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1064章 带童雨去市里

    童母二人急忙点头说道:“听懂了,你放心吧,我们一定注意,其实我们之前也都很注意说话方式的。,。”

    秦凡嗯的说道:“是呀,一般有病的人往往都不会承认自个生病,这就跟喝醉酒的人往往都会说他没喝醉一样的。”

    顿了一下,秦凡看向童奎说道:“所以你们以后啊,别在童雨姐跟前提生那病的事儿。”

    童母再次点头说好。

    秦凡瞅着这些事儿‘交’代好了,他这才说道:“还有一个事儿要跟你们商量一下的。”

    童母一听急忙说道:“小兄弟你有啥事儿尽管开口提,只要能治好童雨的病。”

    秦凡看了一眼说道:“是这样的,因为童雨姐现在的状态是正常人状态,所以我担心治起病来效果不好,只有等她病情发作的时候,才是最佳的治疗时间。”

    毕竟这病算是世界疑难杂志之一,治愈一个受刺‘激’的神经病,基本不可能。

    秦凡这也是第一次治,所以他必须得确保万无一失。

    顿了一下,他看向二老的表情问道:“你们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

    这时候在旁一直不吭声的童奎忍不住开口问道:“小兄弟,那这个咋治?”

    秦凡没有说话,而是低头走了几步。

    最终他站在桌子跟前,手指敲了敲桌子。

    他这才抬头看着二老说道:“我本来说等童雨姐病情发作,你们给我打电话,我直接过来。”

    “不过我担心到时候会错过最佳时间,你们要是放心,让童雨姐跟我们走,到时候她一旦病情发作,我就可以直接治疗了。”

    刚才他问了一下童雨的发病间隔时间,按照这个大概推算,秦凡想着发病估计也就是这两天。

    说完他看向二老担心的表情,他知道两个老人不放心,不过秦凡可以理解。

    顿时秦凡接着道:“或者你们其中一个人跟着我们,也可以照顾童雨姐。”

    这时候二老互瞅了一眼。

    童奎这才吧嗒‘抽’了一支烟说道:“老婆子要不你去吧,你到时候还能好好照顾‘女’儿。”

    童母一听想着也没错,她到时候方便照顾‘女’儿。

    顿时童母看向秦凡点头说道:“那好,那我跟你们去吧。”

    “行,”秦凡点了点头。

    对他来说谁去都可以,他现在想的只是给童雨咋治好病。

    旋即三人正聊着接下来的相关事儿。

    这时候秦峰从外边掀帘进来嘘声道:“童雨来了。”

    秦凡一听摆摆手示意都闭嘴。

    很快童雨走进来,她看了一眼秦凡几个人笑着说道:“你们在谈论啥呀?”

    童母几个人还不知道咋回答。

    这时候秦凡笑着说道:“童雨姐,我们刚才和叔和婶儿商量了一下,想带你和婶儿去市里玩几天咋样呀?”

    他现在肯定不能把童雨母‘女’带到自个家里呀。

    而且县城那地儿是童雨之前有噩梦的地儿。

    所以秦凡想着去市里,那儿好玩的多。

    到时候带着她好好玩玩,算是哥哥秦峰对人家的补偿。

    去市里?

    童雨一怔。

    说实在的这两年,她虽然也去过市里,但是童雨去的都是医院啥的,所以要说去市里玩,她倒是还真‘挺’想去的。

    这时候童雨的父母也都一怔,他们没想法秦凡说的是去市里。

    秦峰更是震惊,压根他就不知道秦凡这家伙说要去市里,而且还是带着童雨和她的母亲。

    他看了一眼秦凡,秦凡冲着他挤了一下眼,他也没说啥,旋即秦凡再次看向童雨问道:“童雨姐,咋样呀,想不想去呀?”

    童雨笑了笑,她看向母亲说道:“妈,那咱们去一趟市里吧。”

    童母苦笑一下,这才点头说道:“好呀,那就带你去市里玩几天。”

    秦凡一瞅敲定了这事儿,他这才说道:“那这样,待会儿你们收拾一下,然后咱们去市里。”

    童雨看了一眼秦凡兄弟两个,她点头笑着说道:“好呀,那我现在就去收拾东西。”

    等童雨转身去了自个房间收拾东西,童母也拉着童奎进了偏屋。

    “老头,咱们现在还有多少钱呀?”童母对着闷声不吭一个劲吧嗒‘抽’烟的童奎问道。

    自打‘女’儿病了,他们几乎把家掏空了,而且还是举债治病,但是没有一点儿效果。

    这时候童奎把烟锅竖在炕边,他转身从柜子里‘摸’出一个盒子,打开盒子里边有褶皱的几张百元。

    这些钱现在是他们的家底了。

    旋即童奎把钱全部取出来。

    数了两下。

    他索‘性’一并递给老伴儿说道:“这里有五百二十块,你全拿去吧,到时候‘女’儿吃啥买啥你都给买。”

    前几天给‘女’儿买‘药’啥的‘花’了两千多块,现在他们家也就这么多了。

    童母接了钱叹口气,这才说道:“市里消费这么高,我担心这钱没‘花’两天就没了。”

    童奎他看了一眼老伴儿,这才抄起烟锅出‘门’去了。

    童母也没说啥,她把钱放在贴身的衣服里,这才接着开始收拾东西。

    院子。

    秦凡知道哥哥肯定要问这事儿。

    所以他坐在那儿跟哥哥把这事儿说了一下,然后伸手说道:“哥,给我一根烟。”

    秦峰明白了秦凡的意思,他给递了一根烟,他这才忍不住问道:“兄弟,那你咋想起去市里了?”

    秦凡看了一眼问道:“那你觉得咱们带着他们母‘女’可以去村里?”

    秦峰一听呃的摇摇头说道:“去村里也不行,你嫂子要是看到,肯定跟我闹,而且村里人肯定也会议论。”

    “是呀,”秦凡点了点头说道:“那不就是了,到时候去了市里啊,咱们多带带童雨姐逛一下算是尽一下心意。”

    “行,”秦峰点了点头,“兄弟,哥听你的。”

    二十分钟后。

    童奎后边‘插’着一个烟锅回来了。

    走到老伴儿跟前,他把一千块塞到对方手上。

    童母一瞅那千把块。

    她一惊这才问道:“你这钱从哪儿来了啊,村里不是都没人愿意借咱们钱了呀。”

    他们给‘女’儿借钱治病,几乎都亲戚朋友啥的都借完了。

    现在欠了外债十几万,所以村里没人肯借钱给他们。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