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1095章 到了澳洲

    “笑啥?”秦凡抬头问道……

    安月一听这才没好气的说道:“臭小子你还真是厉害啊,这邹飞以前多横的呀,大半夜在小区里放歌跳舞,那些邻居找,这家伙都不带搭理的,那会儿多牛‘逼’的呀。”

    说着安月把手中削好的苹果递给秦凡。

    安月拿出一张纸擦了一下手。

    她接着道:“没想到啊,这小子现在见了你,真的跟老鼠见了猫一样,而且这小子好像还有事儿没事儿就过来套近乎这种。”

    秦凡拿着苹果咬了一口,他摇头说道:“其实这家伙人还算可以,就是打小没人管教,要不然凭着小子这么聪明,将来肯定‘混’的还可以。”

    “是呀,”安月点头表示认同,旋即她跟着秦凡聊了一会儿,便上楼去睡觉了。

    一直到了晚上七点多,安月这才醒来,旋即秦凡带着她去了外边吃饭。

    等吃完饭回来,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因为明天一早还要去机场,所以一到家里二人就睡了。

    安月本来还想着跟秦凡折腾一下的,但是她一瞅这小子倒头就睡了,所以安月只好作罢。

    她想着反正在澳洲还能待一段时间,总有机会的。

    次日一早。

    秦凡二人起来,收拾了一下之后,他们这才打算去机场。

    结果秦凡一打开‘门’吓了一跳,只见‘门’口站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是邹飞。

    秦凡刚才差点给了邹飞一脚。

    看着这家伙在‘门’口冲着他笑,秦凡抬手啪的一巴掌打在邹飞的脑袋上这才怒道:“妈的你大清早站这儿是要吓死人啊。”

    邹飞捂着脑袋,苦笑一下说道:“大哥,我昨儿下午听说你早上要赶飞机,所以我想着开车送你们去。”

    秦凡呃的一声,以前他一早赶飞机,一般都是把车放在机场的停车场。

    现在这家伙这么说,倒是让秦凡有些意外。

    旋即他想了一下摇头说道:“行了啊,你还是去睡觉吧,我们自个开车过去就可以了。”

    邹飞一听肯定不愿意呀,他摇头笑着说道:“大哥我不困的,你就让我送你们去吧,这才是做兄弟应该做的。”

    这时候安月在旁边笑着说道:“小凡,那你就让他送吧。”

    秦凡点了点头拍拍邹飞的肩膀说道:“那就辛苦了啊。”

    邹飞哎的一声急忙摇头说道:“哥,你这样说就太见外了,别说送一天,你要是让我每天送,我都毫无怨言的送。”

    说着他急忙接过秦凡手中的小箱子,这才转身开车去了。

    大清早,路上没咋堵车。

    五十分钟后。

    机场。

    航站楼‘门’口。

    秦凡下了车,临走的时候他又叮嘱邹飞几句,随后他和安月进了航站楼。

    接下来就是检票登机。

    一个多小时后。

    飞机起飞。

    等飞机落到悉尼机场,已经晚上了。

    他们坐的这个飞机还算是最快的一趟,十三个小时。

    在香江转了一次机。

    而其他的基本上都是在十七八个小时。

    以前妈的秦凡没有坐过飞机,他那会儿在想要是能坐飞机,一定要坐够。

    但是现在他是真的坐腻了。

    特别是坐十三个小时,真的是要人命的。

    其实人都是这样的,没‘弄’过啥事儿,就想着等‘弄’的时候,一次‘性’‘弄’过瘾。

    但结果直到次数多了腻了,打死都不想再‘弄’了。

    这其实就跟‘弄’‘女’人是一样的道理。

    没‘弄’过‘女’人,没有尝过那种味道,经常想等以后结了婚,每天跟媳‘妇’在席梦思上折腾。

    结果娶了媳‘妇’,当真正跟媳‘妇’儿每天啪啪啪。

    特别是为了要孩子而‘弄’那事儿,折腾久了,一看到‘女’人那下边,你就跟看到瘟神似得躲避。

    出了航站楼。

    因为悉尼这边的时差比华夏那边快了两个小时,所以他们到这边,天‘色’已经全部黑了。

    安月的父亲安登封亲自开车在等着了。

    “秦兄弟,你终于来了,哥哥真是盼星星盼月亮呀,”安登封笑着说道。

    秦凡嗨的一声,点头笑着说道:“是呀安哥,这可算是终于来了。”

    其实秦凡也想早点把澳洲这边的事儿早点解决,毕竟抢占市场那是越早越好。

    旋即三个人寒暄了几句,这才坐上了车。

    一个小时后。

    车子停到了安登封别墅‘门’口。

    他在澳洲发展了数年,在这儿买了两套别墅,所以秦凡也不用住酒店啥的。

    把东西放下以后。

    因为秦凡也不困,所以安登封让安月拿酒过来,又让去炒了两个小菜,他想跟秦凡喝两下。

    安月点头说好,旋即她转身去了厨房。

    很快‘弄’了两盘下酒菜。

    菜‘弄’好以后,秦凡和安登封喝了起来,安月也坐在一边没事儿聊着天。

    安登封一边给秦凡斟酒,一边笑着说道:“兄弟来,尝尝澳洲这边的洋玩意,看看跟咱们那边的味道有啥区别?”

    秦凡点头说好,旋即他端起酒杯喝了一杯,细细的咂咂嘴。

    “兄弟咋样呀?”安登封笑着问道。

    秦凡再次咂咂嘴,旋即他这才抬头看着对方,秦凡笑着说道:“安哥,我实话实说啊,我觉得没有咱们华夏的酒好喝啊。”

    他虽然平时喝的是啤酒,但是他还是能尝的出来这白酒味道的好坏。

    而且华夏的白酒一直在世界上都‘挺’牛‘逼’。

    世界上八大烈酒,华夏白酒就在其中榜上有名。

    另外华夏的白酒是用粮食做的,味道偏辣,但是西方的白酒基本上是用水果做的,味道偏苦。

    这时候安登封一听仰头一笑说道:“兄弟没想到你跟月儿是一个口味啊,月儿也觉得这边的白酒没有咱们那儿的好喝呀。”

    安月坐在旁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秦凡。

    她抿嘴一笑说道:“是呀,我来这儿都好几年了,一直都喝不惯这边的酒,还是觉得咱们华夏的酒好喝点。”

    秦凡笑了笑,旋即他端起酒杯笑着说道:“安哥,我敬你一杯,这段时间辛苦你在这边忙碌了。”

    安登封嗨的一声摆手笑道:“兄弟你这就见外了啊,我对这边熟一点,所以肯定得多上心一点。”

    说完他举起酒杯,三个人喝了一个。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