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1312章 学生辍学了

    秦凡这才问道:“那说服家长了没有啊?”

    陈清摇头叹口气说道:“没有呀,那男的一看就是个酒鬼,只顾着喝酒,跟我说女孩子不用上学啥的,我好说歹说都说不通。更新快无广告。”

    秦凡一听眉头一皱,他冷冷的说道:“让这么年纪小的孩子不上学那干啥啊,麻痹的难道跟他一样一辈子待在村里啊。”

    顿了一下,秦凡接着道:“那要不然这样吧,我下午正好没事儿,咱们一起过去看看。”

    陈清一听秦凡这么说,她顿时点头笑着说道:“那真是太好了小凡,咱们两个人过去,说不定还能说服孩子家长。”

    秦凡嗯的点头一笑说道:“是呀,那下午我去学校开车接你,咱们一起过去。”

    听着对方说好,秦凡这才挂了电话。

    吃了午饭,秦凡歇息了一会儿,到了两点多,他这才开车到了学校门口。

    把车停在那儿,秦凡进了学校到了陈清的宿舍。

    陈清这时候正在手洗衣服,她扭头对着秦凡笑着说道:“小凡,你先等会儿,我这边马上就好。”

    秦凡哎的点头,摆手笑道:“不着急,你慢慢洗。”

    陈清抿嘴一笑,接着她蹲那儿边洗,边跟秦凡在聊天儿,陈清问了一下她爷爷陈道源在医馆咋样?

    秦凡点头笑说一切都好着,陈清一听哦的笑着说道:“那就好,我还担心他坚持不下来呢。”

    秦凡摇头一笑说道:“没有啊,现在你爷爷跟他那个老伙计两个人玩的还挺好的,在那儿都好着,你别担心了。”

    陈清嗯的点头,“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秦凡听对方这么说,他瞅了一眼对方蹲在那儿洗衣服。

    顿时他走到跟前也蹲下来笑着问道:“是不是我在,你就放心啊?”

    “是呀,”陈清抿嘴一笑说道:“每次一听说你回来,我心里就踏实了。”

    秦凡一听心里一暖,他伸手在对方的脸蛋上摸了一下。

    看着陈清脸红了一下,秦凡这才问道:“是不是最近没吃好,都感觉瘦了呢。”

    陈清摇头笑道:“挺好的,我们都是自个做饭,肯定不会亏待自个的。”

    秦凡手指在对方的脸上心疼的摩挲了两下。

    他想了一下这才说道:“要不到时候我跟村长大盛叔商量一下,到时候学校请几个厨子,以后你们就不用做饭。”

    另外那些邻村的孩子可以在学校吃饭,也不用跑那么远了。

    之前秦凡就想着给学校里请厨师的,但是细想觉得没太大必要。

    因为那会儿基本都是本村的孩子,放学就直接回家吃饭了。

    而现在外村的孩子越来越多。

    再加上冬天快到了。

    这些孩子自个带的那些干粮啥的也冰,吃着肯定不好。

    陈清一听秦凡这么说,她其实这段时间正为这事儿发愁,顿时陈清点头笑着说道:“那真是太好了小凡。”

    看着陈清高兴的样子,秦凡笑了笑。

    他突然伸出双手拦住对方的肩头,轻轻拍了拍说道:“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

    陈清作为一个大学生跑到这儿来教书,而且兢兢业业的,秦凡本来就觉得村里有些亏欠人家。

    陈清被秦凡这么宠溺的一搂,她忽然觉得之前吃得苦一下子都没了。

    顿时陈清把手在自个衣服上抹干以后,她也抱着秦凡摇头笑着说道:“小凡,不辛苦的。”

    两个人就这样抱了一会儿。

    随后秦凡搭把手,帮着陈清把衣服晾晒了以后。

    陈清稍微收拾了一下,接着两个人这才出了校门赶往红山村。

    十多分钟后。

    车子进了红山村,秦凡按照陈清的指引,停到了一户人家门口。

    眼前这个家谈不上盖的多好,但在村里也不算差,几间半边盖的房子,看样子都是翻新过的。

    一般秦川省这边农村的房子很多都是半边儿盖的。

    顿时秦凡眉头一皱,这才扭头看向陈清说道:“这家人看起来不咋穷啊,这咋不让孩子上学了?”

    来之前妈的他本来还以为是因为女孩家里穷啥的。

    所以秦凡想着要是看着女孩子听话懂事的话,他就资助孩子上学。

    这时候陈清点头说道:“是呀小凡,这家里并不穷的,可是我不知道为啥不让孩子上学,可能因为是女孩子吧。”

    秦凡没有说话,这才伸手示意往进走,两个人进屋以后,陈清站在院子里这才柔声喊了一句,“玲玲”

    这个女孩子叫孙玲玲。

    很快。

    房间里孙玲玲直接跑出来,一瞅陈清和秦凡。

    她怔了一下,因为上午陈清还来过一次,她没想到陈清这次又跑来。

    顿时孙玲玲这才问道:“陈老师你怎么来了?”

    这时候秦凡一瞅孙玲玲的样子,顿时眉头猛地一怔。

    陈清嗯的点头一笑说道:“老师今天过来还是想找你家里谈一下你上学的事儿。”

    孙玲玲一听眼眶一下子红了,她摇头说道:“老师我谢谢你,不过我那个继父肯定不会让我上学的。”

    陈清愣了一下,她伸手在对方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说道:“玲玲你放心吧,老师会尽力说服你父亲。”

    顿了一下她接着道:“就是说不通,那我找你妈妈谈一下。”

    孙玲玲摇摇头,眼里露出悲伤之色,“老师,不顶用的,我那个继父不同意,我妈妈也没办法。”

    陈清一下子被说的哑口无言,她扭头看向秦凡。

    这时候秦凡依然眉头紧皱,他这才走上前问道:“你爸妈呢?”

    孙玲玲摇头说道:“他们不在,我爸喝酒去了,我妈在村东头给人家编草席子。”

    说着孙玲玲一转身,拉着陈清说道:“陈老师,我那个继父现在不在,你们可以进来坐。”

    秦凡一听孙玲玲这么说,他偏头冲着陈鱼说:“那咱们进去坐会儿。”

    接着两个人进了房子,这个房子里边摆设也简单。

    在炕的旁边摆放着一张桌子,桌子底下扔了一个课本还有本子。

    这时候孙玲玲一瞅秦凡二人眼神看向桌子底下。

    她这才急忙从桌子下拿起课本。

    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老师对不起呀,不是我故意把课本这样,是我刚才在看书做作业,我害怕我继父回来,看到我看书写字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