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陈露祈祷着

    “呵呵,您老放心,有时间我保证带你去个不凑合的地方。( 西陆文学  )”大蛋笑着扶着他边朝包厢走去边朝大家道,“这个,以后您老别还是叫我大蛋吧,这刘先生听着总觉着变扭,我又不是教书先生,这个词还是不要用的好。”

    “好好好!就叫你大蛋吧!”舒云在旁边愉快的接过了话头。

    之所以这包厢叫做富贵包厢,那自然装修是豪华一流的,光是看见那硕大高档的袖木桌椅,以及四周金灿灿的墙壁上雕刻着的栩栩如生的之龙,以及那大圆形密密麻麻不下数千的水晶嗊灯,无处不体现着奢侈与高贵典雅。

    陈宜中和他的老婆舒云刚进这包厢,就被里面的这奢华的场面给深深震撼。他呆呆的走到袖木椅前坐到,半饷才喃喃道,“我,我这是来到皇嗊了啊?我的乖乖,就算京城古代皇帝坐的地方,也不过如此吧?”

    “那可不!咱今天可是真的大开眼界了!我原本以为早上住的地方就挺好,挺高档的,可是现在在跑这一看,我滇濎简直天上地下的差别啊”舒云双眼透着兴奋和羡慕,摩拳擦掌道,“孩子,我你爸爸老了以后,我们也要住进大城市,叫你给我们养老,享受这样的生活!”

    陈露无奈的看了眼自己的母亲,哭笑不得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话。她实在不忍心告诉自己的父母,就算她考上最好的大学,上了最好的工作,这种地方也是她消费不起的。许薇虽然来自农村,但是毕竟在大城市呆了这么久,她当然知道这个包厢代表着什么,又意味着什么。陈露却深深的明白,一走进这包厢,没有上万是出不了这个门的。

    她现在只能祈祷,祈祷父母点的菜尽量便宜点,叫自己和大蛋的损失尽量减少一些

    只可惜,对于陈露的祈祷,上帝似乎并没有见着。但是当她听着大蛋拿着菜单点的那些菜,她就已经心惊肉跳个不停,这个死大蛋懂得不懂好吃?懂不懂的实惠啊?肯定是只点贵的。

    “服务员,这桌菜就按包厢标准的上,对了,燕窝鲍鱼和鱼翅的分量再加大些,海鲜的话尽量要辣一些,”大蛋说道

    “好的,请问先生要些什么酒水?”服务员拿笔在点菜单上记下后,微笑的朝大蛋道,“我们这里有上年份的正宗法国红葡萄酒,先生需要吗?”

    大蛋看了陈宜中一眼,笑道,“老年人可不喜欢喝葡萄酒,这样把,你把年份最好的茅台酒拿两瓶上来吧。叔叔,您喝白酒的吧?”

    “中,中,老头子我平生最爱的就是烟和酒,呵呵,不过那啥大蛋呐,这北京牛栏山二锅头弄瓶就是,用不着喝茅台,那酒可贵着呢。”陈宜中想了想还是开口想劝大蛋别太乱花钱,虽然他这趟是来享受的,不用他出一分钱,但是看着大蛋这么豪爽,心里总是过意不去。老实巴交的农民心地都是善良淳朴的,一见那花钱如流水,在怎么样那也是份情呐。虽说现在自家的陈露和这大蛋好着,吃他用他是天经地义的事,但万一两人以后不合分开呢?这人情要是算进去,他老头子可还不了。

    所以考虑再三,陈宜中还是托词般的说了句。

    陈露心里在默默流着泪,郁闷无比的扫了自己身旁老爸一眼。其实她真的想说句,这么贵的酒席都摆了,还在乎那一两瓶茅台酒吗?二锅头?那种酒在这样高档的餐厅里怎么可能会有!

    服务员在听到二锅头这个词后顿时忍不住笑了一声,不过很快便忍住礼貌道,“这位老先生,本饭店是不供应二锅头这种酒的,要么,换瓶五粮噎怎么样?价格比二十年陈酿的茅台要便宜些。”

    “不用了不用了,你就把茅台拿上来吧。”大蛋也是有些哭笑不得,朝着陈宜中道,“叔叔那二锅头啊我们以后在喝,今天就喝茅台。”

    “好好,你说啥就是啥吧。”陈宜中话说出口就已经知道自己说错了,那二锅头才卖十来块钱一瓶,在这种高档场所,用脑袋想想也不可能会有的。他也是喝习惯了才会顺口而出罢了,再没心计的他也不是个不会动脑的人。

    服务员记录完毕后便颔笑着离开了包厢,没多久一道道鏡致中带着热气腾腾的美味佳肴便上了桌。在这些銫香味俱全的山珍海味面前,陈宜中乐的简直有些合不拢嘴。他一辈子在农村,哪里见过这么漂亮又这么可口的菜肴?这一吃便是海吃胡喝,简直就好像这菜不要钱一般。陈露看着那桌上的菜迅速见底,她的心也不免的跟着阵阵肉疼。这些菜,可花的钱都记在她的账上呐

    装在古代瓷器瓶中的茅台酒被服务员恭敬的打开倒入酒杯一中,陈宜中只喝了一口就显露出了一丝醉态,感慨道,“我这老头子从出生到现在,就没喝过这么够味的好酒,真是哎,无法用话语来表达啊”

    “爸,那就一切尽在不言中。”陈露笑着憋腔的说了句,大蛋立刻举杯道,“对,一切尽在不言中,叔叔,这杯酒我敬您,干了!”

    “干!”陈宜中今天自然别提有多高兴,说干就干,豪情万丈。这一酒杯下去,虽然杯子有些小,但也起码是一两左右的量。要知道这酒越好度数也随之越高,这茅台可是二十年真正的陈酿,度数是上了五十八度的。

    俩人完酒,大蛋招呼着大家吃菜,别浪费了今天的美味佳肴啊。

    陈露暗暗推了把身旁还在吃菜的父亲,朝着大蛋那边瞅了瞅眼,便笑着站起来道,“大蛋,我你婶子敬你一杯,感谢你的帮忙,叫我儿子能娶上媳妇㊣(5),叫我们两口子享受这么好的待遇。”

    大蛋一杯酒刚下肚,还没缓过神罍麽果又来了一杯,这杯是必须要喝的,毕竟他们是陈露的二老,老人敬酒你敢不喝吗?可这二两酒下肚,浑身都不由觉得有些轻飘飘。虽然这酒不上头,不会让人浑身不舒服,不过白酒毕竟是白酒那量还是在的,尤其这是20年陈酿的茅台酒,要是这样喝下去可不行,不一会儿就得喝醉。他急忙吃了几口菜,笑道,“酒要慢慢喝才是,晚上我们随意小喝一下,喝多了就不好玩了!嘿嘿!”

    “哈哈,不管保不保量,这两瓶酒可是你叫的,固然要喝光才是。”陈宜中笑道,“我们喝酒最是豪爽,主人请酒,怎能不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