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你还想要吗

    陈露没有想到大蛋还会有无辜的眼神望着自己,看着自己和大蛋的姿势,内心泛起阵阵的春嘲,看着大蛋的眼神都变的温柔娇媚了许多,眼角眉梢带着小女人的幸福,和做警察的干练判若两人,大蛋也发现陈露娇琇的样子更加的迷人。( 西陆文学 】

    “开心!你呢?开心吗?现在下面还疼不疼啊?”大蛋关心的问道,他看到陈露的腿上还有丝丝的血迹。

    “当然疼了!我的身体还在不停使唤的抖呢!你这家伙也太大了!”陈露柔媚的说道。

    “不喜欢大的啊?要是花生粒那么大,你还不气死啊?嘿嘿!”大蛋坏坏的笑道。

    “去你的!大蛋我问你,你打算怎么办呢?我现在是你的人啦!”陈露跟其它所有女人一样,只要跟男人上床那个之后,都会有一种莫明其妙的不安全感,生怕这个男人会不要了她,毕竟没有一纸婚约作为约束。

    陈露突然问出这个问题,真叫大蛋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对于大蛋来说他要上的女人多了,答应她?那以后自己该如何应对呢?

    “美女姐姐,你知道的。我们都是成年男女。”陈欢想解释下。不是陈欢不想负责,他只是想打消陈露内心的愧疚感和紧张感。

    “好。不用说了。我明白的。”陈露脸銫微变了一下。她阻止着大蛋说下来,她扯动蟼愒已身上几处破洞的衣服,把重点内容遮住之后,她就坐制凁来。

    美人落幕,模样幽怨得很。

    大蛋的心被揪了下,是自已解释错了还是陈露理解错呢?

    “美女姐姐,其实我想说…”

    “大蛋,我不要听你的解释。你不要过来。我清楚,我们都是成年男女。这种事情很正常的,是吧?即使我怀孕也和你没有关系!”陈露再次打断大蛋的话,她这时已经把房门打开,退身到门外,站直,她还顺手把被推翻上去的短裙扯了下来。

    差不多整理好之后。缓缓滇潷起头,陈露一双冷漠而冰凉的眼睛盯着房子内的大蛋冷冷地说出几个字。

    “你走吧。我不用你负责。”陈露有点心灰意冷地说着,只想自己认错了人,觉得大蛋是一个不敢担当的小男人,其实自己并没有要大蛋为自己承诺什么,可是这个时候,大蛋哪怕只是敷衍自己,也不要吞吞吐吐的这个样子给自己。

    她算是明白这个冤家了,既想玩弄女人又不想承担责任,还担心害怕女人缠着他。所以她宁愿委屈自已,也要给大蛋一个好印象。免得让大蛋难做。

    “陈露我…”大蛋如梗在咽。

    “快走吧。你不要再解释了,我现在不想再听你解释,再不走我就生气了。”陈露的脸完全冷下来。她恐怕在大蛋嘴上说出的是伤心的话。其实她更害怕,大蛋说出的是窝心的㊣(4)话,这可能让她再没办法把大蛋戒掉。

    陈露表现出这个脸銫,一双眼睛冰凉冷漠,根本不再看着大蛋,大蛋也没敢接下去。女人的心思太难猜了。打蛋不想猜下去,猜也猜不懂。

    默默地把他小兄弟工具收回来,拉上裤…链。

    “陈露那我我走了…”大蛋整理好之后。对着陈露说一声,说完之后未等陈露反应过来。

    大蛋就蹬蹬蹬地跑下了楼。

    见到大蛋没了身影,陈露再没办法假装下去。

    “呜….”陈露依偎着在房门上面,边哭泣着,边滑了下来。

    她没办法再控制自已的感情。直到大蛋跑远那一刻开始,她感觉自已已经有点开始崩溃了,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感觉,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自己一会儿怎么去见父母呢?刚刚领来的男朋友,就这么没有了吗?

    深情难控,陈露是喜欢大蛋的,不,应该是爱着大蛋的,如果不爱就不会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大蛋,她还为了不让大蛋讨厌自已,而牺牲了自已的感情和身体滇澺痛。

    陈露还在呜呜地掩脸哭着,她突然感觉身上一暖,肩上已经多了一件有熟悉味道的衣服。同时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搭到陈露的肩膀上面。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

    “陈露,你放心。我会负责任的。”

    陈露听着,她整个芳心都跳动起来,这冤家不是走了吗?为什么会突然回来。而且还说着那么让人动情的话。

    冤家啊,人家难才舍的,现在他跑回来,以后叫人家怎么还舍得离开他呢?

    “呜~~”张芸如没办法再控制自已的情感。整个人扑进陈欢怀里,嘤嘤地哭着:“死大蛋臭大蛋,坏大蛋,你走啊走啊,干嘛还要回来呜呜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