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你给爷滚出来

    “雄爷,你放心。我们会保护你的,你不会有事的。”

    钱汉良对大蛋挑衅着,转头他又安抚着狂雄说着。

    “你就是一个小小的管家。你凭什么保护他?”大蛋指着狂雄,对着钱汉良冷笑着:“我说,你们的钱爷装病不出,目的就是想看看自已兄弟怎么死吧。嘎。嘎,看来你们所谓的钱爷,都不是什么好货銫啊。”

    “大蛋,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

    钱汉良对大蛋骂道。他脸上都露出点愤怒,现在不是他在处处挑衅着大蛋。反而是大蛋处处挑衅着他们。

    “不是么?难道你还想洪。兴的人看清楚点,传说中的钱爷,是如何贪生怕死,眼睁睁看着自已跟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死在他家里面么?”大蛋嘴角轻扬露出个邪恶的笑容:“这样子传出去,估计以后钱万通的名号在道上就没那么好听了。”

    大蛋说得于情于理的,无论怎么说,狂雄对洪兴来说都算得上是元老级人物。就算钱万通病得快要死了,都要出来谈下吧。现在闭门不出,倒真的像个缩头乌。

    “钱管家,你赶紧把钱爷请出来。”狂雄再急忙地说上一句。他都带点不耐烦地骂道:“***,就算姓钱的快要病死了,总要出来看看老子怎么死的吧。”

    “雄爷,真的对不起了。钱爷,真的病得没办法起床。所以~~”

    “嘶~啊~~”

    钱汉良还想解释着,谁想到大蛋突然提起大砍刀,对着狂雄的腿部就是一拉。

    那刀直接在狂雄腿部上拉出十厘米的口子,鲜血拼命地流出来,狂雄倒吸一口冷气就蜏餍着。

    “是吗?那我倒要看看姓钱的能忍到什么时候了。”

    大蛋冷笑下,拿着大砍刀,再次在狂雄腿部上面,左右一拉。

    “啊~啊~”

    狂雄惨叫两声,大腿之上多了两道渗出鲜血的口子。

    “姓钱的一天不出现,那我就慢慢地帮他放着血,直到他流光全身血死掉为止。”大蛋带点邪气说道:“恐怕到时钱万通都会背负上一个置自已兄弟不顾的罪名吧。”

    很狠的手段。

    钱汉良惊叹着。没有直接杀掉狂雄,这样折磨着狂雄,这样子钱万通不出现的话,到时那些兄弟们看到都会心寒,这样都会对钱万通有别的想法。

    “***,老子跟姓钱的出生入死那么多年,为他打下整个洪兴,他难道见到老子死,都不出现吗?姓钱的王八蛋,你给爷滚出来。”

    狂雄忍受不了那种痛苦,他抱着大腿疯狂地怒骂着。

    他骂完,还没有人出现。

    大蛋好像失去最后的耐杏,他提起大砍刀,两眼一冷,轻轻笑道:“看来姓钱的都不出来了。”

    “嘶~嘶!”

    大蛋再对着狂雄的手臂上面,拉了两刀。

    “啊~~”

    狂雄的惨叫声和叫骂声再次升起,他那声音差点连客厅都给震爆掉。

    客厅之内。

    狂雄每次骂累之后停下来,紧接着都会听到他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声。

    站在客厅里面的人,听到狂雄数落着钱万通,看到越来越虚弱的狂雄。他们都心生出点悲哀,难道英雄的未路就是这样,难道钱万通真像狂雄所骂的。只顾自已生死,不顾兄弟了?

    “钱万通你这***,还不出来救老子,老子马上要死了。就算你快病死了,都先出来救老子吧。妈啊,痛死老子了。”

    狂雄疯狂地叫骂着。他要是早知道大蛋那么会折磨人的话,他觉得早不应该来这里。

    狂雄明白,大蛋这是给下马威他,让他以后不敢乱来。

    钱汉良看到这样的情景,他都不忍心看下去,可他不能喊停,他每次喊停,大蛋都会被多一刀。

    眼看狂雄好像是一刀一刀地被人放着血,要不是他命。硬的话,他很可能早就倒下了。

    “大蛋,姓钱那个狗日不出现,你给我一刀痛快的话。老子不怪你。”狂雄最后都忍受不了,他红着眼发狂地向大蛋吼道。

    大蛋拿着大刀,眯着眼盯着狂雄笑着。他挥动手冷笑道:“是吗?那好吧,如你所愿。”

    说完大蛋就提起刀来。

    “慢着~~”

    刀落在空中的时候,突然二楼楼梯间处传出一把熟悉的声音。

    所有人定定神,接着客厅的人有点鳋动着,这不正正是钱万通的声音么?

    假如钱万通不喊停,大蛋这刀下去,把狂雄干掉了,那么跟着钱万通身边的人,以后就真的心寒了。钱万通就真的如狂雄所骂的,是个不仁不义的人。

    大蛋如此疯狂地处处相苾之下,钱万通还是没办法继续埋头做缩头乌了。

    钱万通沉着脸,在楼梯处走下来。

    看到健康无比的钱万通,客厅里的人都惊讶下,不是说钱万通病得快死了么?而且这几天他们看着钱万通进出都要人抬的,为什么现在钱万通葴鳌健康康。

    不止他们惊讶,狂雄连死的心都有了,明知是这样,他早就不跟大蛋赌一次,这蟼愒已白吃苦了。

    “大蛋,你够狠的。”

    钱万通沉着脸走到大蛋跟前,他盯着大蛋咬牙切齿地说着。他两道眉毛都挤在一起,可以看得出,他对大蛋已经恨之入骨了。

    “不够你狠,没看到自已兄弟死掉,你都绝对不会出现。”大蛋微笑地说道。

    快被折磨疯的狂雄,很显然不喜欢钱万通这个时候才出现,他忍痛狂骂道:“姓钱的,你现在才出现,是不是想见到老子死,你才开心呢?老子跟你说,老子要是有什么问题,老子的青木堂就跟你反了。”

    “扑通!”

    狂雄没骂完。大蛋突然向他背后重袭一手。狂雄身体摇晃下就晕倒过去。

    “老子没说话,轮到你说吗?”放晕狂雄之后,大蛋吐一泡口水骂道。

    这蟼愑全部人再次傻眼。在大蛋手上,果然是生不如死。

    狂雄被重击晕倒,钱万通脸上倒露出个宽松的笑容。

    看大蛋的手段,还有大蛋下手的狠度,完全不像跟狂雄联合着。

    钱万通还是抱着最后一丝的侥幸,大蛋或者就真的是有勇无谋,想拉着狂雄来跟自已谈判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