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章 最后一个男人

    张婆婆的话真的可以说是刁钻刻薄,因为刘子轩这个正牌医生来了,扰了她嘚瑟的机会,便对刘子轩有了一些敌意。

    美女村长柳如烟倒是看不下去,走上前来说道:“张婆婆,现如今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医生,不妨试试,哪怕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呢!”

    现在得了柳如烟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刘子轩的身上了,因为之前接二连三的来医生都是无功而返,让她心里有些抵抗不住这些压力了,更是因为此事,都没有医生肯来了。

    眼下刘子轩不请自来,她感觉或许这就是老天爷在帮她。

    张婆婆冷冷的说道:“我卖你村长的面子,让他去治,但是咱们也得约法三章!”

    “这”

    柳如烟蹙起了眉头,不知如何是好了。

    刘子轩却笑着开口:“三章,十章也行,说吧。”

    “小子先别嘚瑟。”

    张婆婆恶狠狠的瞪了刘子轩一眼,说道:“若是救不好那男人死在你手里,你不仅要留在村里,每天还得给我们干活,直到干到死为止。”

    “仅仅是如此?”刘子轩挑眉问道。

    “没错!不过这个干活可就包括很多了。”张婆婆话里有话的说道,村里九十九个女人,抛去孩子以及老人,还有三四十个年轻的女人呢,因为现在没有男人敢来村里,更是有些饥渴的存在。

    刘子轩笑道:“我答应你!”

    “你!”柳如烟瞪着娇眸,欲言又止,她不知道刘子轩为何有那么大的自信!

    刘子轩冲着她摇了摇头,话锋一转看着张婆婆:“但我要是治好了呢?”

    “治好了你就是我们村的座上宾,看你年纪轻轻想必也没有老婆,倘若真的治好了,我老太婆做主,你可以任选我们村一个女人做你的老婆。”张婆婆说道。

    “一言为定!”刘子轩当即点头应了下来,转头看着柳如烟:“去准备木桶和开水。”

    “好。”柳如烟便去准备了。

    准备好之后,刘子轩把男子扶到了房间里,对着那些人说道:“我要进去救治了,你们在门外等着吧。”

    “我要进去看着。”张婆婆却站了出来。

    “不行。”刘子轩当即拒绝:“我这医术并不能让外人看见,况且男女有别。”

    “我一个老太婆不怕什么的。”张婆婆却很坚决的要进去。

    刘子轩露出一抹怒意:“我说了,不能进!”

    张婆婆刚想反驳,猛然抬起头的瞬间,却看见刘子轩深邃不见底的眸子中隐隐有着寒意涌现,瞪着她的同时,也让她感受到了一丝丝的恐惧,背后发凉的感觉。

    缩了缩身子说道:“好,那我们就在门外等着,倒要看你怎么救!”

    刘子轩走进去直接把门反锁了起来。看着床上躺着的男人,嘴角咧了咧:“你小子可得给我争口气,我的终身大事可就掌控在你手里了!”

    说完,便撸起袖子把男人抱了起来,把衣服都脱下,便把他放进了满是热水的木桶里。

    随手拿出一枚黑漆漆的丹药塞进了男子的嘴里,刘子轩便拿出银针开始在穴位上扎针。

    门外

    “你们说他能治好那个男人嘛?”与张婆婆一起的两个女人暗暗嘀咕道。

    “我觉着够呛,张婆婆可是神婆来着,她都治不好的,恐怕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治好!”

    “我还想着等那男人醒来跟他睡一晚呢。”

    张婆婆听着二人的对话,咳嗽了一声:“你们俩给我消停点,要是想找男人,赶明我让我那亲戚给你们偷摸找两个,让你们过足了瘾。”

    两个女人闻言均是露出一抹喜色,不过还是说道:“张婆婆,我觉着还是治好比较好,这样一来有了这个医生在,咱们村再来男人就不怕染病了。”

    “他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能治好?”张婆婆却是冷笑了一声,心里暗忖:他能治好的屁,那根本就不是病,而是我亲自下的毒。

    柳如烟蹙着眉头在门口踱步,心里七上八下,她感觉此时的时间过得很慢很慢,很想立马冲进去问问到底怎样了。

    看出她的焦急,小萝莉豆豆的妈妈走了过来,安慰道:“如烟妹子,多等一会儿吧,我看那小伙子挺老持稳重的,应该与之前的那些骗子医生不一样。”

    “大哥哥很厉害的。”

    小萝莉豆豆嘟着嘴,露出一抹可爱的笑容说道:“我在丛林被坏人欺负的时候,被一条小蛇给咬了,后来还是大哥哥帮我解毒的呢。”

    “你被蛇咬了?咬哪了?”豆豆妈妈一听顿时就急红了眼。

    豆豆很是乖巧的说道:“妈妈你不要担心,我已经没事了,大哥哥医术很好的,我都没有感觉到痛苦呢。”

    “那到底咬了哪里?让我看看。”豆豆妈妈还是有些不放心。

    “咬咬了我的小PP”豆豆娇红着脸说道。

    豆豆妈妈以及柳如烟听到这话,都红了脸,也就是一个小丫头,若是他们被蛇咬了那里,让刘子轩给救治岂不是要

    这一下气氛倒是显得有些尴尬起来。

    “都过去半个小时了。我看够呛了。”张婆婆瞅着时间,冷哼了一声:“村长,看来你这次又看走了眼啊。”

    嘎吱

    门开了,刘子轩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众人都朝他投过来目光,他微微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柳如烟和豆豆妈妈垂下了头,看样子是没有治好。

    “我就说嘛,一个毛都没有长全的愣头青还能治病?真是笑话!”张婆婆一瞅这个情况,脸上那抹得意更加浓烈了,并且言语之中也堆满了鄙夷神色。

    “他死了吗?”柳如烟艰难的说出口。

    “死?”刘子轩摇了摇头:“阎王爷勾魂都还得问问我,他能死?”

    “没死你叹什么气?”柳如烟赶忙问道。

    刘子轩眼神怪异的看了一眼柳如烟,还未开口说呢,张婆婆就说话了:“没死恐怕也活不长了吧。”

    刘子轩眉梢微挑,双眸堆满寒意的看向了张婆婆:“你这张嘴还真的令人讨厌!”

    “我只不过是说了实话而已。”张婆婆看向了柳如烟:“现在他治死了最后一个男人,你个村长该知道如何做了吧!”

    只是在他们争论的片刻间,面前却发生了令所有人震惊的一幕。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新书期需要大家的火力支援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