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谁还还敢上

    “***,别说那么多。“狂雄拍着桌子站起来,怒骂着:“老子就不信邪了。”

    “干掉他们。”钱万通转身对着后面的手下冷冷吩咐道:“不惜任何代价。谁先干掉他们的,青木堂堂主之位就是谁的。”

    “杀啊!”

    听到钱万通这句话,后面的手下顿时像红了眼般,今天自已这边人多势众,要砍掉两个人有何困难呢?

    所以谁都不甘心落后于别人,拿着武器红着眼,疯狂地对着大蛋和狂雄冲过去。

    瞬间大蛋的狂雄被人围攻在中间。

    “干你妈的。老子不发威,当老子是病猫。”

    狂雄看到前面的人冲近,他掀着茶几,向前面的人直撞过去。茶几冲过去之后,他捞起地下的一把刀,对着那群人就狂劈着。

    狂雄能坐上青木堂这个位置,能让钱万通如此地忌惮,绝非是一辈人。

    他发起狂,拿着刀来狂劈着,还真的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英雄气势。

    面对疯狂的狂雄,他们有点犹豫不决,狂刀之下被砍伤几个人。

    后面涌上来的人,倒是被大蛋一把大砍刀拦截下来。

    叮!叮!叮!

    大刀跟别的武器撞击在一起,撞出火花,还发出清脆的声音。

    大蛋一推一抽一拉。

    “啊~~”马上有两个受伤痛苦倒地。

    今晚对大蛋来说消耗都是极大的,他能拦下几个人的攻击,都有点接近极限了。眼前还能放倒两个人,完全凭借的是速度。

    “***,有种冲过来啊。”

    伤了几个,把身后的人击退之后,大蛋把刀一放,脸上露出点狰狞的笑意,看着后面的人笑着。

    大蛋这一笑,倒是把后面的人吓得不轻,他们见识过大蛋的历害,太早上前的话,那只会是送死。何况大蛋出手向来都是霸道得很,而且还很干净利落。刀刀要人命,绝不拖泥带水。

    他们犹豫着,大蛋正好借着这时机,恢复点力气。后面钱万通都不知还会派多少人来,必须得保存着足够滇濆力,杀出钱府。

    大蛋站在边上,单是用眼神,都能把一群人牢牢地控制住。这样的场景着实让人吃惊。

    “上啊。杀掉大蛋。重重有赏。“

    退到楼梯的钱万通他疯狂地大喊着。气势弱于别人的话,那就根本没有机会干掉大蛋。

    还真有两个人听到钱万通的呐喊。两个举着武器对着大蛋出手。

    “嗖!嗖!”

    大蛋快刀一起。两个人再次惨叫地倒下来。

    尼玛啊,谁说大蛋不历害的,那么牛b,谁还敢上呢?

    “来啊。”大蛋向他们招招手。

    其实大蛋就是要造就这个效果,无论他多累,他都要争取一击放倒敌人,给敌人造成具大的心理压力,只有这样他才轻松点。

    “妈的,先干掉狂雄。”

    洪兴的小弟们,懒得跟大蛋纠缠了。而是看到狂雄快要倒下,他们全都扑向狂雄。

    大蛋转眼看着狂雄,狂雄还真是危危可及了,狂雄的打法完全就是不理会防守,而是靠着血杏和疯狂,去拼命攻击对手。

    这样造成的效果就是敌人也被干掉不少,可是自已身上也受了不少伤。

    加上之前大蛋造成的,狂雄现在身上的血迹可算得上恐怖得很了。

    “拦住他。干掉他。不能让他过来。”

    在楼梯处的钱万通看到狂雄不要命地向他那个方向前进着,他用尽所有力气大喊着。万一真的给狂雄接近的话,他很可能都会受到伤害。

    狂雄已经像失去理智的疯狗,此时见到谁就咬谁一口。

    钱万通还寄望于援兵到来,没想到的是,情况变化得太快。援兵没有到,这里就被大蛋和狂雄闹得翻了天。

    “尼玛,姓钱的,老子今天就要劈掉你。老子忍你很久了。”狂雄拿着刀往前冲着。

    他手上的刀都已经开了几个口子,上面还挂着布条,肉碎,鲜血之类的,看着十分惨烈。

    “嘶!“

    就在狂雄往前踏上一步,他背后突然劈下一刀。

    刀子落下,把狂雄后背拉出一道口子。

    情况危急。

    此地不宜久留了。

    大蛋拿着刀地杀到狂雄身边,扯着还浑然不知痛苦的狂雄。

    “狂雄,走。”

    “尼玛,老子还没杀够。”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大蛋急道。“以后再杀。”

    “好。”狂雄都还算清醒。他可不想把命丢在这里。

    大蛋一句话,他就转身跟着大蛋往门口处杀去。

    两个疯狂的人,要逃跑。那绝对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嗖!嗖的两刀就开了一条血路。

    “拦住他们。拦住他们。别给他们跑了。”钱万通急忙地大喊着。

    可回应他的,只有手下的惨叫声。

    “吼~~”

    大蛋和狂雄跑出屋子外面,跳上之前开来的车子,一个甩尾就冲了出去。

    之前大蛋没有熄火的原因也就在这里啊,等在此刻逃跑的时候用上。

    大蛋开着破车,铁门甩下,拦下不少人。然后他就绝尘而去。

    后面跟出来的人,仅能看着大蛋那辆发狂的破车消失在夜空里。

    大蛋载着受伤的狂雄,没有往医院赶着。而是找了一间处于西城偏僻位置的黑诊所。

    这个时候,钱万通肯定派人在各大医院守着,只要大蛋和狂雄出现,那必然会不计任何后果,将两个人消灭掉。

    对于钱万通来说,最小的损失就是灭掉两个人,让青木堂不敢乱动。

    何况狂雄身上那么多刀伤,必须有专业的医生缝针,止血才可以,要不是狂雄小命都不保。

    这间黑诊所是大黑介绍的,据说这是西城最黑的诊所了,无论什么人都敢治,只不过开门先收费五百。至于其它药品全是外面的十多倍,而且治死人,不负任何责任。

    砰!砰!

    “开门。开门。”

    大蛋扶着浑身是血的狂雄拼命地踢着黑诊所的小门。

    狂雄都不愧为一条汉子,身上那么多伤,血还不停地往外流着,可他还是偏偏坚持要自已走着,绝对不会让大蛋帮忙。

    而且大蛋在他眼里发现一样值得自已尊重的东西,就是那份永不屈服的眼神。

    单是这份眼神,大蛋都觉得无论过程多困难,都有必要将狂雄收归在自已门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