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22章 花店的试探

    看着刘子轩要出去,顾雨问道:“是回家吗?”

    刘子轩顿了一下脚步:“你先回去,我去买束花。”

    “买花?送给谁啊?”顾雨想问,但刘子轩早已经走出了包厢。疑惑不已的挠了挠头:“这时间买什么花啊?”

    离开荷香楼的刘子轩,开着车直奔城南而去,一番寻找之后,刘子轩在一家花店面前停了下来。

    花店并不是很大,装修也是按照西方国家的风格来的,显得极有格调。

    刘子轩摸出一支香烟点燃,两手揣兜径直走了进去。

    刚刚他在周边的街上都转了个遍,这四周围仅有这么一家花店,没有任何的意外,这就是葛华那情妇的花店了。

    从这也能看出,葛华是真的爱这个女人,否则也不会让这几条街里不存在同行花店了。

    刚一进去,便看见一漂亮的女人站在柜台后面,正在修剪一盆花,纤细的玉指捏着一把剪刀,娇眸凝视着每一个枝叶。

    举止投足间透杂着一股成熟女人的味道,充斥着少妇的韵味。

    这般看来,的确是一个令男人回味无穷的美女,难怪能让葛华这么喜爱呢!

    而在一旁则是坐着一个粗狂的男人,正在把玩手机,一脸的惬意。

    但也是这一惬意,让刘子轩有些觉着别扭。

    花店整体的格局,加上这些花以及少妇,都是特别美好的,突然出现这么一个粗狂男人,就会一下拉低了这里的美感。

    “买花?”少妇抬头看了过来,微笑道。

    刘子轩眼眸扫过周围,问道:“有探春花吗?”

    “先生是北方人吧。”少妇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探春花乃是北方独有的花,在南方这种湿润的气候里很难存活。”

    “嗯,以前就很喜欢探春花,来了南方,忽然少去了一抹风景,倒是有些不开心!”刘子轩笑道:“那你这有吗?”

    “现在各方面的技术都很发达,要放做几年前这种花的确没有,但现在却是有的,不过有些稍微的贵。”

    说着少妇走到一旁,从地上抱起了一个花盆走了过来,正是刘子轩想要的探春花。

    “这花是已经修剪过的?”刘子轩问道。

    少妇吃惊了片刻:“看来您也懂花啊。寻常人根本看不出这是精心修剪过的。”

    “略懂一些而已。”刘子轩笑道。

    “这是一对儿来着,修剪成功之后,两盆花合并一起是一个心型的模样,不过另外一盆昨天傍晚被人买走了,我也很奇怪,她明明知道是一对的,却只买了一半儿,倒是奇怪。”

    少妇讪笑一声:“那先生,这一半,您还要吗我店里就只有这一盆探春花了。”

    刘子轩犹豫了一下:“我来买探春花,又恰巧剩下了一半,那应该就是缘分吧。”

    “嘿嘿,您和昨天那个女孩儿说话的口吻还挺像。”少妇浅笑一声说道。

    “就是买走另外一半的人?”刘子轩问道。

    少妇螓首微点:“嗯,她临走的时候说,买走这一半的人,肯定是有缘分的人。我也问过她,好像也是北方的,说起来已经好久没见过生面孔的北方人了。”

    刘子轩眼神里闪过一丝异色,察觉到了一些别样的东西。

    旋即指着探春花说道:“你看着枝叶多少也有些变化了,能在帮我精修一下吗?”

    “当然可以。现在懂花也爱花的男人并不多了,我肯定帮你好好修剪啊。”

    说着少妇便拿起剪刀仔细的修剪起来。

    在少妇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刘子轩刻意的朝着旁边的粗狂男人看了一眼,果然不出他所料,男人狠狠的瞪了刘子轩一眼。

    刚刚少妇那么夸刘子轩,若粗狂男子是葛华的话,肯定是会吃醋的。这么瞪刘子轩,无疑也是确定了身份,他就是葛华。

    刘子轩嘴角闪过一丝玩味,直接装作一副害怕的样子:“大哥,你瞪我干啥?我买个花招你惹你了!”

    “你不觉着你话太多了吗?”葛华冷冷的说道,也是在斥责,刘子轩与他心爱女人的话太多了。

    刘子轩心里暗忖,好一个占有欲强悍的男人啊!

    “我”刘子轩一副特别害怕的样子往后站了站:“那这花我不买了!”

    “等等!”少妇忽然抬头:“要是乐意待你就给我安静待着,再吓唬我的客人,你就给我滚蛋!”

    “我”葛华当即起身。

    “怎么?还需要我重复第二遍?”少妇的语气也发生了变化。

    葛华生生将嘴边的话憋了回去,又坐了下来。

    少妇抱着修剪完毕的花走了出来,看着刘子轩笑道:“不好意思,刚刚吓到您了,这花我给您打个八折。”

    刘子轩佯装慌乱的点头:“那一共多少钱啊?”

    “给五百就行了!另外想请您留下电话,以后若是有好的探春花到了,我也可以通知您。”

    刘子轩写下手机号,拿出五百整丢下直接走了出去,到了门外,神色一下就恢复了正常。

    买花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假象而已,真实的目的,就是为了来探探底罢了!

    自从向阳说了葛华天天守在花店,刘子轩就有了一些疑惑,一个鹰狠毒辣出了名的男人,就算是再爱一个女人,也不可能天天守在一个花店,除非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刚刚的一番试探,果然让他察觉了出来。

    那个少妇,恐怕不只是葛华的情妇那么简单,从他们的交谈可以听出,似乎有种上下级的味道!

    而且,那个少妇在跟刘子轩的交谈时,有一句话漏洞很大。

    她说了生面孔三个字,要知道一个只爱惜花的女人,那她的肯定天天守着这些花,并不会在意其他的。也不会去留意买花的是不是熟客。

    可她却说得那么准确,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北方的生面孔人了。

    这代表着,她熟悉这一片所有人的情况,也刻意的在留意有没有生面孔的人出现!

    刘子轩将探春花放到了车上,眯着眼睛喃喃道:“买走另外一半探春花的又是谁呢?”

    听少妇的意思,是一个北方女孩儿,还是一个与刘子轩说话语气差不多的这倒是也令刘子轩好奇了起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