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月儿的身体又软了下来

    “没错是吧。没错就拿着。把宋月明弄进监狱,你以后做老子情人。”大蛋边说着,边把现金装进自已随身带的袋子里,***,老子发财了。

    幸大蛋高明,早知贪官会藏不少现金。反正都是不义之财,不拿白不拿。

    “谁要做你的情人。”月儿恼怒地抬着头,她见到大蛋行径,她赶紧阻着说道:“你疯了吗?这些钱你不能拿。”

    “谁说不能拿。反正都要上缴国库。还有啊,你喷了老子一头,老子不知要倒霉多久,你不做我情人,补偿不回来。你做我的情人,我的钱就是我的钱。你的钱也是我的钱。这样多好啊。”

    大蛋把现金全部装走,少说有一百多万。他站起来向恼琇成怒的走吧说道:“走吧。小情人。要不就被人报警捉了。”

    大蛋把保险柜关上,把钥匙拉出来,然后把钥匙往窗外一丢。宋方洲要找钥匙都很难找得到,当他找到的时候,估计都要再进监狱里面受苦了。反正这本账本泄露出去,谁都保不住他。

    月儿倍感无奈,可她说不赢大蛋,打不赢大蛋,今晚任务算是完美完成。她冷哼下站起来,“谁要做你的情人啊。你别痴心妄想。”

    说着,她就向阳台走去。

    “喂,你往阳台走去干什么?”

    “回去啊。”

    “说你哅大无脑,你还真不相信。这房间有门,你不会从门走出去啊?”大蛋看下月儿。这女人真的是一条筋,进来没钥匙才爬墙。出去有门,还不走门。

    月儿冷哼下,调过头来,潇洒地往门外走去。

    死流氓,臭流氓。超级臭禽兽,有门都不跟我说,以后我不打死你。

    还有,谁要做你的情人啊。你倒霉就倒霉,这样最好,要是这样,我天天在他脑门上撒。

    月儿像大小姐地往外走,大蛋轻叹下跟上。这女人,不可理喻啊。

    星期天,不用上课。

    昨晚大蛋和月儿十点多回来。回到家里面,累了一天的大蛋,把钱丢到床底下面,洗个澡就直接睡。

    本还想着大蛋这个大銫狼会帮自已主动用内功丰哅的方晓茹,见到大蛋直接睡过去,弄到她有点闷闷不乐。

    说好的按摩呢?

    早上大蛋还没醒过来,他就被床头的电话铃声吵个不停。

    历经大概十个不停的响铃,大蛋才不情愿地坐床上拿着手机跃起来。

    大蛋还以为是陈露,或者徐若薇的,要不是刘思雅。让大蛋想不到的是,竟然是月儿打来。

    昨晚跟她经过了一晚暧昧又刺激的夜晚,她不会是想上我了吧?

    大蛋心中得意地暗想着接通电话。

    “大蛋,你死了吗?这么久才接电话。哼,你再不接我就直接上门找你了。我这次带两把枪去。”

    月儿河东狮吼的声音顿时穿透过来,大蛋把点哈拿着离自已耳边十多厘米远,预防被月儿的超声波伤及到。

    月儿对着电话怒骂几句,她发现电话里没有声音,她高声稍降点紧张道:“臭流氓,你还在电话旁边吗?你有听到我说吗?”

    月儿昨晚回到家里,一夜发生的东西,还历历在目,不要命的飙车,还要看着大蛋的鏡彩潜入,接着在衣柜里面看到的刺激东西,最后还拿到一本重要的账本。这让月儿百味交杂,整夜都无心睡眠。

    所以天一亮,月儿就决定打电话,找大蛋。她找大蛋,都弄不清楚是发泄,还是来求安慰。她就知道,她开始有点习惯这个坏坏的男人在身边。

    “喂~喂~喂~”月儿对听到方没有回音。她有点怒气:“你再不说话,我可就要马上去你家了。”

    “大小姐,早晨起床要上个厕所交水费啊。我水池大,储水量大,所以要的时间久点啊。”

    月儿说完,大蛋懒洋洋的声音就响起。

    “月儿,你是不是想我了?想我了,马上来我家吧。我想念你的大白…兔了。还有啊,你想好没有。”

    “想好什么?芘,我想骂你。哼,还想打你。”月儿听到大蛋的话,怒气稍减。

    “做我的老婆薄。我就喜欢你的哅大。”大蛋无耻地笑道。

    前半句,月儿听着还好好的,但听到后面,她马上发怒了。难道我哅不大,你就看不上眼?禽兽。她刚想开骂。

    大蛋又说道:“月儿,你知道这世界上有三种男人吗?”

    “什么三种男人?”月儿好奇地反问着。

    “第一种很虚荣,一定要找个哅大的;第二种很单纯,要个哅大的就可以了;第三种很现实,不要别的,哅大就行。”大蛋慢慢地笑道。“所以月儿啊,你说你身上的资源多重要呢?”

    “大蛋,我不相信你的鬼话。昨天晚上的钱,马上给我拿回来。全部要充公。”月儿发现被大蛋捉弄了。她带点怒火地吼着。

    大蛋总是拿自已的哅部开涮,月儿真恨不得,拿着自已的哅,捂死大蛋算了。

    “哎~月儿,你知道吗?这世界上也有三种女人。“大蛋又慢慢说道。

    “说。要是说错,我毙了你。”上官如月带点嗔怒说着。其实她还蛮喜欢和大蛋说话,因为从来没有男人,敢像大蛋这样胆大包天。每次见面都把自已调戏。

    初经人事的月儿,遇上大蛋这种,坏坏又有实力的男人,注定是慢慢地沦沉下去。

    “第一种很虚荣,一定要找个有钱的;第二种很单纯,要个有钱的就可以了;第三种很现实,不要别的,有钱就行。结果,有钱的男人总是把哅大的女人娶回家。”大蛋狡猾笑着:“我现在手上有钱,恰好你有哅。你今天就把户口本偷出来。我们就去民政局吧。哈哈~~”

    大蛋说完,他就得意地狂笑着。

    月儿手上一紧,她听完大蛋的话,这次心里居然没有生气。反倒心中有自已的想法,带户口本去登记呢。那我不是正妻啦?虽然他是贪图人家的哅大,但我为了保护更多女人,不遭受他的毒手,牺牲自已又有什么所谓呢?

    想着,月儿不禁挺挺哅部,她感觉自已比上身上的哅部还要伟大好几倍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