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79章 斗嘴!

    “吗的,这小子还真行!”夏锋竖起了大拇指,嘿嘿笑着说:“不枉我那么看好他!”

    夏冰闻言白了他一眼,说:“喂,你这话说的怎么那么奇怪?”

    “诶,哪奇怪了?”夏锋厚着脸皮道。

    “哪都奇怪,人是我请来的,也是我强烈要求姑姑让他帮忙给爷爷治病的,怎么成了你看好他了?”夏冰没好气地道。

    “诶,他不来,我又不认识他,我一见到他就看好他不行吗?我就是看好他,我就是看好他,怎么地吧!”夏锋一脸欠扁的样子。

    “你可真是无赖”夏冰简直无语,然后是说道:“不过无所谓了,重要的是爷爷已经醒过来,而且他的视力也恢复的非常不错。”

    “唉,是啊,老头要是眼睛瞎了,以后的生活可就太黑暗了。”夏锋叹道。

    “他那些战友部下都走了么?刚才让他们走,爷爷死活不让,说有几个都好几年没见了。”夏冰说道。

    “草,可不是,有几个是西北军区的,坐飞机都坐了**个小时。”夏锋说道。

    “那是应该让他们好好聊聊,可是爷爷刚醒过来,身体还那么虚弱”夏冰忧心忡忡地道。

    “没事儿,我看老头精气神儿好着呢,要么说赵阳还真是牛比,这一般人大病初愈都虚弱的要死,他一个八十岁的老头,现在竟然跟没事儿人一样。”夏锋忍不住说道。

    “所以说,我把赵阳请过来,力排众议,让赵阳给爷爷治病的决定是无比英明的!”夏冰面有得色地道。

    “靠,你这说来说去又绕回来了,行了行了,我承认是你的英明决策可以了吧!”夏锋无语道。

    “本来就是我的英明决策啊!”夏冰笑着说道。

    “行行行,你赢了!”夏锋想了想,说道:“等一会赵阳睡醒了,咱们去吃个饭。”

    “好啊,去哪吃?”夏冰问。

    “这个你不该问我,你该问咱们的姑姑大人。”夏锋话里有话地道。

    “你是想让姑姑请?”

    “那当然了!”

    “你还真敢想!”夏冰忍不住道。

    “那怎么的,赵阳救了她爹,她就不应该请人家吃顿饭?再说了,她对人家态度那么不好,该不该赔礼道歉?”

    “也是,姑姑对赵阳的态度真是太奇怪了,而且要不是她坚持留在病房,也不会昏迷了这么久,要不是赵阳,她会怎么样还不知道呢!”

    “所以说,这顿饭必须她请,而且吃饭的时候,她还得当面给赵阳赔礼道歉!”夏锋说道。

    “我估计饭可以请,至于赔礼道歉”夏冰苦笑摇头,说:“那是不可能的。”

    “怎么不可能了?”夏锋说道:“到时候我给赵阳出头!”

    “你?”夏冰瞪大了眼睛,嗤笑一声,道:“我看你还是算了吧,你见了姑姑就跟耗子见了猫一样,你给赵阳出头喂,你别在这跟我吹牛了好不好!”

    “靠,你不信拉倒!”夏锋瞪起了眼睛,说:“对了,你告诉哥,这赵阳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医患关系啊!”夏冰看着夏锋,明显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夏锋会突然问起这个。

    “医患关系?你别糊弄鬼了好不好!”夏锋瞪起了眼睛说道。

    “你不信?”夏冰道。

    “不信!”夏锋坚决说道。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说完,夏冰别过头去。

    “你别骗我了,我早就看出来了!”夏锋嘿嘿笑着说道。

    “你看出来什么了?”夏冰立刻转过头来,盯着夏锋的眼睛问道。

    这下,本来盘膝打坐的赵阳再也无法收摄心神,直接睁开了眼睛。

    他侧耳聆听,因为他也很好奇,夏锋到底看出什么来了?

    这时候,只听外面夏锋叫道:“靠,你别拿这种眼神吓唬我啊!”

    “你给我小声点,别让他听见了!”夏冰沉声说道。

    “靠,听见了怎么了?除非你心里有鬼,所以才不敢让他听见!”夏锋冷笑说道。

    “你别瞎说了!”夏冰急道。

    “我没瞎说,我不光没瞎说,我一会还得跟赵阳掰扯掰扯。”夏锋坏笑着道。

    “掰扯什么?夏锋,你别以为你是我哥,我就不能拿你怎么样了!”夏冰气得不行。

    “看把你给急的,”夏锋的语气登时缓和下来,坏笑着道:“我能跟他掰扯什么,我就是试探试探你,没想到你还真急了,哈哈哈哈!”

    夏锋笑得肆无忌惮,这下可把夏冰给气坏了,她直接伸出手去,一把掐在夏锋肚子上,狠狠一拧!

    随后,只听到一声撕心裂肺,无比凄厉的惨叫,夏锋一蹦三尺高,指着夏冰气急败坏地道:“冰冰,你这招都十几年没用了,你干什么,啊,欺负我不敢收拾你是不是?”

    “再敢乱说话,我就掐死你!”夏冰恶狠狠地盯着夏锋。

    此时无论是谁都无法想象得到,堂堂县警局局长,完全是一副小女孩的姿态,那模样既机灵,又刁钻,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夏锋果断掏出手机,对准夏冰,笑嘻嘻地道:“来,再说一次。”

    “不说了!”夏冰轻哼了一声,别过头去,当她再次转过头来的时候,脸色又变回了平日里的那副样子,只是,她的眼中还带着一抹狡黠。

    有时候,人不得不带上面具做人,显然,夏冰平时工作的时候也带着一副面具。

    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女人,要当一个县的警局局长,她必须戴上面具,才可以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好欺负。

    赵阳坐在床上,隔着一道门,虽然没有亲眼见到夏冰刚才的样子,可是他已经能猜到一二了。

    以赵阳对夏冰的了解,他知道,夏冰的那张面具,只有面对最亲最近的人,才会偶尔摘下来,透一口气。

    也许,只有在和爷爷单独相处的时候,她才会完全摘下那张冰冷的面具。

    爷爷是夏冰至亲至爱的人,她只愿意在爷爷面前展现自己至情至性的一面。

    赵阳下了病床,喝了一杯温热的普洱茶,走过去把门打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