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1211章 九阴索命蛊

    一听外边还有人再狂敲门,别说张学道了,就连那女人都不耐帆了。

    被张学道这家伙的贪婪侵略着。

    女人的馒头颤了一下。

    她一把推开张学道,没好气的说道:“老张,你把敲门的人赶走,咱们再做也不迟,那敲门声音听的人心里发慌啊。”

    张学道瞅着身前丰腴的女人,他哎的一声,这才披上外套怒道:“麻痹的,老子现在去把敲门的赶走。”

    说着他啪的打开门,气冲冲的出去了。

    妈的谁呀!张学道边走边骂,“大清早的一个劲儿敲门这是奔丧啊!”

    说着他走到大门跟前,啪的打开门正要再骂两句。

    结果这一打开,张学道嘴边的话儿生生的吞了回去,他怔了一下。

    旋即这才冲着秦凡苦笑一声,“秦秦老板,怎么是你?”

    其实张学道刚才开门的时候已经想好了。

    麻痹的打开门无论是谁,他先骂两句,结果一瞅是秦凡,他现在一点儿都不敢骂了。

    一想到秦凡之前破他的蛊阵,张学道现在都都有怕,这要是其他人的话,张学道肯定不怕。

    但这个是秦凡,他真的害怕。

    这时候秦凡一瞅张学道这家伙这样子,顿时他笑着说道:“看你这样子是准备要骂人了啊。”

    张学道急忙摆手苦笑,“不敢不敢,秦老板,你跟我十个胆子我都不敢骂你。我欢迎都来不及呢。”

    秦凡瞅了一眼对方,他这才冷冷的说道:“你这牛逼啊,敲了你大半天的门儿,这个点儿你不会还没起来吧。”

    张学道一听急忙苦笑道:“秦老板,我都已经起来了,只是刚才在里边有点事儿。”

    他肯定不会说自个在里边跟女人看那种碟片,然后正要打算干。

    秦凡哦的一声也没说话,他直接走了进去,张学道一瞅秦凡进去,他也不敢拦人家啊。

    因为里边还放着碟片,外加上没穿衣服的女人。

    顿时张学道等秦凡进来以后,他急忙啪的关上门,然后冲着里边喊了一嗓子,意思是来人了。

    秦凡一瞅这个家伙这样,再一瞅面相,这很明显是昨晚跟女人弄多了。

    所以秦凡也识趣儿。

    他突然停下来,扭头对着张学道说道:“给你两分钟进房子收拾,我可不想待会儿,看到里边乱七八糟的东西。”

    张学道心想这家伙还真是厉害呀,一下子猜到这事儿了。

    顿时他哎的一声,急忙苦笑:“秦老板,那你稍等一下,里边马上就好啊,”说着他急忙跑到屋子里。

    两分钟后。

    秦凡这才走了进去。

    这时候屋里边有个胖胖的女人,一瞅这个女人,秦凡更确定昨晚两个人弄了一夜。

    “秦老板赶紧坐。”张学道伸手笑道。

    秦凡嗯的点了点头,走了过去然后坐下来,这时候张学道低声跟女人说了两句,那女人点了点头这才走了出去。

    等出去以后,张学道给秦凡倒了茶放下,他这才对着秦凡笑着问道:“秦老板,今儿过来早找我过来是有啥事儿?”

    秦凡也没客气,嗯的点头说道:“今天过来找你是有事儿。”

    说着他直接把镇邪符拿出来放到桌上。

    “这是?”

    张学良神色一惊,盯着镇邪符,他是鹰阳师。

    其他人肯定感受不到这张灵符的法术,但是张学道能感受到,而且他觉得这法术很强大。

    这种强大的符咒是他根本弄不出来的。

    秦凡身子往后一靠,指着镇邪符说道:“你先打开看一下。”

    张学良抬头看了一眼秦凡,旋即他定了定神,然后这才伸手缓缓的打开。

    一打开,张学道身子打了一个趔趄,他往着里面蠕动的虫子惊道:“九鹰索命蛊!”

    “九鹰索命蛊?”

    秦凡眉头一皱,听着这个名字着实让他意外。

    旋即秦凡扭头看着张学道的脸色,他笑了笑问道:“看来你认识这玩意啊。”

    张学道往旁边躲了一下,他这才对着秦凡点了点头,“秦老板,这东西我是认识,不过真的是太恐怖了。”

    秦凡哦的一声,饶有兴趣笑道:“你说说咋个恐怖?”

    张学道搓搓手掌,他拿起杯子准备喝水,但是一瞅那东西,他实在喝不下,又把杯子放下。

    旋即张学道接着道:“你应该也知道蛊术有十二分类,什么金蚕蛊,蔑片蛊还有泥鳅蛊那些,但是在华夏我们常见的是八大蛊术,其中以湘南苗寨那边的蛊术最为有名和可怕。”

    秦凡嗯的点了点头,这家伙说的这些,他倒是知道。

    之前秦凡查相关蛊术资料的时候,已经大概明白了。

    苗寨那边下蛊厉害,还有广粤两个省的蛊术也不差。

    张学道看着秦凡点头,他接着道:“而这种九鹰索命蛊却并非咱们华夏的蛊术,而是东南亚那边的。”

    “东南亚?”

    秦凡眉头一皱,顿了一下,秦凡偏头瞅了一眼那蠕动的虫子。

    他没想到这玩意儿竟然是东南亚那边的,怪不得他查了很多资料都没有找到。

    旋即秦凡摆手示意继续。

    张学道接着道:“我以前去过那边一趟,也见过那边的人养蛊,那边的蛊虫比咱们国家的还又大又好,所以蛊术很发达,九蛭出一蛊。”

    “他们一般都是用九蛭的蛊苗来培养,吸自个的血,培养虫蛊的忠诚。”

    顿了一下。

    张学道接着道:“养九鹰索命蛊和其他养蛊的方法也是一样。”

    “只不过这种蛊苗却很可怕,其他的下蛊可以迷惑人,让人神志不清之类的,但这种蛊要是下了,那就是直接要命了,远比平常的蛊术可怕的多啊。”

    秦凡一听张学道这么说,倒是点头赞同,这蛊虫之前在宋秉文的脾脏穿行,差点要了他的命。

    顿时秦凡眉头一皱,“那照你的意思这么说,培养这种蛊虫的人道行应该很深了?”

    “没错。”

    张学道点了点头苦笑道:“这下蛊的人是真的厉害,寻常蛊术师压根不是对手。”

    略微停顿一下,张学道接着道:“秦老板,说实话我不得不佩服你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