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1210章 县城找阴阳师

    临出门的时候。m。

    秦林虎再度拍拍秦凡的肩膀低声道:“小凡,你放心吧,那事儿也就咱爷俩知道,没人第三人知道。”

    秦凡肯定知道秦林虎是给他定心丸,顿时他感激的看着对方点头笑道:“叔,我知道了。”

    回到自个的家里,哥嫂他们回房间去了。

    而父母他们还在客厅坐着看电视。

    秦凡一掀帘子瞅着父母,他这才笑着问道:“爸妈,你们还没睡啊?”

    秦振吧嗒吧嗒的抽着烟,冲着秦凡点头说道:“是呀睡不着,待会儿再睡。”

    秦凡哦的一声,他本来想回自个房子去的,不过秦凡又直接掀帘进了客厅,坐在了父母的跟前。

    “小凡,你不睡啊?”母亲扭头笑着问道。

    秦凡摇摇头,顿了一下,他这才对着父亲说道:“爸,我想跟你说件事儿。”

    “说啥事儿?”

    秦振扭头看了一眼,摆手又道:“我告诉你啊,要是跟我说秦林虎的好话,那就别说了。”

    秦凡呃的一声,他知道老爹一向固执。

    不过今天晚上看着秦林虎说的心里话,秦凡还是觉得毕竟这是本家,其实真没必要关系搞得这么僵。

    旋即秦凡摇头苦笑,“爸,还真是我二叔的事儿,我想跟你说一些。”

    秦振瞪了一眼,手中的烟锅往鞋底儿敲了敲,他起身要回房。

    不过这个时候秦母一把拉着老伴儿,没好气的说道:“我说你老家伙,儿子跟你说事儿,你等儿子说完再走也不迟嘛。”

    看着秦振瞪着自个儿,秦母接着道:“你和林虎二哥,两个老了老了跟个小姑娘似得,一赌气儿还真的打算一辈子不理对方了,我可告诉你,这咋说都算是亲戚,没必要搞成这样。”

    说完秦母偏头对着秦凡说道:“儿子,你有啥事儿直接说呗。”

    秦凡一瞅母亲这个样子,他心里还有些震惊,毕竟母亲一直在他眼里,算是典型的农家妇女的形象,这个时候,变得这么犀利起来。

    顿时秦凡哦的一声,这才跟着父亲说了一些,在酒桌上秦林虎说的事儿。

    等说完以后,秦母这才说道:“老秦,听到没有啊,这事儿我看,咱也别撅面子了啊,改天你主动低头说一声吧,都是打小玩大的本家兄弟。”

    秦振把烟锅背在身后,扭头看了一眼老伴儿和秦凡,旋即他哼的一声直接进了房子。

    “这家伙,装啥装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咋想的。”秦母冲着房间发了一句牢骚。

    旋即她这才对着秦凡笑道:“好了小凡,你赶紧去睡吧。”

    “行,”秦凡点了点头,这才从客厅出来直接到了房间。

    房间。

    秦凡没有一点睡意。

    他懒的搭理趴在椅子上睡觉的小狸,秦凡盘腿修炼,把那本上清心法又修炼了一遍。

    修炼完睁开眼已经快十二点了,秦凡下去冲了一个澡。

    回来之后,他这才想着今天下午宋秉文跟他说的事儿。

    秦凡一直再想墓葬由青龙、白虎四个神象弄的钥匙,其实他还想看一下那两把在手的钥匙,不过秦凡也没好意思看。

    毕竟他现在没答应宋秉文的要求,况且人家把那么多的秘密跟他说了。

    叹口气,秦凡现在也不知道咋办?

    正想着,秦凡忽然想起来被镇邪符封印的那些虫子,这两天秦凡一直在市里忙着,也没咋管这些家伙。

    这么一想,秦凡赶紧从兜里把那封印的镇邪符拿出来。

    缓缓的打开,秦凡只见那些蠕动的虫子还在里面爬着。

    不过很明显,这些玩意儿没有前两天爬的欢了。

    顿时秦凡皱眉,他心想这些虫蛊虽然跟寻常的虫子不同,但是应该有喂养的东西,要不然饿死了。

    他心想既然要养,那肯定不能养死了呀。

    这么一想,秦凡下床,然后直接拿起手机查了一下这种虫蛊的消息。

    不过查来查去,一点儿消息都没有,秦凡扔下手机,瞅了一眼这些虫子,他想着这两天把这事儿搞清楚。

    旋即秦凡把镇邪符收好,为了避免小狸那家伙捣蛋,秦凡把这玩意儿贴身放好,这才睡去。

    次日一早。

    秦凡起的很早。

    锻炼完以后他吃了早饭,然后秦凡直奔着县城,他想去找鹰阳师张学道。

    个把月前,秦凡曾经跟县城的鹰阳师张学道对决了一场。

    那次张学道受雇于肉产品加工厂的竞争对手陈老板,然后给他的员工下蛊,所以那一次秦凡跟着这家伙斗了一场。

    最后,秦凡收拾了陈老板,不过他并没有为难这家伙,放了这个鹰阳师张学道。

    尽管这家伙欠揍,不过秦凡考虑到鹰阳师现在少了,外加上这个张学道修道还算不错,

    张学道因此对秦凡算是很感激,他说以后要是有啥事儿尽管可以找他。

    而这次,秦凡想找一下张学道了解一下这个虫蛊术。

    尽管张学道的法术跟秦凡差的很远,不过张学道见多识广。

    而且这家伙也擅长下蛊,所以秦凡想着他应该知道这些虫子是咋养的?

    很快到了县城。

    之前秦凡跟踪过张学道,所以他直接去了对方的家门口。

    把车停在巷子口,秦凡走到门口敲了敲门。

    这时候张学道正搂着一个女人,在房子里看岛国的碟片儿。

    这家伙虽然年纪已经大了,不过身体养的还算不错,外加上这家伙一直迷恋女人。

    所以隔一段时间儿,他就找一个女人回来过两晚上。

    昨晚上他跟这个女人弄了一晚上,但是女人嫌张学道这家伙弄来弄去就那么几个姿势,也不尽兴。

    所以一大早,张学道就在网上下载了两部京都热,他观摩一下影片里人家男的是用啥姿势的。

    结果一看,张学道忍不住了,那女人看的也忍不住了,所以两个人正打算开始战斗,这时候有人敲门。

    一听有人敲门,张学道肯定不高兴了,麻痹的,人家正要弄那事儿,结果被人打扰,他肯定不爽呀。

    一般这种敲门,其实不用理就可以了,敲门的人一看没人开门,那肯定就走了。

    张学道也是这样想的,他刚把女人按倒在沙发上。

    把女人的上衣扒光。

    张学道在女人白的晃动的大馒头上乱抓着,结果这时候外面还有人敲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