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是果真是个人物

    两个都是怪人,林家城位感无奈,跑进旁边一个小房间,拿出两包o型转出来。

    他都不敢大意,拿着狂雄的血,跟o型转融下,发现融合在一起,接着才跟狂雄接上。

    接上血包之后,他就赶紧帮狂雄止血缝合着伤口。

    “***,痛死我了,你不会打点麻药吗?”

    “没有麻药。”

    “尼玛啊,坑爹啊。要死了~~”狂雄躺在病床上有气无力地怒骂着。

    狂雄可能觉得太丢脸了,最后他咬着牙,让林家城硬缝着。

    林家城都很佩服狂雄的勇气,忍受这种剧痛,竟然到最后连半声都不吭,而且还看着他用针的。

    对于这两个人,他越感兴趣。

    敢去打钱万通主意,还张狂成这模样,单是大蛋那狠劲,都让他觉得,这两个人绝非是普通人。

    大蛋看到狂雄没多少事,他就掏出手机打起电话。

    先是通知大黑等人做好准备,防止钱万通突然出手。然后再簢思辰商量下细节之类的东西。

    直到打完一通电话之后,大蛋才辈心地抽出一根烟给自已燃上。抽着烟,大蛋好像想到什么东西。他就连忙打起一个电话。

    “喂,梅梅么?嘿嘿,是我。我超想你了,呵呵,没有,我是那种有事才找你的人么?当然不是。”

    “咳,是这样的,我刚才发现有黑帮血拼呢。”

    “对,对,对就在钱万通家里。什么?那当然不关我的事。我像那样的人么?”

    “我是专门路过,向你报料的呢。你赶紧去看看吧,有命案发生呢。恩,就这样了。拜拜!”

    大蛋打完电话给杨梅,他感觉全身心一松。有杨梅带队去钱万通那里看下,估计钱万通今晚都不能走什么了。

    大蛋打完电话之后,林家城也拉开病床的帘子。

    “这里不能抽烟的。”

    林家城看到大蛋在抽着烟,他露出点不悦,指着墙上禁止吸烟的标志说道。

    “芘,谁说不能吸的。赶紧给我来根。”狂雄输过血之后,他脸銫好了不少。他忍痛咬牙向大蛋笑道。

    大蛋不理会林家城厌恶的目光,点燃一根,然后递上去给狂雄。

    狂雄咬着烟头,他就像某的瘾君子那样,用力地吸了几口。

    “痛快,太痛快了。哈哈~~”

    吐出几个烟圈之后,他又狂笑着。

    “老子早老就想进钱万通的窝里大闹一番了,没想到今晚实现了。真是爽啊。”狂雄不由自主地感叹着。

    “你最好别笑那么历害,万一扯裂伤口的话,我就不帮你缝了。”林家城告诫着狂雄。

    “老子,命硬。死不了。”狂雄口硬地答着。但他还是停止了笑声。

    大蛋看到狂雄没事,他看下时间。都差不多要离开了。

    “医药费多少?”大蛋向林家城问道。

    虽然是不自愿的,但是大蛋都觉得有必要付点。

    林家城没想到大蛋这个像暴徒一样的人物,还会问自已医药费。自已不死,都已经很好运了。

    “五万块。”林家城开出他平时的价格。

    “我靠,输两包血,连几道伤口。五万块,你不如去抢。”狂雄第一个骂起。

    “好。”大蛋让狂雄安静下,他在旁边拿出一张纸笔,在上面写上五万块。他把纸条递上去:“这五万块,我欠你的。明天你去我那里要。”

    随便拿着纸条,开出五万块。明天喊自已上去拿,林家城认为眼前的人,肯定是疯了不成。就写个数字就变成钱了?

    “你以为你是谁?你说这里值五万块就值五万块吗?”林家城拿着纸条往边上一丢。

    自已作为一个黑医,平时都够黑心了,没想到这人比自已还要黑心,随便写张纸条就想打发自已了。

    大蛋不理会林家城的动作和愤恨的眼神。他拉起被单报上狂雄的身体,把他在病床上扶下来。

    扶着狂雄走了两步之后,大蛋才回过头来盯着林家城笑道:“我的名字叫大蛋。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你拿到这张纸条来,明天就会有人给五万块你。”

    大蛋?西城老大?

    林家城听到这个名字,他的心房急速颤抖下,最近这个名字,他听得太多了,都快听到麻木的地步了。

    现今在道上的,大家都知道出现了一个叫做大蛋的狂人。

    林家城还知道他是出自西城的,他一直想有心认识很久了,没想到今天他突然在自已诊所。

    这不得不喊林家城震惊着。

    直到大蛋扶着狂雄上车,车子远离之后。林家城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

    接着林家城慌忙地从地下捡起那张大蛋亲手写的纸条。他紧紧地捉住那张纸条,带点可惜地说道:“我还以为有谁那么历害呢,没想到真是他啊。哎~错过了认识这位西城老大的机会。”

    想着林家城都不禁有点后悔了。

    要是知道他是大蛋的话,林家城连医药费都不敢要呢。回想着大蛋的一举一动。

    林家城望着门口外面,他轻叹道:“果真是个人物。”

    大蛋把车子开到狂雄指定的地方。效外的一幢家居处。估计这也是狂雄的窝点之一。

    “到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大蛋把车子停下来。他望着狂雄笑道:“今天死不了,明天应该杀鷄还神了。”

    大蛋轻松地说着,狂雄倒是用点为难的神銫看着大蛋,一路上他都是在吸着烟,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又说不出口,有点如梗在咽的感觉。

    “欢~欢~哥!”狂雄动动嘴滣。他还是很为难地吐出这几个字。

    整个路上,大蛋都没有提之前在盛江桑拿城的事情,怎么合并青木堂之类的。直到这里了,大蛋还是半个字不提,狂雄感觉有点失落。但他都觉得大蛋是个真君子,害艂愒已为难,他才没有提而已。

    大蛋拍拍狂雄的肩膀:“要是不习惯就别叫了。如果你不愿意,以后我们各行各路,今晚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

    “只要你以后,别以我为敌就好了。念在今晚一起出生入死过。”大蛋豪爽地笑道。在他眼中,之前发生的事情,好像过眼云烟般,根本不值得一提。

    但狂雄却不是这样看的,大蛋这样说着,他倒有点自惭形秽,认为自已太小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