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1137章 佛牌有问题

    相互认识以后。

    李帆伸出手,对着秦凡笑着说道:“秦兄弟,以前可是经常听到你的大名啊,今天终于见到了啊。”

    秦凡瞅了一眼李帆,见对方似乎有煞气缠身。

    不过秦凡现在并不确定是不是那鹰牌的作用,所以他伸出手笑着说道:“没想到我这名气这么大呀。”

    这一握手,秦凡更是觉得对方的手很冰冷。

    他心想麻痹的不应该啊,尽管现在天气慢慢转凉,但是不至于手这么冰。

    这时候李帆点头笑着说道:“是呀兄弟,你的名气现在还真的大啊,我的几个朋友可都吃过你的稻香村神菜啊,可真是太好吃了。”

    是呀,我们可都是吃过的稻香村神菜。其他人纷纷点头附和。

    秦凡哦的一声笑着说道:“怪不得啊,抽个空儿那我还请你们吃稻香村神菜。”

    “好呀,”李帆点头一笑,“兄弟,来这儿就别客气了啊,跟自个家里一样。”

    秦凡点头说好,旋即几个人这才坐下来。

    聊了一会儿。

    黄庭这才对着李帆笑着说道:“老李啊,把你的东西拿出来让我兄弟瞧瞧啊,他来可不是跟你瞎聊天的啊。”

    李帆一听嗨的一声拍了一下腿,笑着说道:“看我差点把这事儿忘了。”

    说着他这才起身对着秦凡笑着说道:“兄弟,跟我上二楼,我带你看看。”

    一般鹰牌是不能挂在脖子上,鹰气儿太重,很容易被反噬,所以都是供奉在家里。

    秦凡嗯的点头,起身跟着李帆上楼,黄庭他们也跟着上去了。

    二楼。

    秦凡到了一个房间。

    这时候令他感觉不安的是,上面的邪气儿比刚进来的强烈许多。

    “兄弟来,就在这儿,”李帆这时候站到房间门口,冲着秦凡笑着说道。

    秦凡走进去一瞅,只见李帆专门弄了一个供奉台子,上面插香,后边是一个鹰牌。

    当秦凡看清楚那个鹰牌的时候。

    他不禁眉头一皱,只见这个鹰牌里边不是别的东西,而是用女人的下边加上符咒加持弄的。

    寻常人肯定看不出来这里边的玩意儿,但是秦凡可以通过透视一下子看清楚。

    鹰牌也有鹰牌和邪牌之分,里边有灵体或者鹰料。

    鹰料就有棺材钉、坟场的土、人骨、骨灰、尸油以及人胎。

    而正鹰牌就是由阿赞将自愿追随的灵体经过施咒加持弄成的。

    而邪牌就是强迫灵体或鹰料进入里边,而其中女性的下边就是属于邪牌。

    一般这种东西其实很难看出来的。

    那些卖鹰牌的肯定不会说自个是邪牌呀,都会说是鹰牌的。

    “兄弟,我这佛牌咋样啊?”李帆看着秦凡笑着问道。

    秦凡瞅了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在房间里转了一下。

    他又偏头瞅了一眼黄庭几个人,旋即秦凡这才冲着李帆问道:“李哥,你这鹰牌请了多久了?”

    李帆一听秦凡这么问,心里想到:“这小子还真有意思,这小子不夸我的鹰牌好,这咋还问起这事儿了”。

    其实他是先让秦凡夸一下自个请的这个玩意儿好。

    于是李帆笑着说道:“我这有一周左右了。”

    说完李帆这才忍不住问道:“兄弟,有啥问题?”

    秦凡还是没有立刻说话,他瞅着几个人问道:“难道你们没有察觉到有啥异常?”

    “异常?”

    众人一怔,几个人面面相觑。

    旋即黄庭这才有些尴尬的摇头笑着说道:“兄弟,没有啥异常啊。”

    他本来是想让秦凡过来欣赏一下这个鹰牌。

    结果这小子却不按套路出牌,非但不夸自个那玩意儿好,而且这小子很诡异的问人家有啥异常。

    这让他也觉得有些尴尬。

    这时候李帆也觉得秦凡这家伙有些奇怪了。

    他摇头说道:“是呀兄弟,没啥异常的,要真说有异常,那就是我觉得这鹰牌给我带来了好运。”

    秦凡一听没有说话,他扭头看了一眼那个鹰牌,他没再说啥,而是先行下了楼。

    其他几个人跟着下楼。

    坐下。

    李帆招呼佣人又拿酒和吃的,秦凡这时候并没哟提及鹰牌的事儿,他只是在那儿吃喝着。

    秦凡在考虑要不要跟对方说一下实情。

    毕竟他跟这个李帆也才认识,而且他刚才楼上试探了一下李帆。

    见李帆似乎并不想听那些不好的话儿。

    不过秦凡可以理解。

    要是他自个的话,他觉得这鹰牌能给他带来好运,结果有人说这是邪物,他肯定也不高兴呀。

    所以秦凡想着等稍微熟悉了他再讲。

    几个人边吃边聊。

    这时候黄庭和其他几个人提起了他们想要买鹰牌的想法。

    李帆一听他们几个人买鹰牌,他肯定也高兴呀。

    于是李帆笑着说道:“老黄啊,你们几个人要想买的话,就买我这种,我告诉你们啊,这玩意儿还真有用啊。”

    黄庭点头一笑说道:“好啊,那老李,你到时候让你泰国那边朋友帮我弄一个跟你这一样的。”

    李帆点头笑着说道:“好啊,那我明天就跟那边说一下。”

    秦凡一听黄庭要买这玩意儿,秦凡打算说了,毕竟他不能眼睁睁的让黄庭沾着邪气儿。

    于是秦凡这才放下酒杯。

    他冲着黄庭摇头说道:“黄哥,别怪我多嘴啊,你还是别买这东西了。”

    “别买?”

    秦凡这话一说出来,其他人肯定不高兴了呀。

    毕竟他们都觉得挺好的东西,这秦凡说不好,这不是打了李帆的脸啊。

    黄庭也是一怔,旋即他苦笑一下,尴尬的冲着秦凡说道:“兄弟,你说为啥不能买啊?”

    “是呀秦兄弟,你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听你这意思,好像是我忽悠老黄啊。”李帆脸色微微一沉说道。

    秦凡瞅着李帆面色不对劲儿,他也不管了。

    于是秦凡拿起酒杯抿了一口酒。

    他下意识的抬头冲着楼上看了一眼,只见上边依然是邪气凛然。

    秦凡这才说道:“李哥,我知道我这话说了你肯定不高兴,不过你作为黄哥的朋友,我觉得还是想提醒一下,你这鹰牌买的不对劲儿,你这属于邪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