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7章 天殊

    王老刚刚还是一个慈祥的面孔可当看见那个小胡准备坐下时,当即脸色骤变。

    厉声喝道:“给刘医生道歉!”

    “王老我”小胡还想狡辩。

    “难道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么?先前不想背责任而让刘医生救我,接着还要质疑刘医生的医术,最后还想报警抓人家,我怎么手下有你这样的小人呢!”王老很不开心的骂道。

    “我我错了!”

    小胡被王老说的哑口无言,很是诚恳的看向了刘子轩,深深鞠了一躬:“刘医生,是我的错。不应该质疑您,也不该小人之心的。”

    刘子轩摆了摆手,根本就没有搭理他,对于这种人,刘子轩向来都是,要么不搭理,要么直接干到死。

    现在有王老在,刘子轩也就当做没发生过了。

    看向了王老笑道:“不知道您有什么问题?”

    “刘医生,天生熊猫血,又恰好是血小板稀少,并且每逢夏天浑身就冷,每逢冬天浑身滚烫,这种病症您知道么?”王老皱着眉头,问道。

    在问完之后,王老一直都凝视着刘子轩的神情变化,放佛想要从他的神情中了解到什么似的。

    刘子轩闻言挑了挑眉梢:“不知王老是怎样知道这个病症的?”

    “这么说您知道了?”王老露出一抹焦急的神色。

    “这病啊乃是先天疾病,西医里被称作先天性血液疾病,而中医则是把他叫做天殊!”

    “天殊!果然啊。”王老叹了口气:“实话说,我也曾翻阅过一些古籍,也怀疑是天殊,可不想承认,毕竟得这个病的是我唯一的儿子,那古籍中说,这病根本就是没有治的啊!”

    “看来真是天意作弄,我那儿子注定没有几年的活头了!”

    看着王老悲伤的样子,其他几个人都开始纷纷劝解起来,让他想开一些。

    刘子轩倒是开口问道:“不知道您儿子多大了?”

    “二十五,比你稍大一些。”王老又是深深叹息一声:“那古籍中说这病活不过三十岁的!”

    二十五岁么?

    刘子轩轻声呢喃一句:“若是王老信得过我,我倒是可以帮忙一下。”

    “这病你能治?”王老并不是猜疑刘子轩的医术,而是这病他查了接近二十年了,寻遍天下名医,根本就是没有救的。

    刘子轩纵然医术了得,可毕竟还年轻,决计不可能治好这种古籍中出现的病症。

    刘子轩笑着说道:“能不能治,我得看过您儿子才能确定,倘若现在跟您说能治好,那倒是说大话了。”

    “几成把握?”王老又问道。

    其实他这么仔细的问,也是不想让他儿子在折腾,这些年遇到不少医生都说能治,王老已经对这些话免疫了,所以得问清楚,再决定。

    刘子轩摸着下巴想了想,“五成以上。”

    “小胡,给坤儿打电话,让他来一趟青秀村!”王老当即对旁边的小胡说道。

    小胡皱了一下眉头:“可是坤哥这几天在开会啊,你也知道,上面来了大人物嘛!”

    “那又如何,大人物也得照顾平民百姓的死活把!”王老呵斥了一声,从自己兜里拿出了电话。

    半晌过去电话接通了说道:“王坤,你来一趟青秀村!”

    “爸,我跟这开会呢,您又不是不知道。”

    “我给你找到治病的人了,赶紧来。”王老很坚决的说道。

    对面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爸,这些年,您为我的事情做了那么多,我都记在心里,可我这病您也明白,不是那么简单的,还是算了吧,我不想折腾了。”

    “我能让你来就来。”

    “可是”

    “把电话给你那位领导,我跟他说。”

    对面又沉默了一会儿,换了一个声音:“王老啊,我是钱林。”

    “小钱,你现在必须命令王坤来这边看病。你知道我脾气的,倘若他明天上午之前到不了这里,我回去不找你,我直接去找你上面的人。”王老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随后他看着刘子轩:“刘医生,看来得多耽误您一些时间了,您务必要给我儿子看看。”

    “您放心,若是能治我肯定全力以赴,毕竟治病救人是我的义务和责任嘛!”刘子轩笑道。

    “那你看时间也不早了,不如这样,老头子我做东,咱们去镇子里吃个便饭如何?”

    刘子轩想了想:“若是王老不嫌弃就在村里吃吧,这边有很多事情我不能离太远。”

    “当然不嫌弃。只是不想劳烦您而已。”王老讪笑一声。

    刘子轩抬头看着柳如烟:“跟莲姐说一声,让她帮忙准备点饭菜,一会儿带过来,诊所这边楼上也有休息厅,今天晚上就让王老他们在这边住一晚上把!”

    柳如烟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

    柳如烟平日里虽然和刘子轩各种斗嘴,但关键时候还是很信任刘子轩的,其实她最欣赏刘子轩的就是那种办事时的风度,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吸引人气息。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认真做事的男人,最帅!

    “正好你们大多身上也有伤,今天就不用走了,楼上的那些休息室还没有住过人,你们挤一挤还是可以的。”刘子轩笑道。

    那些人都感激的点了点头,在刘子轩的指引下也都去了那边休息。

    而大厅里也就剩下了王老以及刘子轩。

    王老和煦的一笑:“真是没想到啊,我就是想着来这大山里散散心,未曾想碰见了你这样的神医。”

    “神医可不敢当。”刘子轩谦逊的笑道。

    “当得起的。”王老笑着说道:“你这个啊,还真的颇有一些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的味道啊。”

    “这样的医术在这小山村里,着实令人想不到!”

    “王老您这就有些过于夸赞我了!”

    讲真,刘子轩脸皮够厚的了,被人这么一夸,还真的有些不好意思呢。

    “我一般不夸人的,就连我那儿子我都没有夸赞过,你可知道他仅仅二十五岁就已经做到了别人五十岁或许都达不到的高度。”

    “不知您儿子是”刘子轩倒是感兴趣起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