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1029章 这钱不能要!

    秦凡静静的看着陈鱼

    说实话他有的时候也会想陈鱼。

    人的第一次总是可贵的。

    隔了这么久,突然遇见陈鱼,而且陈鱼说了这话,秦凡心情更是复杂。

    往前走了两步,秦凡紧紧的看着陈鱼,他真的想伸手握一下陈鱼的手,但是最终没有这么做。

    先不说这在村里的街道了,关键是陈鱼已经嫁人。

    冲着陈鱼苦笑一下。

    秦凡这才说道:“记住我说的话,以后无论有啥困难,你就跟我讲,还有,那家伙要是以后再对你动手,我到时候弄死他!”

    陈鱼听着抿嘴一笑,满眼柔情,旋即她低头说道:“好的小凡,我知道了。”

    说着陈鱼要走,这时候秦凡忽然一把拉着她胳膊,从兜里把那一千多块钱全部塞到陈鱼手里。

    “小凡,你这是干啥,以前你给那么多钱,这钱我不能要,”陈鱼急忙摇头。

    她是后来才知道秦凡之前送她的那个吊坠值好几万,而且那会儿她结婚,秦凡给她卡里也打了好几万算是份子钱。

    农村结婚一般几百块算是很多了,秦凡打这么多,陈鱼肯定知道秦凡想让她过得好点。

    秦凡看了一眼冷静的说道:“这钱你别多想,没别的意思,没事儿给自个买个化妆品啥的,别亏待自个。”

    说着他转身走了。

    看着秦凡的背影,陈鱼眼泪唰的一下子下来了。

    她其实知道秦凡一直疼她,但是没有办法,她现在已经嫁人。

    走出村子,沿着小路走着,秦凡长呼一口气,一想到刚才陈鱼那个样子,秦凡心里还是难受。

    “妈的!”

    秦凡一脚踢飞了一个石子儿。

    旋即在路边坐了一会儿,秦凡心情平缓了以后,他这才起身去公司找哥哥秦峰。

    蔬菜大棚。

    几个工人正在里边忙碌着,秦峰正在跟一个工人讨论着。

    这时候大伙一瞅老板秦凡来了,顿时一个个停下手头工作,向秦凡问候。

    秦凡也冲着员工点了点头,旋即摆手笑着说道:“行了,大家可以下班了,都去吃饭吧。”

    几个工人一听肯定高兴呀,这提前半个小时下班的感觉还真不一样。

    旋即大伙纷纷收拾东西往出走,秦凡走到哥哥秦峰跟前笑着问道:“哥,你还打算不下班了是吧。”

    秦峰笑了笑,打趣说道:“是呀秦总,我得把这些东西弄完呀。”

    秦凡一听哥哥的意思,顿时他拍了秦峰一把没好气的说道:“哥,你别这样啊,我可是你弟弟啊,不是啥老板呀。”

    “真的假的?”

    秦峰歪头看了一眼。

    秦凡很确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呀。”

    “那好。”秦峰点头,旋即他把那双沾满泥的手搭在秦凡的肩膀上。

    “我靠”

    秦凡一瞅那双手顿时就要闪,这时候秦峰紧紧搂住肩膀说道:“哥命令你别动。”

    秦凡:“”

    他无奈的看了一眼幸灾乐祸的哥哥,旋即点头说道:“好好好,我不动。”

    秦峰更加得意了,那泥手在秦凡干净的衣服上擦了擦,指着旁边的竹篓说道:“东西拿着。”

    秦凡一瞅自个干净的衣服瞬间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呃的一身没脾气的看了一眼哥哥。

    旋即他只好点头,挑着竹篓跟着哥哥出了蔬菜大棚。

    刚走到公司门口,这时候秦凡表哥陈凤梧从宿舍出来了。

    一瞅秦凡二人,陈凤梧先是问候了一声秦峰,这才咧嘴一笑说道:“小凡你啥时候回来的?”

    现在陈凤梧已经褪去了大学生毕业的那股傲气,也从眼高手低变得务实起来。

    而且上次秦凡给升职以后,陈凤梧更是对秦凡有所敬畏了。

    秦凡点头一笑说道:“刚回来。”

    说着他看了一眼陈凤梧手里的餐具,这才问道:“你去吃饭啊?”

    公司有专门的灶。

    “是呀,”陈凤梧点头一笑。

    秦凡哦的一声,顿时笑着说道:“那别吃了,跟我们两个回家去吃。”

    “啊”

    陈凤梧一听急忙摇头笑道:“我还是不去了,你们赶紧去吃吧。”

    他其实现在才意识到对秦凡一家人有些惭愧。

    以前他的父母是个势利的主儿,经常经常没事儿说秦凡家人一辈子都穷。

    让以后别跟这样的穷亲戚来往。

    而有啥样的老子,就有啥样的儿子。

    陈凤梧自小耳濡目染,也对秦凡他们一家人看不上。

    但是谁成想,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秦凡现在已经成了县城很牛逼的人了,在国家都拿过奖,生意做到了国外。

    而他之前还看不起秦凡,但是现在却给秦凡打工了。

    而且陈凤梧现在都不好意思去秦凡家里了。

    虽然他的舅舅秦振对他不错,而且秦振之前说让他吃住在家里就可以了。

    但是陈凤梧死活不同意,因为他还是觉得心里惭愧,有些发虚。

    这时候秦凡看着陈凤梧摇头,顿时他没好气的说道:“搞得你好像很陌生一样,那可是你舅家啊,怕啥呀。”

    “是呀。”

    秦峰点头一笑,用另外一只泥手搭在陈凤梧的肩膀笑道:“赶紧走吧。”

    陈凤梧一瞅自个肩头直接脏了,他虽然苦着脸,但是陈凤梧也不好意思说呀。

    看着陈凤梧那无奈的表情,秦凡摆手一笑,“没事儿,到时候到家里,衣服脱了让咱嫂子给咱们洗衣服。”

    秦峰看了一眼秦凡笑着说道:“想得美,自个回家去洗。”

    陈凤梧一瞅没办法了,他这才把餐具放到宿舍,跟着秦凡二人去了村里。

    路过陈鱼家的时候,秦凡扭头向院子里看了一眼。

    只见陈鱼的父亲在院子里蹲着抽烟,秦凡这才心里微微叹口气。

    家里。

    因为陈凤梧来了,所以家里人还是挺高兴的。

    把桌子放在院子里。

    秦凡旋即冲进厨房对着嫂子翠兰说道:“嫂子,待会儿吃完饭,你可得把我这衣服给洗了啊,这可是我哥刚才弄的。”

    翠兰看了一眼秦凡肩头的泥,这一看就是手指印弄的。

    顿时翠兰笑着说道:“这你哥弄得,就应该让你哥去洗呀。”

    秦凡摇了摇头笑着说道:“那我不管,反正你们两个不管是谁,都给我洗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