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1313章 真的难逃毒手?

    陈清一听顿时心里堵的难受,她差点眼泪儿都出来了。

    有的小孩子是家长倾其所有,供他们上学结果一个个不好好读书。

    而有的孩子是想上学,却没法上学,这真是挺悲哀的。

    顿时陈清走过去帮着孙玲玲把课本拿起来。

    她摇头说道:“玲玲你别担心啊,这事儿老师肯定帮你,我一定要让你上学。”

    孙玲玲抹了一下眼泪儿,她苦笑着:“老师不用了,我继父肯定不会的。”

    这时候秦凡这才走过去,拍拍孙玲玲的脑袋儿。

    秦凡笑着问道:“玲玲,你跟哥哥说一下,为啥你继父不让你上学啊?”

    孙玲玲一怔,旋即她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他不让我上学。”

    这时候陈清啪的拍了一下桌子忍不住怒道:“这个人还真是冥顽不灵,让这么大的孩子不上学到底干啥啊。”

    秦凡一瞅陈清,他摆手示意别激动。

    旋即秦凡这才扭头看着孙玲玲问道:“玲玲,你跟哥哥说实话儿,你的继父是不是经常打你啊?”

    孙玲玲脸色一变,她下意识的急忙把领子往上一拉,扭头说道:“没有没有。”

    陈清上午来的时候还没注意到。

    结果现在一听秦凡这么说,她忽然惊了一下。

    而且再一瞅孙玲玲急忙掩饰的样子,她当下就明白了什么。

    顿时陈清这才急忙一把扯过孙玲玲的领口。

    结果这不看还好,一看陈清登时傻眼了,只见在对方的脖子各个地儿都有淤青。

    “这咋回事?”陈清脸色大变。

    孙玲玲急忙护住领子摇头说道:“老师我没事的。”

    但这时候对方说没事儿,陈清肯定不相信啊。

    顿时她一把按住对方的身子,陈清从后面掀开衣服。

    这一看,陈清顿时气的身子颤抖起来。

    只见在孙玲玲的后背上,都是抽打的伤痕,新伤加旧伤,伤痕累累。

    这时候秦凡也没想到妈的,这孙玲玲身上的伤这么多。

    刚进来的时候,秦凡一下子发现有不对劲儿。

    他从对方的领子那儿一下子看到有伤,但是他没想到这背后的伤会这么多。

    顿时秦凡脸色一沉,咬牙怒道:“妈的,这真是畜生!”

    旋即秦凡盯着孙玲玲说道:“玲玲,跟哥哥说到底咋回事儿?你别怕啊,这事儿我们肯定帮你。”

    孙玲玲一听这才哇的一声哭起来了,心头的委屈一下子崩溃了。

    不够她还是摇头对着秦凡二人说道:“我不能说,我害怕一说,他会把我和我妈妈打死。”

    “什么?”

    “打死你们?”

    秦凡眉头紧皱,他顺手把孙玲玲抱起,放到旁边的凳子上,秦凡给擦了一下眼泪儿。

    他这才接着问道:“玲玲到底咋回事儿,你跟哥哥姐姐说一下,你放心,这事儿我们肯定会帮你们的。”

    “是呀,玲玲到底咋回事儿,这个哥哥叫秦凡,他很厉害的,说能帮你,肯定会帮的。”陈清忍不住抹了一下眼泪儿安慰道。

    女人一般都眼泪多,而且她刚才看到孙玲玲身上的伤痕,心里就难受。

    这时候孙玲玲一听陈清这么说。

    她这才扭头眼泪汪汪的看着秦凡问道:“哥哥,你真能帮我和我妈妈?”

    秦凡嗯的点头说道:“对的,哥哥不忽悠你。”

    孙玲玲想了一下点了点头,旋即她直接从凳子上站起来,然后孙玲玲跑出去,往门口看了一眼。

    见继父还没回来,她这才啪的直接关上门。

    接着跑进来又把房子门关上,这才微微喘气儿的站在秦凡二人跟前说道:“老师,秦凡哥哥,那我跟你们说一下。”

    接着孙玲玲便说了一下事儿。

    秦凡这才知道,原来孙玲玲的继父张虎这家伙非但嗜酒如命,喝醉酒之后回来就打孙玲玲和她母亲。

    孙玲玲身上的伤就是她继父喝酒之后打的。

    而且这家伙平时还猥亵未成年的孙玲玲,孙玲玲一旦反抗,他又是痛打一顿,孙玲玲的母亲一旦阻拦,张虎一起揍。

    所以娘母两个身上都有伤,在这个家里过的非人的炼狱生活。

    前几天一个夜里,张虎又喝完酒回来又顺手揍了孙玲玲娘母两个。

    而且这家伙一时来劲儿了,他直接把孙玲玲抱到炕上,撕扯衣服准备要弄。

    孙玲玲的母亲一瞅急忙上前阻拦,结果张虎差点把孙玲玲的母亲打死。

    最后虽然张虎没弄成,但是娘母两个挨打的遍体鳞伤。

    而张虎也不让孙玲玲上学,要是上学非得打断她的腿儿。

    听完之后,别说陈清一个劲儿的骂畜生。

    秦凡整个人都气的,他恨不得现在把孙玲玲的继父一拳打死。

    麻痹的他没想到会出现这么一个畜生。

    这时候陈清急忙给孙玲玲擦了一下眼泪儿,秦凡这才纳闷问道:“为啥你跟你母亲不走,还待在这个家里?”

    孙玲玲一听摇头,眼眶的眼泪儿一下子又滚落下来。

    她摇头说道:“我和我妈妈想过要跑,但是我那个继父说我们要是敢跑,就弄死我们,而且他说我们在他手掌心,跟孙悟空逃不出如来手掌一样。”

    “要是把我们逮回来,我们就没命了,所以这事儿我们不敢跟别人说,我们也不敢跑。”

    “麻痹的!”

    秦凡啪的一拳砸在墙上,秦玲玲这么说他倒是可以理解,毕竟娘母两个都是弱者,跑出这个村子也不知道该去哪儿。

    顿时秦凡看着孙玲玲,伸手帮着对方擦了一下眼泪儿。

    秦凡接着说道:“玲玲,哥哥说过,这事儿肯定是要帮你的,我不忽悠你,这事儿我来帮你。”

    “哥哥,你真能帮我和我妈妈?”孙玲玲抽泣道。

    秦凡嗯的点头拍拍对方的头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肯定能帮助你,你就放心吧。”

    说着秦凡叹口气,他扭头让陈清先安抚一下对方,秦凡走出院子。

    站在院子那儿,秦凡看着这个家里,说实话他的三观感觉一下子刷新了。

    麻痹的虽然说不是亲生闺女儿。

    但好歹是自个媳妇的女儿,这傻、逼还想把这么小的孩子给糟蹋了。

    说实话,秦凡恨不得把对方弄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