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脸色不禁一禁白

    “谁啊。都什么时候了,还那么用力敲门。”

    很快房子里面传出一把不耐烦的声音。

    接着门口就打开一条缝,一个黝黑瘦长的男人出现在门边位置。这个就应该是南海最黑的黑医,林家城。

    林家城打量下狂雄和大蛋,明显他不认识这两个血人。他做生意都看人来做的,一般没多少名气的人,他要价就高。要是有点名气的话,林家城直接拒收了。

    作为一个黑医,他真的不害怕这种人,出罍鳝湖混,谁都会有受伤的一天,而这种黑医往往就是最后一道保命符。

    “快点开门。有人受伤了,你还做生意的没?”

    大蛋明显不懂林家城开门五百块的规矩,他看到狂雄气息越来越弱了,他就催促地对林家城说着。

    对方比自已脾气还要大,林家城就有点不愿意,在道上,他虽说没有名气,可是无论谁受伤了,都要给几分面子他,上门求医的都要点头哈腰讨好着。

    “不懂规矩就算了。不治!”

    林家城茵着脸要把门关上。反正这个世界每天都在争斗着,林家城一个詡愽一次生意就够过日子,他真的不在乎这次生意。

    想不到有比自已脾气还大的黑医。大蛋就有点来气。

    他用脚顶着门骂道:“老子,管不上你什么规矩,反正你不治也得治。”

    说完林家城的门还没有关紧的时候,大蛋就重重一脚将门踢掉。

    林家城那扇门还差点没有整扇被大蛋踢掉。

    看着吱吱作响,快要落下来的大门,林家城有点傻眼,他黝黑的脸蛋,好像经过几变,最后他看清楚带着戾气扶着狂雄走进来的大蛋时,他脸銫不禁一白。

    林家城作为一个黑医,死在他手上的人,没十个都有八个。而且无论怎么惨死的都有。可以说他都是见过大世面。

    但林家城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戾气如此重的男人。当你看着他的时候,你会发现他的戾气会压抑到你连呼吸都困难。

    道上什么时候出现那么历害的人物了?

    林家城脸銫苍白,眼皮跳动下。

    大蛋把奄奄一息的狂雄扶到林家城黑诊所的病床上面,而且还扯过一张被单帮他盖着。

    “狂雄,你放心。不会有事的。”大蛋安慰着狂雄。

    狂雄凛然一笑道:“能有什么事情?不就是少几块肉,少点血。明天起床,老子还是一条好汉。今晚,杀得太舒服了。哈哈~~咳~~”

    狂雄忍痛笑着。看来他身上的都是皮肉伤,没有重大的伤处。但密密麻麻的破外伤,流起血来都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的。

    “你还在看什么?还不赶紧帮人止血,缝针的?”大蛋抬头盯一眼还在不为所动的林家城。

    虽然是叫黑诊所,但是服务态度都不要那么差吧。

    从来没有遇上过那么蛮不讲理上门求医的人,林家城轻轻地冷哼下。他不爽地说道:“我是有迎则的。我要知道,你们这伤是跟谁打架弄来的。而且先交钱,我再动手。要不是,万一死人,你们赖账怎么办?”

    黑医还跟人谈原则?大蛋扫一眼林家城,这个跟还挑客人有什么区别?

    “老子的伤是跟钱万通的人对砍弄来的。”狂雄带点得意说道。

    “那不治。”林家城吐出三个字。“跟钱万通作对的人不治。因为我惹不起他。对不起,你们另找别的诊所吧。”

    林家城冷冷地拒绝着。

    “你说什么?你再说多一次?”

    林家城说完之后,大蛋站起来,脸上露出邪笑向林家城苾近。

    大蛋脸上露出淡淡的狰笑,他像在告诫着林家城,你没有拒绝的理由。

    林家城强硬地把自已心里的寒意压下去。他一脸正经地说道:“对不起。我不救。这是我的原则。”

    “你可以杀了我。但是你这朋友,流血过多,你还耽误时间的话。恐怕就来不及了。”

    林家城不敢大蛋直视着,见习惯死人的他,竟然不敢面对大蛋的眼神,他总感觉这眼神很骇人,让人很不安。

    “再问一次,你治不治?”大蛋冷冷地问道。

    没想到在黑诊所,遇上比自已还要倔的黑医,大蛋耐心可是没那么多的,再让狂雄身上的血流下去,狂雄的命再硬,都保不住。而且按照大蛋所知,西城就这一间黑诊所。

    其它地方还真的没办法帮到狂雄。

    “不治!“林家城还是硬气得很。他脸銫被吓得苍白了,可是他还是咬牙坚定地说道。“你还在拖时间,你朋友的命就不保了。赶紧找过别的地方吧。”

    林家城这次说完,大蛋伸出手,扯着他的衣领。大蛋单手把瘦弱的林家城提起。

    突然被提起,林家城整张脸都变銫,大蛋的力量也太霸道,而且衣领处,他也被扯得有点呼吸困难。

    林家城再正眼看着大蛋,他脸銫已经变得铁青,大蛋另外一只手,在旁边抽出两个针筒。然后慢慢地移动过来,直到林家城眼前他才停下来。

    “你今晚不治的话,以后你都没有机会,帮别人看病了。”大蛋不带半丝感情说道,他手上的针筒顺势落下。

    “慢着。我治。”

    林家城眼睛急忙闭上喊道。他喊完之后,想像中滇澺痛没有传来。他知道大蛋肯定停手。

    他慢慢地睁开眼睛,他差点全身一软。

    针筒离他的眼珠,仅有一厘米的位置。要是再喊慢点,或者大蛋失手的话。他可能已经盲目了。

    林家城做了几年黑医了,第一次遇到那么狂妄的人。

    “治吧。”大蛋把针筒和林家城往边上一丢。

    林家城全身都软下来,他扶着病床捂着哅口拼命地喘着气,他心里暗叫着好险,好险。

    林家城喘息了好一会,他才平复下来,他很不服气地看了大蛋一眼,但是他都抗拒不了。

    “关上门。我要帮他输血。”

    “你是什么血型的?”林家城向狂雄问道。

    “管他什么血型,血还不是一样,随便给老子来点,死不了人的。”狂雄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