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你把小倩给我放了

    或3g.XILUWX..“说吧。「域名-http://www.nuoshu.com

    www.nuoshu.com-请大家熟知」是不是你干的。”朱刚的警棍再次重重地砸到大蛋身上。

    此刻的大蛋像是任人宰割。

    “不是。”大蛋坚定地回答着。说着,大蛋的语气已冰冷下几分。

    “我早知你会不承认的。我连人证都找来了,她能证明你杀过人。”朱刚把警棍放好,坐回大蛋前面,对着大蛋lù出个戏谑的表情。

    就大蛋这个模样已经回天乏术。同时大蛋都在想着,陈lù应该收到风了,怎么还不赶来呢?

    要是再慢点,非得让她果XIONG陪罪。话说好几天没有享受陈lù的温柔了,双手还很怀念。陈lù一出,人间XIONG器,谁与争锋呢?

    “是吗?不知你这次又要请谁来呢。”大蛋轻蔑地对朱刚冷哼道。

    大蛋话刚说完,审讯室的mén就被打开,然后mén口处就有一个熟悉的背影被推进来。

    大蛋见到面前的人,他瞳孔马上扩张开,怒火顿时急速地往上窜着。

    看到方晓倩战战兢兢地走进审迅室,大蛋忽然全身都如烧着了猛火,自己觉得每一个máo发上都仿佛闪出火星来了。他的双拳,在暗中捏得格格作响。

    方晓倩还是背着书包穿着校服,应该是被朱刚直接在学校带回来这里。

    想不到朱刚对方晓倩下手,大蛋感觉到怒火充XIONG。( 西陆文学  )

    那个***,跑来告密还牵连上方晓倩,大蛋真想把他碎尸万段。

    “蛋哥哥~”方晓倩见到大蛋被绑得严实,她泪水就忍不住掉下来。

    昨晚的事情,她没有看到多少,等于受了一下小小的惊吓,发了一个很长的梦就好了。但是当警察找上班级的时候,却把方晓倩吓坏了。她才渐渐想起昨晚的事情,她心里就越加害怕。

    当她看到大蛋被绑得死死实,她心里就想着,自已把什么罪都扛下就算了,不能让大蛋受到这种伤害呢。

    “朱刚,你马上放她回去。我就能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要不是的话,我让你死得难看。”大蛋愤怒地对朱刚说着。

    大蛋可不想让方晓倩受到伤害呢,他也整个脸部都在扭曲着,他在拼命地挣扎着,准备把朱刚放倒。

    妈的,朱刚太卑鄙了,连方晓倩都请来。昨晚的事情都不知对她造成多大的影响呢,今天还旧事重提的话,那绝对会对方晓倩造成二次伤害。

    想着大蛋已经怒发冲冠。渐渐大蛋眼里也充满了戾气,一种直慑人心魄的戾气,大蛋脑海里只有一个信念。

    谁敢伤害方晓倩,那么他就要谁的命。

    朱刚见到大蛋如此气急败坏,他脸上的笑意更浓,这脺黥张。那么就证明,他的罪证握在眼前这nv孩身上呢。

    线人的信息果然错不了。

    至于要在一个nv孩身上找出线索来,朱刚感觉一点都不难了。他不相信大蛋今天不就犯了。

    方晓倩就看着大蛋,拼命地掉泪水。她知道大蛋杀那些坏人,完全是为了救自已。但今天大蛋被请进公安局,而且还受到这样的对待,她内心很委屈。心里酸酸的,她宁愿被绑着受折磨那个人是自已,都不宁愿是大蛋呢。

    “朱刚,你敢动她一根头发。我就让后悔。”大蛋已经停止挣扎。咬牙切齿地对朱刚说着。

    身上绳子太多,强硬挣扎不是办法,大蛋改变了战略。

    “你以为我还怕你吗?你恐吓警务人员,罪加一等。”朱刚说着,他就得意地笑着拉过方晓倩。

    “小妹妹,别害怕。你告诉我,昨晚你是不是见到他杀人了?说给叔叔听,叔叔会帮你把这个坏人送进监狱。”朱刚在yòu导着方晓倩。

    只要方晓倩指证大蛋,那么大蛋什么罪都定了。到时大蛋想翻身都难呢。

    自已儿子的仇终于得报,朱刚心里未免有点得意。

    方晓倩一个字都答不上,她只有呜呜地摇着头。喊她指证大蛋,她可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呢。她只知见到大蛋这模样,她心里酸酸的,她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

    想着,她哭声更大一点。

    大蛋看到方晓倩泣不成声,他心里好像塞了一团东西。他手上暗暗用劲,争取把手铐崩断。而大蛋也管不了那么多,他要狠狠地教训朱刚,让朱刚享受下死的滋味。

    “哭,哭个芘。你娘的,马上给老子安静下来。你再哭,信不信老子chōu你。”朱刚受不了方晓倩的哭泣,他想趁早将大蛋置诸死地,他对着方晓倩怒吼着。

    方晓倩被朱刚拿着警棍敲着桌子怒骂着,她吓得脸sè都白了起来,她害怕地后退一步半,挂在眼角上面的泪水,还没来得及掉下来。她眼神里面已经充满了恐怖。

    大蛋见到方晓倩这样,他都心痛不已。他眼里lù出骇人的神sè。吓到那小警察都不敢正面看着陈欢。他感觉大蛋身上有一种善凐。

    “说,昨晚是不是他杀人。你是不是见到他杀人?”朱刚指着大蛋,狠狠地对方晓倩带点恐吓地说道:“你要是敢包庇罪犯的话,我把你一起捉进监狱里面关着。”

    方晓倩那见过这种场面呢,她被朱刚吓着连大气都不敢出,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方晓倩好像受了大的打击似的,脸sè忽然变青了。她的嘴chún微微颤动,眼睛垂下来,她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啪!”朱刚抄着警棍对着桌子又是重重一棍。巨响充斥着整个审迅室。朱刚可没有那么多耐xìng。

    “你说不说。你再不说的话。我连你也一起chōu。”朱刚拿着警棍在方晓倩面前晃晃。

    “妈的,朱刚。有种冲老子来。”大蛋看不下去。他对着朱刚就是隔空一泡口水。

    口水刚好喷到朱刚头上。朱刚再没办法忍耐,他要把近期所有庸气都发泄到大蛋身上。

    “CAO你妈的。还敢跟老子斗。老子今天不chōu死你。”

    朱刚拿着警棍跑到大蛋身边,对着大蛋的头部就是猛chōu起来。

    狠狠地几棍下去,大蛋的头脑已经渗出血。

    方晓倩见到大蛋被打,她吓得六神无主,捂着小嘴巴拼命地哭泣着。嘴上还一边喊着。

    “不要。不要~不要打了~”

    “妈的,老子今天不bī到你招供为止。老子就跟你姓。”

    请登陆 - 西陆文学  -\(^o^)/^_^o~ !,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