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主动贴近大蛋

    在黑夜之中,一脚向大蛋脑门飞踢而也,这一脚够快,也够恨,少说上了二百磅的力量。( 西陆文学  )

    周俊男踢出时脸上都情不自禁地浮出点冷笑,这脚踢中大蛋,大蛋少说脑震荡吧。

    慌忙之下,谢听双不由慌忙下,她笑得太开心,加上对大蛋太过于放心,没有提醒到大蛋,要小心周俊男的偷袭。

    很有自信的一脚,在黑夜之中突袭,周俊男似乎都想像到大蛋倒地的惨像。

    卡!

    周俊男踢到一半,却发现自已的脚停在半空之中,定眼一眼,大蛋已经是轻而易举地用一只手把他的脚捉下。

    “这点力量。还想玩偷袭?你真的应该回家再继续踢点NAI长点力量。”大蛋扬扬嘴角冷笑道:“还有,我友情提示下。就你这三脚猫功夫,别打算跟我抢女人了。因为,你不配!”

    大蛋笑着毖周俊男的脚甩到一边,周俊男功夫底子不错,但都踉跄才稳住脚跟。周俊男此时的脸銫也难看到死,偷袭不止无效,还被人污辱。最让可恨的是,谢听双看大蛋的眼神明显变得很不一样。

    单是那一句,你不配都将周俊男的心打进冰窖里面。他恨,他怒,他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耻辱。

    “大蛋,我要跟你单挑。我要跟你打赌,谁赢的。谁就将会得到听双。”周俊男愤怒地呐喊着。

    周俊男犹如疯狗扑向大蛋,他都没打算让大蛋答应,他就接受不了,谢听双做大蛋的女人。自私的人,一直认为,只有自已配享用美女。眼中只有自已一个,其它人都不配。

    大蛋一句你不配,正刺中周俊男的怒腔。

    “大蛋小心。”谢听双看到周俊男扑向大蛋,她紧张地喊着。

    谢听双这一喊,更惹起周俊男的怒火。

    周俊男看似势大力沉的攻击,在大蛋眼中真的如小孩子的架势。

    周俊男重拳攻击到大蛋面前,大蛋的手悄然在周俊男下巴处出现,拳头还没有攻击到,大蛋大掌已经往上一托,另外一只手一架,周俊男整个人都被死死地控制住。

    扑!

    大蛋手掌捉住周俊男的脸,差点把他的脸捏到变形,提着周俊男的脸,大蛋把他重重到栏杆之上。

    极烈滇澺痛,造成周俊男伏在栏杆之上,涨红着脸,急速地咳嗽着。

    大蛋这次下手已经是很仁慈,要是再重点,很可能会把周俊男直接丢下江中喂鱼。

    不就是开个保时捷的富二代,敢嚣张什么?

    不止差点开车撞到人,还玩偷袭的,接着还嚣张得很。

    大蛋五指一拢,周俊男的脸部被捏得有点变形,他的痛苦声和咳嗽声,仅仅痛苦地挤得一点点出来。

    “周俊男是吧。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你别再挑衅我。还有,最好你远离谢听双。不管她是不是我的女人,但她不喜欢你,你就必须远离她。要不是,还有下次机会的话,我直接把你丢下江中喂鱼去。”大蛋不带丝毫感情冷道。

    像谢听双这种不为金钱而屈服的美女,已经少之有少了,大蛋觉得有任务保护她。再加上周俊男真的很可恨,目中无人,飞扬跋扈,要是让谢听双近到他,那很可能会毁了一个好女人。

    倘若这种手段放在平时,谢听双肯定会觉得很暴力很凶残,可此时落在她眼中,她感觉心里暖暖。

    学校里面很多人都害怕周俊男,从来没有人敢为自已出头,甚至有很多喜欢自已的人都被周俊男吓怕。让谢听双没想到的是,最保护她的,反而是大蛋。

    谢听双发现,自已慢慢地有点喜欢这个有点霸道的大男人。

    周俊男鳋…扰自已这么久,这个罪他应该受,谢听双都没有去拦阻大蛋。

    大蛋单提着周俊男的脸,重重地压在栏杆之上。

    “我的话,你听到没有?”

    周俊男没办法挣扎,他只知道很痛苦,他唯有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点着头。两眼已经有点反白。

    他自从学跆拳道以来,还没有遇上像大蛋这种恐怖的高手。

    周俊男点完头,大蛋才松开自已的手。

    手松开,周俊男整个人沿着栏杆滑落下来,直坐到地下拼命地喘着气。他脸已民如死灰。

    他虽然刚才已经是点头屈服,但是他此时看着大蛋,眼神透露出来的还是怨恨。

    自从他出身那一刻,他都习惯了,只有他欺负人,全世界都是为他而转动。谁想到会有今天这种结果,给大蛋硬生生地架到栏杆之上,再用力点可就要掉下江中去。

    屈辱,周俊男感觉到赤.裸裸的屈辱。可是他看到高高站着的大蛋,他半声都不敢吱,以他自身的力量是没有办法战胜大蛋。

    “听双,走吧。我送你回去。以后要是他还敢SAO…扰你的话,你说我听。我打断他的腿。”

    大蛋根本不在乎周俊男庸恨的眼神。

    在南海这一亩三分地,周俊男还没办法威胁到自已。

    “恩的。”谢听双这下倒是乖巧得很。她快步跟上,她身体主动地贴近点大蛋。

    她跟着大蛋,还是有点小郁闷,为什么大蛋不像电影上演的那样,伸出手来捉住自已的手呢。而是手挿在口袋里。

    周俊男的保时捷拦在前面,两人要过去,只能绕过他的车。

    可刚绕到车尾的时候,迎头却走来几个手上拿着濒球棍的大汉。

    “慢着!”最前面的大汉伸出蚌球棍来,把大蛋两人给拦回去。

    前面的大汉穿着黑銫T恤,脖子上面还戴着一条拇指大的骷髅骨头项链。目露点凶光,不怒自威那种。

    他身边带着几个小弟,他伸伸胳膊,扬扬手上金属的蚌球棍,脸上浮出点笑容。

    他们脸上浮现出来的表情就恨不写刻个字上去,我是黑社会,我凶的,你得小心点。

    “来到老城区,都是客人。老城区欢迎你,为什么这么快急着走呢。”黑恤大汉带笑地走近。他身旁几个小弟,则是盯着停在旁边的保时捷,两眼有点放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