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1149章 邪门的事儿

    跟着一家人聊了一会儿,他把明天去市里的事儿跟着父母说了。

    跟之前一样。

    秦凡现在干啥,他父母基本上都不过问。

    说了以后,秦凡便早早的睡觉去了。

    次日一早。

    秦凡吃了早饭准备开车去市里,这时候小狸也要跟着秦凡去。

    秦凡一想这段时间也都没带这小家伙出去野了,索性他把这家伙给带上了。

    市里。

    等秦凡到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他直接开车到了临江别墅那儿。

    不过秦凡没有回家,而是直接把车放在小区里,直接去了黄庭那儿。

    李帆一大早就到了黄庭的家里,等着秦凡过来。

    所以在楼下,一向牛逼哄哄的李帆在等着秦凡。

    一瞅秦凡来了,他跟好像见到了救命恩人一样,急忙走上前对着秦凡苦笑道:“兄弟你终于来了。”

    秦凡嗯的点了点头,瞅了一眼李帆。

    他见这个家伙神色疲惫,状态很差,看到出来这家伙这两天似乎经历了不少的事儿。

    不过好一点的是,秦凡并没有在李帆身上看到不好的东西。

    这时候李帆一把抓着秦凡的手着急的说道:“兄弟,你可要一定救命啊。”

    秦凡呃的一声,他扭头往四周看了一眼,见旁边偶有路人经过。

    旋即秦凡这才摆手说道:“先别急,咱们上去说话。”

    李帆哎的一声,急忙伸手相请,旋即两个人上楼。

    楼上。

    黄庭已经泡好了茶。

    三人坐定以后,秦凡举杯喝了一口茶。

    看着李帆很着急的样子,秦凡这才说道:“李哥,你现在可以说了。”

    李帆哎的一声,他特意的往秦凡跟前凑近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语言,李帆这才说道:“兄弟是这样的”

    旋即他这才跟秦凡细细的说了一下。

    等对方这次说完,秦凡这才听明白了。

    原来在秦凡回了村里那天夜里,李帆原本以为给他带来财运的佛牌发生了诡异的事儿。

    他的儿子李小宇五岁,素来乖巧可爱,性格很好,从不惹事儿生非。

    不过在那天晚上,李小宇忽然哭闹起来了。

    一般这种小孩子哭闹其实也没啥,要么就是受委屈,或者饿了,生病啥的会哭闹一些。

    李帆刚开始没有注意,一听孩子哭,他就跟媳妇儿李淑一块儿哄孩子。

    不过哄来哄去孩子还是一个劲儿的哭,他们夫妻两个以为孩子生病了啥的,准备送儿童医院的。

    结果这时候李帆才发现有些不对劲儿,他们儿子的哭声跟往日的不一样。

    这种哭声更是跟刚出生的婴儿啼哭一样。

    这让李帆觉得很纳闷儿。

    自个儿子虽然也属于孩子,但是这哭声不应该是这样啊。

    夫妻两个正感觉不对劲儿到时候,接下来,更让李帆夫妻两个头皮发麻。

    儿子的哭声戛然而止,忽然儿子的冷笑声响起,而且儿子的举止很不对劲儿。

    按照华夏人这边来说感觉好像是中邪了。

    秦凡眉头紧皱听着李帆讲着。

    当李帆接着往下说的时候,秦凡忽然打断了对方问道:“李哥不对啊,这咋是婴儿的哭声啊,应该是一个女人啊。”

    他之前见过那个佛牌,那玩意儿里边的鹰料是用女人的下面弄的,这是邪牌。

    若是要出事儿,那肯定是女人的魂魄会出来,这咋会突然出现婴儿?

    这时候李帆一听秦凡这么说,他惊了一下,看着秦凡问道:“兄弟,你咋知道是女人啊。”

    说着他叹口气接着道:“后面还真有女人出现。”

    秦凡一听眉头紧皱,不过他也没打断对方的话,听李帆继续说。

    这时候李帆说道:“更恐怖的事儿还在后面。”

    旋即他给秦凡二人接着说了起来。

    那会儿他们夫妻两个听儿子这冷笑声,吓得差点瘫软在地。

    这时候从二楼传来一些声音,李帆听那声音感觉是佛牌那个房间发出来的。

    他毕竟是男人啊,所以尽管李帆害怕。

    但是他还是让媳妇儿在一楼看着儿子,然后自个壮着胆子上了二楼。

    这时候椅子脚拖着地摩擦的声音一直在,李帆上了二楼,刚走到大厅。

    令李帆后背发凉,恐惧的是,只见在摆放佛牌的房间上空飘着一块儿红条布,而红布的一头系着椅子,正拉着椅子在地上拖着。

    那个时候李帆差点被吓傻了。

    他恐惧之余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出口颤着声喝止道:“谁在那儿”!

    这一怒喝,房间的椅子突然停了下来。

    李帆这时候还是害怕呀。

    他脸上全都是汗,正使劲让自个放松下来。

    这时候飘在空中的那块红布忽然嗖的一声,直接飘出房间,直接冲着李帆攻击过来。

    李帆一瞅妈的他都差点吓死了,慌忙之余他下意识的一躲,这时候那红布扑空却直接飘到楼下。

    李帆趴在地上松口气,但忽然他意识到什么。

    顿时李帆脸色大变,正要下楼,这时候他的妻子李淑啊的一声惨叫。

    李帆加了两声,急忙跑下楼。

    结果他一瞅自个的妻子倒在地上,而那块红布正缠在李淑的脖子上。

    “媳妇儿”

    李帆急忙跑过去,虽然他害怕那块红布,但是妈的他现在也顾不上啥了。

    等跑到跟前,他这才发现自个媳妇儿没有死,还有气儿应该是昏迷了。

    李帆讲到这儿的时候,黄庭忽然喝茶呛的咳嗽了一下,秦凡扭头瞅了一眼黄庭问道:“黄哥咋了?”

    黄庭脸色有些不好看。

    刚才他听得感觉喉咙发干,正要喝水,结果一听到红布直接缠上了李淑的脖子。

    水一下子呛的他有些难受。

    他摆手说道:“之前只知道这家伙那佛牌有问题,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我咋感觉在听鬼故事啊,听得我心脏都有些受不了。”

    秦凡苦笑一声,其实他听李帆这家伙刚才这么一讲,秦凡更觉得比他之前想象的还严重。

    旋即秦凡扭头看向神情失落的李帆,他接着道:“李哥,你接着说,那嫂子和孩子现在咋样了?”

    李帆一听喝了一口水,缓了一下他这才接着跟秦凡二人说了一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