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干掉他

    “吱~嘭~”

    大蛋把方向盘急速一摆,还是没有完全妥离后面车的猛烈撞击,还是被轻轻地追尾着。

    后面的车这蟼愑撞到江边护拦上面。

    别看还是被撞着,大蛋这次都是极限騲作了。

    “啊~~爽啊。”徐若薇见到后面的车差点飞出江边。她兴奋地大叫大喊着。

    大蛋所处的位置,准备进去沿江路最烦华的地段,在真正热闹的街上狂飙,大蛋还是没有试过。他捉着方向盘,拼命地狂按着喇叭,凭借着自已的技术,在拼命地狂飙着。

    加速,刹车,转向,再加速。

    车子犹如晚上的幽灵,闪现而过,后面则是招来一片的骂人声音。

    追在大蛋后面的奔驰并没有死心,车头灯烂掉一个,它们都还是不放弃,它像发了狂一样,拼命地加着速,后面开车的人,车技没有大蛋那么,连连把别人的车给擦花。

    严重要连别人的倒后镜都给放倒几个。

    刚才后面还在骂着大蛋的人,愣了一下,接着又是一番新的国骂。

    快速地飞出繁华的沿江路段,车子开车了沿江路的未段,车子和行人都很少,后面大马力的奔驰,还是发狂地穷追不舍。他们气势汹汹,看来准备把大蛋撞下江里面。

    “啊~~老公。小心啊,这沿江路还没有完全修完的。前面一公里左右就是尽头了。”徐若薇想起什么突然急忙地喊道。

    大蛋点点头,他看下四周。

    刚才为了在不造成那么多人有危险,他都尽量往少人的地方开,现在一看,发现周围都没有路回去。

    后面的车子还是狂追不舍。

    开奔驰的人,都毫不害怕。反正出什么事,有朱达常顶着。只要把大蛋干掉,那自已就能受赏呢。

    大蛋看到眼里就恼火。这群人,不给点教训他们,他们还不知道死活呢。

    “老公,怎么办?”徐若薇紧张地问道,“要不我说我是警察好了!”

    要是在最后无路可逃的地方,被别人撞下江里面,那肯定是车毁人亡了。

    “没事。他们想跟我玩。我让他没得玩。”大蛋露出个冷冷的笑容说着,他说着就踩着油门,加速向前走着。

    徐若薇虽然想不明白大蛋的想法,她心里还是有点担心的,前面不远处就是绝路了,大蛋还加速往前冲,那不是找死吗?

    后面奔驰车,见到大蛋的车加速往前开着。他们都得意地笑着。

    “狗子,前面那个人是不是找死呢?再去就是绝路了,等下我们不是把他撞下江底嘛。”

    “哈哈,死了更好。等下回去,朱哥好蓢们呢。黄狗,你可开快点,争取把前面那小子给干掉。”

    “好。干掉他。”

    奔驰车加速跟上。

    他们快开到尽头处的时候,发现大蛋的奇瑞,正调过车头,开着车灯照着他们。而大蛋后面则是绝路了,还过去一点就是掉进江里了。

    “妈的。撞上去,把他撞下江去。反正有什么事朱哥负责。”奔驰车上面的人,见到大蛋就在前方,他们疯狂起来,他脚踩油门,直接向大蛋撞上去。

    “吱~~”

    就在奔驰车快到大众车之前,大蛋车子一阵子加速,往旁边的花圃开着。

    一阵急速的刹车声,伴随着一声掉进江水里的声音,响遍了夜空。

    “妹妹,那个人够狠的。这样子就弄死两个人。”

    “姐姐,那是霸气好不好?够历害的,加速放油,转向。妈的,顶级车手呢。”红衣女子TIAN嘴滣说道。“姐姐就是他了。你跟他合体吧。等下我们追上他。”

    “芘,为什么不是你?”

    在后面路边上一台没开车灯的英菲尼迪,两个女人正在喋喋不休地争论着。

    “嘭~”

    “***。连这点小事都办不了。去死吧。靠。”

    朱达常重重地把手机砸到墙上,直接把手机砸得粉碎。他的脸都变得可怕得很。他整个脸都是铁青得可怕。

    “朱哥。怎么样了?不会是黄狗和狗子出事了吧?”

    旁边的手下,提心吊胆地问道。

    “妈的。狗子和黄狗,在沿江路未段,车毁人亡。被那对狗男女逃了。”朱达常重重地跌回沙发上面,脸銫灰白地说着。“妈的,那人是鬼吗?这样子都能逃得了。”

    旁边几个朱达常的跟班听着都惊讶不已,黄狗和狗子两个飙车都算得上有名头的,没想到那么轻松给人解决掉。并且还是掉进江中车毁人亡的。

    什么时候,出现那么牛B的人?功夫无敌,连飙车都那么历害。他们还以为派出这两人,大蛋那车大众车不够弄的,没想到反而是自已这边的人伤亡呢。太邪门了!

    所有人想起大蛋那个如恶魔般的笑容,在房间里面的人,不禁心神一震,他们突然发现有点像魔鬼。

    “老大,我们接下怎么办?是不是还要弄他呢?”

    “当然。我朱达常不弄死他。我绝对不安心。妈的~”朱达常狠狠地骂着。他今天受到的琇辱,相信是这辈子最让人想死的。朱达常都恨不得大蛋除之而后快呢。

    “那朱哥,准备怎么样弄死那小子呢?”旁边跟班小心地问道。“要不是借助你爸爸的势力,或者朱刚局长的?”

    旁边小弟们都同时点点头。他们可都不情愿上门去找大蛋麻烦。要不是很可能就是像黄狗和狗子那样,死无对证呢。

    “妈的,我想到还要在这么头痛吗?”朱达常咬牙切齿地狠道:“我想想,有谁能帮到我呢。”

    朱达常脸銫还是鹰沉得可怕,他心中一肚子的恼火,今天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朱哥。朱哥。外面有个人想找你。”此时有个小弟在外面进来喊着。

    “什么人?不见。”朱达常不耐烦地说道。他现在烦心事都一堆呢,还懒得见谁呢?

    “那个人说。能帮到朱哥干掉大蛋。”小弟继续说道。

    “恩?”朱达常皱皱眉头。他想了一阵子才慢慢说道:“恩,把那个人把我进来。”

    “是的。朱哥。”

    小弟离开房间之后,很快范志华就走了进来。范志华进到房间,他还一脸正派地走到朱达常面前,恭敬地喊道:“朱哥。小弟,范志华。”

    请分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