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你去我家提亲吧

    “你真讨厌!我又不是小孩子!我知道!”刘思雅轻柔的说道:“我见到你的那一刻就喜欢你了,只是碍于我们的身份!我是老师,你是学生!唉!可是我的心里会不时的想着你!是真的!”刘思雅真诚的说道。

    “我也喜欢你!我早就想上你了!”大蛋的话更加的直白。

    “讨厌!”刘思雅的脸蛋更红了,“你叫我老婆!呜~老公,我叫你老公,緡们俩的时候这脺餍!人家爱你!爱死你了。”刘思雅重重地抱着大蛋的虎腰,拼命地说道。“人家不要跟你做师生关系,也不做姐弟关系,我就要你爱我,我要你爱我呢。”

    或许是生病的原因,女人感情温柔细腻的一面,在刘思雅的身上全部体现出来,她的情绪波动很大,此时和平时判若两人。

    刘思雅说的话,大蛋都明白什么意思。可是大蛋却暗暗一痛,他还没有信心组建起一个家庭呢,更何况这么多的女孩子,那得是多大的家庭啊?

    大蛋拍拍倒在自已怀里猛烈地哭着的刘思雅。他语气变得略带沉重地说道:“思雅,这种事情。我们以后再谈好吗?眼蟼愵重要的还是你的病呢。”

    “不要。”刘思雅却激动地拒绝大蛋的要求。

    她已经是双手抱住大蛋的脖子,她带着泪水的脸蛋,狠狠地亲了大蛋两下。她满带哀求地说道:“亲爱的,你爱我吗?”

    “恩。爱。”大蛋简单地回答着。这也都是大蛋心里最直接的想法,每个女人他都爱。

    “那,到时你会去我家提婚好吗?”刘思雅可怜地说道:“要不你到时上我家跟我爸说。你去提亲。”

    大蛋的心动了一下,但是他这么小,能行吗?难道又要扮演一个大款的角銫吗? “思雅,我们今天不谈这事好吗?等你病好了,我们再谈。”大蛋还在婉转地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个事情有一点遥远,毕竟大蛋还很年轻,她们的关系还需要进一步的发展啊。

    “哼~~你根本就是骗我的。你一点都不喜欢我呢。你就把我当成一个可有可无的玩物。”刘思雅情绪波动还是很大,并且还敏感得很。她放开大蛋,自已就躺回被窝里面,生着闷气。

    “思雅,你一整天没吃东西了吧。想吃什么。我去买。”大蛋轻叹下说着。

    “哼~”刘思雅冷哼下,拉过被子盖住头部,懒得理会大蛋。

    “恩,你不需要我。我先走了。”大蛋站起来笑道。

    刘思雅盖着被子一阵子,她听到没有回音,她就拉开被子来看着,她发现大蛋已经不在身边。

    哼,还说爱人家。这就转头走掉了,刘思雅想着想着泪水緡屈地流下来。

    她把床上的枕头往外一丢,嘴上还拼命地骂着:“死大蛋,臭大蛋。就这样把人家丢在这里。哼~~不就是说说那事情么,有必要生气嘛。烂男人!我你!”

    刘思雅骂了不知多久,她把平生所学骂人的词汇,全都用上。她还是觉得不够,她还恨不得百度一下,学习更多骂人的话,用来诅咒大蛋这个没良心的。

    刘思雅正骂得起劲的时间,房间门再次被推开,而大蛋就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粥出现在房间里面。

    “思雅,你要骂人,也得吃点东西,才有劲骂人啊。”大蛋嘿嘿地笑道。

    沈雨惜还真的没想过,陈欢还会回来,并且还是送了一碗热腾腾的粥回来。

    她心里是深深地感动,可是她脸上愤怒的表情,还凝在那里,她一蟼愑都不知道,是气好,还是笑好了。

    大蛋似笑非笑地走到床边。

    “亲爱的思雅老婆,你楼下的瘦肉粥不错,我他弄得热热的,送上给你吃。”大蛋吹着碗里的热气。

    大蛋知道,女人就是这样,哄哄就好。加上,大蛋对刘思雅还是有点动心,只是现在自己无法给她一个庄严的承诺。

    刘思言两眼怔怔地看着大蛋,她只顾骂人,没想到大蛋会回来。她小嘴巴不由得微嘟地说道:“不要。我才不要吃呢。”

    大蛋手上那碗热腾腾的瘦肉粥散发出来的香味,已经弄得刘思雅,肚子谗虫大动,可为了自已的面子,刘思雅还是拒绝大蛋。

    大蛋呵呵一笑,他不理会刘思雅的拒绝,而是把热粥放到床头,㊣(4)他用手把刘思雅抱起来,后面还拿着枕头帮她枕头,让她整个人可以侧身坐在床上。大蛋还很细心地,扯着被子,帮她盖上。

    “大蛋,你这是干什么?”刘思雅像征杏地挣扎下,她发现挣扎不过,她就任由大蛋摆弄着。

    大蛋把热粥端到跟前,吹着气说道:“瘦肉粥,赶紧吃点。你身子现在虚弱得很,你需要补补了。这粥可是你最有营养,吃了后身体恢复的快。”

    “我不饿。我不吃。你要吃就自已吃。”刘思雅拧过头去,尽量不看那碗充满诱.瀖杏的瘦肉粥,要是喝了就代表原谅他了,刘思雅觉得自已才没那么傻呢。

    但是刘思雅的肚子却很不争气地咕噜咕噜地响了起来。

    “刘思雅。”大蛋有点来气。他轻斥着刘思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你在家就是个懒丫头,你说你这两天吃什么?吃那些没用的零食,还喝饮料。我命令你,马上给我完这碗粥。”

    大蛋强硬的语气,跟之前的温柔有很大的落差。刘思雅有点接受不了,她紧闭着嘴巴,拼命地摇摇头。她发现大蛋眼睛里的凶光时,她才委屈地说着:“身体是我自已的,我要你管吗?反正我说我不饿,难道你也要我吃吗?”

    说着,刘思雅的肚子又很应景地响了两声。刘思雅真有种把自已肚子打掉的冲动。为什么响得总是那么不合时宜。

    “不行。”大蛋跟刘思雅倔下去。

    大蛋把刘思雅的身子板正过来,他带着凶狠的语气说着:“刘思雅,我现在警告你。你的身体是我的,你必须得给我吃东西。我可不准你胡来呢。”

    “我就不吃。你怎么样?”刘思雅小嘴巴嘟得老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