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悲催的一幕

    “你说她们两个是你的女人?”朱成仁轻蔑地冷笑着问道。【~都市~文学~  )

    “朱公子。”

    旁边几个打手醒悟过来,想冲上去帮忙,大胆已经把朱成仁拉到怀里,半只酒瓶顶到朱成仁的脖子上面,冷冷地笑道:“你们还敢上前一步的话,我不保证这酒瓶会不会挿进他的脖子里。”

    几个打手马上停下脚步,大蛋再向里面挿入点,朱成仁肯定小命都不保,那可是大动脉的位置。

    所有人都没想到,大胆如此的彪悍,根本无视你爹是谁,直接动手。

    太恐怖了!见到朱成仁满头玻璃渣,还拼命地流着鲜血,旁观的人有的觉得血腥,有的人觉得可怕。

    但所有人心里都有一个想法。大蛋这瓶敲下去,他们都感觉太解恨。这嚣张的二世祖,早就要找人教训教训了!

    这酒吧算是处于边缘地带的酒吧,一直以来除了朱成仁这个不稳定因素存在以外,其它时间都很少发生地腥暴力事件。

    大蛋漂亮的一手倒让很多人觉得太血腥,从未见过如此场面的朱成仁连大气都不敢,他害怕大蛋手颤抖下,割断他的大动脉,那就真的没救了。头上滴下来的血,朱成仁都懒得理会,眼睛就紧紧地盯着大蛋的手。

    他旁边几个打手连半步都不敢上,大蛋手上尖锐的酒瓶已经贴着朱成仁的脖子上面。

    酒吧里面,很安静,安静得可怕。没有人敢说话,全部人都屏住呼吸,有的人希望大蛋割下去,有的则不希望见到那么血腥的场面发生。

    “酒保,看什么呢?给我上一杯鷄尾酒。”大蛋笑了起来,向吧台敲敲笑道。

    大蛋还笑得如此气定神闲,让不少人纷纷猜测着大蛋的身份,眼前这个不起眼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呢?单手劫持着副财政局长的公子,都还如此有心情说话。

    “还愣什么神?来杯血腥玛丽给他。我都两杯,夜銫玫瑰。”陈露激动地对着发傻的酒保说道。

    陈露见到这样的场面,她全身一热的,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更加的兴奋,现在她才不管自己是什么身份呢,她只感觉到朱成仁这种嚣张的二世祖就应该得到这样的教训。

    “哦~哦。”酒保在发愣中清醒过来。他连忙着手调酒,他调着酒整个手都颤抖着。

    真的有男人敢对朱成仁这个二世祖下手呢。并且一下的就是重手,没有半分商量。

    三杯酒很快送上。

    大蛋一手蚌着酒杯,一手挟紧朱成仁。他潇洒地跟陈露碰下杯子,然后一饮而尽。

    陈露毫不示弱,陪着大蛋,把杯中的酒干尽。

    那番洒妥让旁人赞叹不已。

    “露露,我们这样,会不会出什么事的?”徐若薇却隐隐有点担心,毕竟她们是警察啊。

    “切,怕什么。不就是一个二世祖嘛。陈欢解决不了,我我爸出来。要不你爸也都行。”沈雨惜努努嘴毫不在乎地说着,她说完然后就沉声地徐若薇笑道:“放心吧,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顶多他就把这二世祖给杀了。这可是大快人心的事儿呢。”

    陈露在后面用手指顶顶大蛋的后背。徐若薇听完心里颤抖下。都是什么家伙啊,动不动就是杀人。

    大蛋不理会后面两个女人讨论什么,他放下酒杯,半只酒瓶在朱成仁脖子上滑动几下。这一动作吓到朱成仁腿都软下来,整个人背对着大蛋跪着。

    “兄弟,有话好好说。先放了朱公子啊。”

    “是啊,兄弟,朱公子是跟你闹着玩的,你犯不上那么认真。”

    “朱公子别害怕。有我们在。”

    “对啊,朱公子你爸是局长,这小子绝对不敢对你乱来的。”

    几个打手劝着朱成仁。那模样就像大蛋已经被拉去打把。

    大蛋见到几个人,仅仅冷冷一笑,他酒瓶尖端移动几下,朱成仁脖子上面已经渗出血丝。

    “朱公子,你不是很嚣张吗?你不是势力很大吗?现在我让你找人来,我看看谁能救你呢。”大蛋说着他酒瓶一挥,朱成仁的脸多了一道血痕。

    伤口不是很深,朱成仁蜏餍声却响遍整个酒吧。

    “靠,有种杀了老子,你别划花老子脸蛋了。妈啊~痛死我了。”朱成仁愤怒的声音响遍整个酒吧。

    丝~丝~

    朱成仁说完脸上又添多两道血痕,大蛋冷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呵呵,原来你也爱帅的啊。那正好,我不杀你了。我要毁了你的容。”

    “毁容不好,毁容他有钱又去韩国整回了。最后用的还不是我们人民的血汗钱。”徐若薇抗议地说着。

    两个女警察就这样看着人质受着大蛋的欺凌,嘿嘿!悲催的一幕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