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45章 不会爱上我了吧

    白晶晶注视了叶涟漪几秒钟,冲着刘子轩意味深长的笑道:“我就说嘛,转悠一天怎么可能不累呢,原来是要跟小美女去幽会啊。”

    刘子轩无奈的一笑:“幽个毛的会啊。”

    “不想听你解释。”白晶晶拍了拍刘子轩的腰:“小心点肾。”说罢,便扭头进了房间。

    “咱俩啥也没做,你女朋友不至于吃醋吧?”叶涟漪走过来问道。

    “吃醋到没有,她还巴不得咱俩做点啥呢!”刘子轩戏虐一笑:“尽管用了驻颜术,可你这番青春模样,应该也别有一番滋味吧!”

    叶涟漪娇眸之中一抹耐人寻味的神色转瞬即逝,玩味的笑道:“刘先生,在这里想占我的便宜,就不怕我叫人杀了你?”

    刘子轩眉梢一挑,猛地将叶涟漪推在了墙角,伸手扶住了墙壁,一副壁咚的姿势。

    四目相对,彼此之间近在咫尺。

    刘子轩戏虐的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杀我之前,我怎么也得把好处都拿到吧。”

    说着,刘子轩径直朝着那香唇吻了下去。

    叶涟漪娇眸一横,本以为是开一个玩笑,可刘子轩却是玩真的了。

    身形往下一蹲连忙逃了出来,深呼吸一口气:“我带你去看鬼门针!”

    刘子轩瞅着叶涟漪躲避的眼神,嘴角扬了起来,心里想着,你个小娘皮,就是医仙门大长老如何,小爷若是想,你依旧得乖乖躺在小爷的床上。

    随着叶涟漪朝着外面走去,路上刘子轩好奇的问道:“涟漪,你这般驻颜术,那真实年龄多大了?”

    “你不觉着问女孩子年龄很不好吗?”叶涟漪怒嗔道。

    刘子轩咧了咧嘴:“该不会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吧。那就有些煞风景!”

    “你才是老太太呢!”叶涟漪话语像极了二十五六岁的女人,但碍于驻颜术之下,这一番举动,到显得很是可爱动人。

    刘子轩微微耸肩:“我也懒得问了,反正迟早我也会亲手揭开你的真面目!”

    二人说着,一起走出了医仙门。

    此时已经是十点多钟,碍于地处偏僻地带,周围更不曾有什么路灯之类的,而医仙门那些住宿区域的灯也都灭掉了。

    隐隐月光下,也只能看到二人模糊的身影。

    走到了白色建筑物之下,叶涟漪之间一抹光亮弹射而出,眨眼睛丹阁前面一个灯笼便亮了起来。

    刘子轩抬头看过去,在那灯笼下面摆放着一个木桌两个木凳,上面还有着一壶酒。

    笑道:“看来都做好了准备嘛!”

    “除了让你看鬼门针之外,还想跟你聊聊!”

    叶涟漪坐在了木凳上面给刘子轩倒了一杯酒:“这是我自己酿的清酒,尝尝看。”

    刘子轩端起酒杯,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道便传进了鼻孔,令他无比的舒畅。轻抿了一口,笑道:“嗯,很不错。”

    “你是整个医仙门唯一喝过我酒的人。”叶涟漪说道。

    “那我倒是倍感荣幸咯。”

    “就不怕我给你下毒?”叶涟漪意味深长的笑道:“你可是知道我两个秘密的人,我有杀你的理由。”

    刘子轩嗤笑一声:“这么跟你说吧,杀我的人,还不知道在那个女人的肚子里呢。”

    “倒是一个贫嘴的家伙。”叶涟漪白了他一眼,独自喝了一口清酒,从兜里拿出了一个很精致的小盒子。摆在了刘子轩的面前。

    刘子轩抬头看了一眼,将盒子打开一枚银针出现在了眼前。

    鬼门针刘子轩手中分别有:玄鹰、玄阳、玄清、玄云、玄雷、玄灵、冥灵、鬼行八枚。

    而剩下的分别是:鬼究、鬼尊、乾、坤、天地五枚。鬼究、鬼尊这两枚银针与鬼行针是一样的,三鬼之针贵为鬼门十三针里最为神秘的存在,毫无踪迹可寻。

    而天地之针,乃是造化之物,刘子轩更是不知道再何处。

    以上三枚银针的样貌与寻常银针也有不同。

    而面前的这枚银针隐隐透杂着至阳至气,又与其他鬼门针大致相同,刘子轩便也知晓了它的名字。

    笑道:“这枚银针应该是鬼门十三针里的乾针,而你们门主手里的那一枚应该就是坤针了吧!”

    乾坤针乃是一对儿,与玄鹰玄阳两枚银针有些相似的地方,都是一同出现的,这也不难猜。

    叶涟漪惊讶了一声:“没想到你对鬼门针这么了解!”

    刘子轩指了指乾针:“我能拿起来观摩一下吗?”

    “看在你喝了我清酒的份上,我允许你拿起来看看!”叶涟漪说道。

    刘子轩拿起乾针,一股精纯的内力直接从指间打了进去,针尖之处一抹锋芒乍现,旋即便自主的刺破了刘子轩的指间,一滴鲜血流了出来。

    “这!”叶涟漪看到这一幕整个人的神色都变了,要知道乾针跟随她已经很久,从未发生了如此怪异的情况呢。

    倒不是滴血认主,而是鬼门针一种独有的显露方式。

    刘子轩吧唧了一下嘴巴,眸中满是炙热神色:“不愧是乾针啊,至阳之气果然浓烈,竟然片刻间就显露其独有之处。”

    “你也不用惊讶,之所以没有在你手中出现,是因为你是女人,女人属鹰,与乾针的属性是相反的。”

    叶涟漪螓首微点,看着刘子轩把银针放回之后,又把那精致盒子揣进了兜里。

    问道:“能说说你吗?”

    “说我什么?”刘子轩疑惑道。

    “这天底下了解鬼门针的人并不多,整个华夏除了那仅有几个医道大佬之外,寻常中医根本无法像你一样了解的这么透彻,看你年纪轻轻,又不是传承家族之后”

    “所以你好奇的并不是我为什么了解鬼门针,而是好奇我本人对吧?”

    刘子轩往前凑了一下身子,意味深长的笑道:“这么着急的了解我,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叶涟漪俏脸一红,忍不住白了刘子轩一眼:“我说你脸皮怎么这么厚啊,是个女孩儿就得爱上你啊。”

    “小爷男人魅力那是无法阻挡的,爱上我也无所谓嘛,大胆的说出来,万一小爷也对你有意思呢?”刘子轩玩味的笑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