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10章 没有压力!

    跟夏震这样一个老兵、老刑警,在燕云军政两界都威望素著的老头交朋友

    我有这个资格吗?

    赵阳问自己。

    对于一个这样的老人来,钱已经没有丝毫意义了,最宝贵的财富,就是对过去的记忆。

    “伙子,咱俩一见如故,跟我这样一个糟老头子交朋友,不委屈你吧?”夏震呵呵笑着道。

    我去!

    赵阳连忙道:“老爷子,您这是哪儿的话,我是因为太激动,连话都不出来了!老爷子,我一个辈承蒙您看重,真是受宠若惊!”

    夏震摆摆手,:“伙子,你虽然年轻,可是你的医术已经比许多专家教授都高了,如果以个人的成就来看,咱们爷俩交朋友,完全谈不上‘受宠若惊’这四个字,你如今才二十多岁,我断定,你子未来的成就一定在我夏震之上!”

    听了这话,赵阳心中猛地震动了一下!

    “好了,我老头该睡个觉休息一下了,这人啊,不服老是不行的。”着,夏震便颤巍巍站起身来,夏冰赶紧起身扶住他,然后便把夏震扶向里屋。

    然而,走到门口,夏震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对赵阳道:“伙子,那件事就拜托给你了,要是实在没合适的你给我兜底。”

    兜底?

    赵阳嘴角一抽,心吗的这还有兜底的法的?

    哦,媒婆介绍的对象不合适,就得把自己搭进去,得跟人家结婚啊?

    哪有这么玩的啊!

    “不是”

    赵阳正要什么,夏震笑着已经转过身去,在夏冰的搀扶下进屋了。

    过了一会,夏冰出来了,对赵阳道:“咱们走吧。”

    赵阳点点头,站起身来,目光落在桌上的两瓶四九年产赖茅上,:“要不这酒就给老爷子留下吧,太贵重了,我感觉这酒对于老爷子来,价值可远远不止于几百万,这酒对老爷子来是无价的。”

    “不行,不然等他睡醒了看见酒,一定会非常生气的。”夏冰太了解自己这个爷爷了。

    “那你先藏起来呗,过几天再告诉他。”赵阳笑道。

    夏冰瞪了赵阳一眼,:“你想让我当坏人啊!”

    “那你真想让我拿走啊?”赵阳问。

    “爷爷给你了,就明他可以舍弃,而且你以为这东西他会随便送人么?他肯定是非常看重你这个人,所以才送给你的。”夏冰一本正经道。

    “唉”赵阳叹了口气。

    “上次爷爷把珍藏的日本刀送人了。”夏冰道。

    一听这话,赵阳心神微松,心这日本刀也很有纪念意义啊,肯定是老爷子从鬼子手里缴获的,意义非凡,既然他连日本刀都能送,这赖茅好像我也可以收了

    然而,夏冰接下来的话着实吓了赵阳一跳,只听夏冰道:“你知道那个人现在的成就么?”

    “什么成就?”赵阳揉了揉脸,心这肯定是个非常牛比的人物,至少也得是个厅长什么的吧。

    “现在,他是副国级。”夏冰淡淡道。

    “草”赵阳忍不住爆了粗口。

    副国级,别的赵阳不知道,可是有一个职位他上次看新闻联播正好看到。

    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就是副国级

    赵阳瞬间感觉压力山大。

    可是,让赵阳更吃惊的话还在后面。

    只听夏冰继续道:“这个厉害的人年轻的时候,是我姑父”

    赵阳很敏锐捕捉到一个词“年轻的时候”,这就意味着

    夏冰似乎猜到了赵阳的想法,于是道:“他们许多年前就离婚了。”

    赵阳点点头,这下,夏冰突然笑着问道:“跟你一样待遇的人是个副国级,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压力很大?”

    然而赵阳却道:“压力?没有压力。”

    “别这么虚伪好不好。”夏冰笑道。

    “不是虚伪,”赵阳摇摇头,:“我真的感觉不到一丁点压力,就是觉得不太好意思罢了。”

    “那你倒是,为什么没有压力?”夏冰很好奇地问。

    “那个副国级干部救过你爷爷的命吗?”赵阳问。

    这下,夏冰心中一动,她似乎猜到赵阳要什么了。

    果然,赵阳笑着道:“没救过吧?我救了你爷爷的命,一条命,两瓶酒,他给的心安理得,我为什么要有压力?”

    这下,夏冰登时苦笑摇头。

    “所以,虽然地位不一样,但是我们对你爷爷的帮助不一样,他帮你爷爷解决了女儿的归属问题,我却是救了你爷爷的命,设想,如果你爷爷现在已经不在了,那这两瓶酒对他来有什么意义?”赵阳淡淡道。

    “为什么你总是有这么多歪理?”

    夏冰忽然想起在处理方默那间案子的时候,赵阳在审讯室反将了她一军时候的场景。

    那次,她也是被赵阳的极度无语。

    “因为我总是透过现象看本质,好了,既然你也想让我收下这两瓶酒,那我就收下吧,那个你去帮我找个塑料袋,我总不能把这两瓶酒抱回家吧。”赵阳笑道。

    “好吧,你等着。”

    着,夏冰便转身去了,回来的时候,她手里拎了一个非常精致美观的礼品袋。

    单是看这礼品袋,礼品的价值便极为不菲。

    东西已经被夏冰拿出去了,礼品袋空空如也,装这两瓶酒倒是正合适。

    随后,赵阳拎着酒,和夏冰一起离开了夏震的居所,走出疗养院,回到路虎揽胜车上。

    “唉,你这来的时候空着手,走的时候却拎着价值几百万的东西走,真是不好意思啊!”赵阳笑道。

    “通常别人来看爷爷的时候,都是拎着东西来,空着手走的。”夏冰淡淡道。

    “那是啊,别人要溜须拍马跟你们夏家套近乎,当然不能空手来了,我估计你们家也不是谁的礼都收的,对吧?”赵阳笑着道。

    夏冰不置可否,问道:“对了,我想问你件事,你要老实告诉我。”

    “什么事?”赵阳随手系好安全带,随口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