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15章 羡慕你嫁给了爱情

    调侃了一番梦晨,刘子轩倒也没有继续开玩笑,便带着豆豆走进了病房里面。

    “轩哥哥,他是什么病啊?”豆豆指着梦冬冬问道。

    “他啊,是一种非常罕见的血液病,在血液里有几种极为稀少且特殊的存在,而其中一人,就是熊猫血,学名是:Rh鹰性血。”

    “这种血并发症的几率更是微乎其微,但这个梦冬冬却很是不巧的患上了这种疾病。”

    “那他也太不幸了,熊猫血就已经是万中无一了,还患有更加万中无一的并发症,好可怜哟。”豆豆嘟着嘴:“那轩哥哥,你快给他治疗吧!”

    “前期的治疗已经完毕了,昨天下午我给他配了种药,吃下去,等他融合了药性,假以时日就会好了。”刘子轩说着,从兜里拿出了他配好的药。

    旋即将鬼门针拿出了三枚,便开始给梦冬冬治疗了起来。

    病房里,一个治病,一个学治病,除了刘子轩时不时会告诉豆豆一些方式方法,倒是稍显安静。

    但约莫十多分钟之后,门外却是热闹了起来。

    梦雨与梦晨坐在病房门口的椅子上,虽都是同宗同源,但二人倒也不是太过于熟悉,气氛也略微有些尴尬。

    梦雨抿了下唇角,开口道:“你不用担心,既然子轩说可以治,那他就肯定行的!”

    梦晨点了点头,扭头问道:“梦雨,你喜欢刘子轩?”

    梦雨突然愣了一下,不过倒也没有否认。

    “真羡慕你可以自由的选择爱情,有他这样实力强大的人在,你未来嫁给的肯定是爱情,却不像我们,从一开始,就注定要成为家族的联姻工具!”

    听着梦晨的话,梦雨苦笑一声:“但我终究也没有逃过啊,现在梦家还不是想让我成为联姻工具?”

    “我有种预感,有刘医生在,梦家不会得逞的,虽然我不知道刘医生到底实力强大到什么程度,但我总感觉他很神秘,很强大!”

    梦晨顿了一下:“其实女人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遇见刘医生这样的男人,最大的幸福,就是嫁给这样的男人。”

    梦雨沉默了片刻喃喃道:“是啊,我很幸运,遇见了他。”

    “好好珍惜吧。”梦晨怅然了片刻,苦笑道:“其实想想,当初你们离开家族,倒也不是坏事不是么?”

    “也许吧!”

    “哟,梦雨也在啊!”

    就在梦雨梦晨两个人聊天的时候,忽然从一侧额走过来两男一女。

    均是四十岁的样子。

    “大伯,您怎么过来了?”梦晨连忙起身称呼道:“大娘您也来了!”

    “我儿子都死了,我能不来吗?”谁知那女人却没有男人的度量,牙尖嘴利,活脱就是一泼妇的架势。

    不过穿的倒是奢侈无比,典型的贵妇人打扮!

    “当着两个丫头的面说这些做什么,再吓到他们!”梦晨大伯呵斥了一声,旋即看向了梦雨:“不知不觉都已经这么大了。真是时光荏苒啊!”

    “梦雨,这是我大伯,梦泽阳,小志的爸爸,他旁边的这位是”

    就在梦晨介绍的时候,梦雨忽然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吕莉琴,而他身后的那个就是她的亲弟弟,吕成虎。”

    梦雨话语间有着一抹怒意,面前这姐弟俩,在当初把他们赶出梦家,可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梦雨怎么可能不认识呢!

    “知道又如何,还不是没有什么礼貌,按辈分,你也得叫我一声大娘,叫成虎一声舅舅呢!”吕莉琴斜视着梦雨说道。

    “不好意思,我从未有过像您这样的大娘!”梦雨虽然说了不好意思,但却没有丝毫的歉意,反而面色冰冷,丝毫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好感!

    看气氛有些尴尬,梦泽阳连忙开口道:“好了,陈年往事就不要再提了,大家说白还都是一家人嘛,干嘛非得见面就掐呢!”

    “哼!”吕莉琴冷哼一声,便扭头问道;“梦晨,冬冬呢?”

    “在在里面!”梦晨娇眸之中闪过一丝慌乱神色。

    “那我进去看看!”

    “等等!”在梦泽阳以及吕莉琴准备进去时,梦晨忽然挡住了门口:“冬冬刚吃过药睡着,医生不让过多的打扰,等他醒了您们再进去吧。”

    “梦晨,我怎么感觉你神色有些不太对呢!”梦泽阳皱了一下眉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

    “怎么会呢。”梦晨根本就不是一个习惯于说谎的女孩儿,被梦泽阳盯着,心里更是发虚了。

    梦泽阳声音变得沙哑了一些,沉声问道:“是不是有其他人在冬冬病房里?”

    “这个”

    “是不是那个刘子轩!”梦泽阳已经类似于逼问的口气了!

    “这还用问嘛,肯定是!”

    吕莉琴冷哼一声:“没想到啊梦晨,这才短短几日,就胳膊肘向外拐了。”

    “我我没有,刘医生是给冬冬治病!”梦晨连忙解释道。

    “治病?”

    吕莉琴讥笑道:“他一个与我们梦家有仇的人能给我们梦家人治病?小志是怎么死的?难道你不清楚吗?现在还让他给冬冬治病?你真是脑袋坏掉了啊!”

    “真是糊涂啊!”

    梦泽阳倒是没有骂,瞪了一眼梦晨,直接把病房门推开了。

    刘子轩也在此时刚刚拔掉银针,扭头看着进来的梦泽阳;“你是谁?”

    “梦泽阳!”

    刘子轩挑了挑眉梢,似笑非笑的说道:“哟呵,儿子刚死,老子就来了,速度挺快嘛!”

    “刘子轩,杀我儿也就罢了,如今还想毒害冬冬,你当真是恶毒无比啊!”

    梦泽阳骂着,往前走了几步,冲着刘子轩说道:“新仇旧恨,我梦泽阳定与你一笔算清!”

    刘子轩耸了耸肩:“好啊,随时奉陪!不过这里是医院,不妨出去,任由你想怎样!”

    “好啊。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让这里的院长来看看冬冬,倘若冬冬再出点什么事情,我梦家杀你之外,也要踏平这医院!”

    梦泽阳十分霸气的说道。

    刘子轩嗤笑一声:“吹牛别太使劲,闪了腰在这儿没人给你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