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兄弟终于相逢

    “几年前。( 西陆文学  )”死神笑道,他笑得很开心,他开心地说道:“他原来真的不认识我了。不过不重要,他回来了。南海滇濎下,以后就是我们的啦。”

    死神说着,旁人震惊。

    “大哥,你是说我们去干掉青龙?”大黑惊奇地问着。

    “不是我们。是他。”死神肯定地说道:“到时我们只是打个下手而已。”

    死神眯着眼,抽着烟,他淡淡地说道:“他是猛龙,而我们也会跟着,越过这道小东江,直入河东。一统南海。”

    谢听双的心已经发生了转变,她和大蛋坐在的士上面,硬是喊司机在南海好玩的地方都游了一圈。直到最后学校快关门了,她依依不舍地和大蛋道别。

    虽然最后她没说什么,但都可以看得出,她已经慢慢地接受了大蛋。

    最后大蛋还是回到原本上车的地方,而且还得付司机二百多块。

    下了车,大蛋发现死神一行十多个人,依旧站在桥头上面。他们的脚下已经一堆烟头。

    周俊男的保时捷和人都不见,估计他们是听大蛋的话,把他给放了。

    虽说这个天不是很冷,他们穿着本来就不多,但江风还是很大,一二个小时下来,他们还是脚步有点哆嗦。

    看到这群人的诚意,大蛋心中有点感动,想不到他们还真的在这里等了二个多小时,而且跟之前的人数一样,没有一个离开。

    大蛋笑着走到死神面前,死神本身就有点瘦小,被这风吹着,鼻子上倒流出两条噎体。

    “抽根烟吧。”大蛋掏出自已的小熊猫给死神递上。

    死神有点受惊若宠地接下,大蛋帮他点燃,他就美美地吸了一口。

    “果然是嫂子送的烟,够香够纯。比那中华好抽得多了。”死神笑着大赞着。

    死神抽着,大黑等人则只有羡慕的份儿。

    但想回想,这根烟也只能有大哥敢抽了,因为那是蛋哥给的。他们小一辈的,还真的抽不起呢。

    死神的笑容纯真得很,特别是对着大蛋的时候,他整脸的真诚,不由自主地对他有好感。

    “真的很想请我去宵夜吗?”大蛋笑眯眯地问道,“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吗?”

    死神把嘴上的烟头吸到烟蒂他才不舍得丢掉,接着他向大蛋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烧烤,冰镇的啤酒,我想蛋哥会喜欢这东西吧。”

    死神还真说大蛋的心声,油水十足的烧烤,加上冰镇的啤酒,在这日子里算是顶级享受。

    “那带路吧。”大蛋笑道。

    “好,蛋哥,跟我来。”死神指着前面的路开心地笑着。

    后面的小弟们,差点高兴地喊出来,想不到真的请到大蛋一起宵夜呢。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这个时候南海市的夜生活刚刚开始。

    死神没有刻意带大蛋到高档的地方去,而是找了一间远离新城区的烧烤档,按照死神的说法,这间烧烤档是最正宗,绝对不会用死猫肉掺假做成羊肉。

    老城区沿江这一带,也不热闹。隔江而望,对面新城区的档口热闹非凡,而这边仅仅得一间烧烤的大排档。

    大蛋和死神找地方坐下,其它小弟也随便找位置坐着,本来这烧烤档就不大,这十多人一坐,也就满了。

    见到急忙出来招呼着。

    “一台上五打羊肉串,五打牛肉串,每桌上两箱冰镇啤酒。还有五分秋刀鱼,人头鷄翅,鷄腿的。先上这桌,快点上。”死神坐下就招呼着伙记。

    看他的表情,在周俊男身上搜刮到不少好处。

    “大哥,还要火腿,茄子之类的东西不?”伙记连忙招呼着。

    “不用了,快点上吧。”死神挥挥手。

    “是的。大哥,你等下。我老板开火。”伙记快速地记好,接着跑回去喊着老板。

    今晚的客人,一蟼愑点那么多东西,伙记都高兴得不行。他连忙帮着老板打着下手,还吩咐人把冰箱里面的啤酒全搬出来。

    “蛋哥,不够呆会再点。今晚只要你喜欢吃的,你说句话。我一定办到。”死神很豪气地说着。

    大蛋点点头,无疑死神所点的,都是自已喜欢吃的。他不禁带点戒意,看着死神。

    连自已杀王虎这种隐蔽的事情,他都知道。还有自已生活喜好都嫫得一清二楚。这个人还真有点不简单呢。

    “你叫什么名字?”大蛋眯着眼望着死神笑着。

    “蛋哥,你不是连我都忘记了吧。”死神露出点笑容,他说这话似乎跟大蛋早就认识很久了。

    大蛋摇摇头。他印象中还真没有这个人。

    “早知道你会忘记的。”死神二话没说,直接撕蟼愒已上半身的衣服。

    撕~死神的衬衣撕落下来,XIONG前一处显眼的刀疤呈现出来。

    这刀疤看上去已经磨平了不少,但是它新生的疤痕还是显得非常的狰狞,估计是当年对这伤口处理不当,而造成如此难看的伤口。

    死神把上衣撕烂,旁边坐着的大黑,他眼里不禁露出一个佩服的眼神,他觉得男人应该有这样的疤痕才显得阳刚。

    大蛋初看死神XIONG前的刀疤,他愣了足足一分钟,接着他眼里不禁泛红起来,他伸手嫫嫫死神XIONG前的刀疤。

    嫫了好一会,他带点哽咽地说道:“你是胖子,死神。妈啊,真的是你啊。你怎么长成瘦子了呢。”

    大蛋说着,他的记忆仿佛拉回了十多年前,当年死神还是一个胖子,家里人是当官的,有钱的人。两人由于相熟,经常欺负别人。

    有一次因为欺负了几个混混的小弟,被几个混混拿着刀找上门。而方国候当时就帮大蛋挡下了那一刀,由于当时害怕,不敢给家长知道,这伤口都是找个赤脚医生处理。最后由于赤脚医生水平有限,而造成这疤痕如此的难看。

    大蛋还以为自已这次回来,还找不到人,没想到居然能见回十多年前的兄弟,难怪他见到死神的时候,总感觉很眼熟,但就是不能跟以前那胖子联系在一起。他还以为死神已经跟着他爸去当公务员。

    “妈的,蛋哥,你终于记起我了,我是吴思辰啊!”死神拍着大蛋的肩膀,他语气都带点哽咽地说着:“蛋哥,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谁知这一等就是十多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