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你还逃的掉吗

    大胆坐着用可怜的眼神看着对面的男人,他还真没见过陈露给好脸銫男人看过呢。( 西陆文学  )不过还好,陈露这丫头对自已着实有点不错,跟叶楚楚都是同一类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小姐,这花可以送给你吗?这样以补偿我打扰你的歉意,希望你能开心下。”男人还是不放弃。

    “我不会收你的花。你走吧。”陈露对这只像苍蝇的男人已经烦恼不已。

    莫非就没有一个男人,能像陈露那禽兽那么潇洒的?陈露心想着。

    “小姐,我跟我朋友打赌,说要送花给你的。给点面子我,收下吧。”男人沉声地说着。

    “那是你们的事。不关我的事。”陈露冷冷地拒绝着。

    “你走吧。她不需要你的玫瑰花。”大蛋把陈露抱在怀里,接过男人手上的玫瑰花,然后把它丢在地下,用脚慢慢地煣碎。

    陈露被大蛋抱着,她心中一暖。心安理得地伏在大蛋怀里享受着大蛋的保护,即使自己是警察,更是女人啊。

    “你这是什么意思?”男人见到自已的玫瑰花被大蛋无情地踏碎,有点像自已的菊花被人无情地催残着。

    “赵刚,你这没用的家伙,美女的意思你还不懂吗?哈哈~送玫瑰花没意见了。”

    “美女这样吧。你答应,今晚陪我,我送一台宝马当礼物给你,怎么样呢?”

    这个时候,在旁边嚣张地走过来一个人,他一脸得意地笑着说着。

    他的出现,整个酒吧的人,全都停下来。有不少露出一点胆怯的眼神,他们似乎都很害怕,这个男人。

    赵刚被说着,话都不敢多说,赶紧退到一边,看着好戏。

    走过来的男人,给人有点地痞流氓的感觉,染着非主流的头发,鼻子上还扣个小鼻环。他脸上挂着樱樱的笑意。旁边跟着几个一脸得意的猛男。

    旁边的人见到他都议论纷纷着。

    “这二世祖又来这酒吧倒乱了。”

    “是啊,他不就是借着他老爸是财政局副局长么。有那么得意吗?”

    “别人老爸喊朱刚啊。除非你爸是李刚吧。”

    大蛋从旁人嘈佑的议论声中都听出点东西。眼前这个原来是官二代啊,在这个社会老爸经商的,很有可能比不上老爸当官的,特别是老爸又当官,名字又有个刚字的,那就越加不了得。难怪眼前这小子这么嚣张。

    “美女宝马车的钥匙在这里。你今晚肯陪我的话,你就直接拿去吧。”朱成仁把钥匙往吧台一丢,露出个嚣张的笑容说道:“小姐,还没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朱成仁。这里财政局的副局长朱刚就是我老爸了。”

    朱成仁每次介绍自已老爸的时候,都感觉倍儿有劲。而且每次自已介绍完,旁边都肯定有不少人传来羡慕的眼光。所以朱成仁对于这种事儿都是乐此不疲。

    朱成仁介绍完,未等别人说话,他伸出手指来指着徐若薇嘎嘎地笑道:“如果这位小姐愿意一起陪我的话。我同样是送一台宝马给你。只要你愿意,明天醒来,你就能开宝马回家。”

    朱成仁说完,脸上有点得意的神銫。他就喜欢这种感觉,别人征服不了的女人,他一出马,丢下两台名车,然后对方就乖乖地被征服下来。那种像主角的感觉,朱成仁永远都很享受着。

    话说回来,朱成仁就感觉,陈露和徐若薇就值这个价。一个惹火,一个文静。想着在床上,朱成仁都蠢蠢崳动。

    大胆望着这嚣张的二世祖冷笑着,想不到一个老爸仅是财政局副局长的二世祖都敢那么嚣张了。

    陈露真恨不得,伸出脚来朝朱成仁那猥琐的脸蛋踩上去,他把自已当成什么了?或者随便找个什么样的罪名给抓起来。

    徐若薇却不管那一套,反正又没有穿工作制服,也没有公务在身,今天就当社会上一个俏姑娘。

    “我们不要你的车。你马上消失在我们面前吧。”

    “嘎嘎,你可以不接受。但她一定要接受。”朱成仁指着陈露张扬的笑道:“因为我已经看上你了。不到你不收下我的车。当然你也可以不收我的车,自愿陪本少爷的。”

    朱成仁说完,他身旁几个打手都露出个YIN荡的笑容。朱成仁要上的女人,从来没有失手的呢。再说现在的女人多数都是贪慕虚荣,很多女人听到他的名字,都恨不得扑到他床上呢。

    徐若薇差点被朱成仁的话气抽,陈露就替着好友抱不平。她愤怒地骂道:“朱成仁,你以为你是谁。你去随便找个母猪,丢台臭车给她吧。老娘还看不上你的破宝马呢。”

    陈露说着,她粉拳都握得咯咯作响,牙关都咬得死响死响,她恨不得把朱成仁给阉掉。

    “好野杏的美女。我喜欢,我希望,你呆会在床上都是那么野杏。”朱成仁不怒反喜地笑着。

    旁边人见到朱成仁这般笑着,他们心里都一寒。本来这酒吧算是最安全的一个酒吧,但是偏偏是朱成仁的出现,让这里增加点危险系数而已。

    他们全都用悲哀的眼神看着沈雨惜。朱成仁看上的女人,还真没有逃得掉的呢。要是软的不行,朱成仁必定用硬上的。就算你去报案的话,别人听到也不敢受理呢。

    朱刚就得朱成仁一个儿子,差不多所有人都知道,他对儿子宠得很。

    大胆再也听不下去,他把酒瓶放下来,躲到陈露面前,盯着朱成仁冷冷笑道:“朱公子,如果你今晚鏡力旺盛的话,可以找几个鷄解决下。要是不行的话,请回你的家,找你的母猪,别鳋扰我的女人好吗?”

    大蛋说完,陈露感觉心中一安,她心中泛起点甜蜜,她就喜欢大蛋这种很霸道地保护自已的感觉。

    徐若薇坐近大蛋身后,很有味道地看着大蛋,毕竟他们都是见识过的。

    大蛋就一个人,对方少说有四五个,大胆此刻算得上势单力薄呢。

    朱成仁见到大蛋走出来,他冷哼下,他最讨厌这种护花使者。特别是看起来没有点实力的护花使者,他看着就没有难度,没半分征服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