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1138章 至少问心无愧了

    “邪牌?”

    众人脸色一变。更新快无广告。

    他们对佛牌这玩意不懂,只听过正牌和鹰牌以及养小鬼啥的。

    而且这都是从别人嘴里听到的,现在一听这邪牌,众人还没反应过来。

    看着众人惊恐的表情。

    秦凡接着解释道:“鹰牌也分正鹰牌还有邪鹰牌,鹰牌的效果本来就比正牌要强大,而且更邪恶,这个邪牌的效果更强大,寻常人压根压制不住的。”

    顿了一下,秦凡拿起酒瓶倒了一杯酒,端起来喝了一口。

    他这才叹口气说道:“李哥,你的那个鹰牌里边的鹰料是女人的下边,这属于邪恶啊,容易反噬,而且”

    “而且怎么了?”黄庭急忙问道。

    秦凡瞅了一眼众人,“而且我要是没猜错,你这鹰牌里边的灵体因为怨念太深,要是不抓紧处理,这一周后肯定出事儿。”

    因为邪牌本来就是强迫灵魂进去,让他们追随主人,所以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怨念。

    听秦凡这么一说,不仅是众人,就连李帆都是脸色顿变。

    黄庭这时候扭头看了二楼一眼,他这才问道:“兄弟,你咋说的怎么邪乎,没有这么严重吧。”

    “是呀,我也觉得一个佛牌咋可能会有那么多耸人听闻的事儿啊,”其他人纷纷附和。

    秦凡瞅了一眼众人,他知道这些家伙肯定一时接受不了。

    抬头看了一眼李帆,秦凡接着道:“李哥,要我说啊,趁着还没出事儿,你就赶紧把这鹰牌处理了,要不然到时候麻烦事儿就大了。”

    众人齐齐看向李帆。

    李帆这时候脸跟褶子似得,比那佛牌都鹰,他一句话都没吭声。

    片刻。

    突然李帆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桌子。

    他抬头瞪着秦凡说道:“我说秦凡,你啥意思啊,我好心待你,你现在咒我李帆倒霉是不,我用着鹰牌好好地,你一来就说我这请来的东西不好,而且满嘴胡说八道。”

    秦凡一听这家伙这么说,他知道对方肯定接受不了。

    秦凡也没生气,若是其他人,麻痹的他早都走了。

    不过这个李帆人不算坏,况且还是黄庭的朋友。

    于是秦凡耐心的说道:“我这并非胡说八道,李哥不是我吹牛逼,我以前捉过鬼,对这些还算是了解一些,你这儿鹰气实在太重,赶紧要弄啊。”

    李帆冷笑一声,“行,既然你说我这儿有鹰气,你倒给我说说咋弄?”

    秦凡摇摇头说道:“这玩意请进来容易,但是送出去比较难,现在咋弄我不是很清楚,我觉得你应该跟你那泰国朋友联系,让他去请教制这枚邪牌的阿赞,他应该有办法。”

    秦凡说的没错。

    毕竟这是泰国那边的东西,秦凡并没有试过,而且他不会轻易尝试。

    秦凡担心这现在怨气还没这么深,他要是没弄好,万一把鬼招惹出来,那事儿更大了。

    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求教当初的阿赞,他既然用符咒有能力制作这枚邪牌,自然有收伏之术。

    这时候李帆哼的一声说道:“既然都不知道咋解决,你这明显就是忽悠我们,而且既然你说我这是斜牌,那咋可能会给我带来好运啊。”

    秦凡一听这家伙这么说,说实在的,他有些哭笑不得。

    有些事儿是努力了,才会有结果,而并非是这鹰牌的作用。

    不过秦凡肯定不会说了。

    他只是摇摇头说道:“李哥,这事儿是个大事儿,我不会忽悠你的,反正这事儿该说的我也跟你说了,你要是不相信,那我也没办法。”

    "行了,”李帆摆手,“你要是想在这儿待,你别说了。”

    秦凡一听这家伙这么说,他知道这家伙肯定不会听他的劝的。

    于是秦凡冷笑一声说道:“那行吧,既然这儿不欢迎我,那我就先走了啊。”

    说着秦凡起身。

    他看的出来这些人现在对他也都不太友好,他也没必要在这儿待下去了。

    这时候黄庭一瞅秦凡要走,他这才冲着李帆说道:“行了啊老李,我这兄弟很厉害的,他要是这么说肯定不是忽悠你的,你好好想想啊。”

    说着黄庭也起身要走。

    秦凡是他请来的,现在秦凡要走,他肯定不能让秦凡一个人走。

    李帆瞅着二人说道:“我要啥我知道,我请这佛牌是诚心请来的,哪有什么邪气儿的事情,妈的今天真晦气。”

    秦凡听这家伙这么说,他眉头皱了一下,不过秦凡也懒得说啥了,跟着黄庭出了别墅。

    他坐上黄庭的车,二人开车走了。

    路上。

    秦凡瞅着黄庭开着车,他这才偏头苦笑一声说道:“黄哥不好意思啊,我今天让你为难了。”

    黄庭一听嗨的摆摆手说道:“兄弟,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啊,跟哥哥有啥不好意思的,而且我知道其实你是好心的。”

    说着他扭头看了一眼秦凡说道:“不过兄弟,你说的那个是不是真的啊?”

    他虽然很相信秦凡,但是那小子说的未免太有些恐怖了。

    秦凡看了一眼摇头说道:“黄哥,我不会拿这事儿来忽悠开玩笑的,那鹰牌确实有问题,要是再不及时处理,说不定主人家里会有性命之忧。”

    黄庭啊的一声,脸色一变说道:“竟然这么严重。”

    秦凡嗯的点了点头,他叹口气说道:“我估计那李哥他不会听我的。”

    黄庭拍拍秦凡的肩膀说道:“兄弟,你放心,这两天我就去跟他讲。”

    秦凡嗯的点头,看来也只有这个样子了。

    反正秦凡把他该说的都说了,他已经问心无愧了,至于人家咋做,他没办法。

    从这儿到临江别墅很近,不到十分钟,就到家里了。

    下车以后黄庭本来想请秦凡去他家里坐坐,不过经历了刚才的事儿,秦凡不好意思坐了。

    旋即他婉拒了对方,说有空儿再坐,旋即秦凡直接回到了家里。

    家里。

    陈威和罗莉两个人还没回来,秦凡坐在沙发上,也不知道咋回事儿,他直接就想到了那个鹰牌的事儿。

    为了避免胡思乱想,秦凡把红酒拿出来,倒了一杯酒。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