,太牛了,他们都想瞻仰你的风采而已。”

    “扑哧~~”乐静怡见到吴思辰那委屈的小样,她还真有点忍不住笑出声,心中的忧愁稍稍轻感几分。

    “算你说得有理吧。”大蛋拉开车门,把乐静怡请上车。他也跟着坐上去对着吴思辰道:“上车吧,现在去医院。”

    “我们三个人去医院吗?”吴思辰愣了一下。

    以吴思辰的头脑,他今天带十几个人,不仅仅是他们想看看大蛋的风采,最重要的是,吴思辰害怕黄金贵在医院有重兵把守,带几个人去还真的不成事。但照大蛋所说,三个人去就够了。这不得不让吴思辰吓了一跳。

    大蛋除了好打以外,胆量都是无人能及。吴思辰都有点自叹不如。

    “去探病而已。三个人就够了。上车吧,不理大黑他们了。”大蛋点点头肯定地说着。

    今天算是去偷袭,打黄金贵一个措手不及,带那么多人去,反而累事呢。再说了,自已带着乐静怡去那就有大把的借口去教训黄金贵。

    反正以后南海的河西就是自已滇濎下,谁还敢染指,那就让谁死得难看。

    “好。”吴思辰没有拒绝,他反倒觉得心内那团火急速地燃了起来,两个人独闯医院,那是多英勇多让人热血沸腾的事情呢?

    乐静怡没听明白两人的对话,她还以为大蛋去医院,单纯地去帮自已解决问题,她心中都是感激不已,在车上面她紧紧地伏着大蛋怀里。

    南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三个人下了车,在吴思辰的带路之下,直杀上黄金贵的病房。

    按照大蛋的猜测,乐静怡的父亲被赶出来,多数是黄金贵这群人做的,所以他都不用细问乐静怡的父亲住在那个病房。

    吴思辰的情报能力真的很强,他早就把黄金贵病房所在位置嫫得通透,而且他还找着医院的小楼梯那种人少的地方进去,按照吴思辰的小心,相信他是连逃路的路线都会制定好。当然对于大蛋来说,逃跑并不是他喜欢的方法。

    乐静怡紧跟在两人后面,她见到两人所去的病房,正是自已父亲原本的病房,她心中泛起不少感激,不用自已说,大蛋早就查清楚病房所在的位置,这样的男人够细心。

    你说呢,这样的男人,又怎么样能让人不动心呢?

    人民医院的病房资源还真的有点紧揪,一路走上来还真的发现,有不少不是病得很重的病人,被安排到走廊的病床上边。

    “爸~~”

    上到五楼一个病房前,乐静怡见到一个病房门前睡着的虚弱老人,她顿时痛哭着跑上去抱着那老人,呜呜地哭了起来。

    乐静怡的妈妈坐在病床旁,看她的样子顶多四十多岁,可是病房上面乐静怡的父亲,倒像六十多岁的老人,头发稀落而且全白,连眉毛也是全白。

    乐静怡伏在他身上哭着,他感受得到,但是却无力做出反应,而是用枯枝的手,眼里沾着痛苦的泪水,抚着乐静怡的头发。而乐静怡的妈妈则在旁边劝着乐静怡别太过伤心。

    看到这样的场景,吴思辰心中都不禁一热了,黄金贵还真是QINSHOU,这么虚弱的病人,都赶出来,自已独霸一个病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