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1024章 教育变的畸形

    临江别墅。

    秦凡的车停在家‘门’口。

    二人下了车进了别墅。

    刚到大厅,安月直接上楼去睡了,

    秦凡则到了书房去忙工作了。

    昨天安月给他发的澳洲那边的一些东西,他还没看完。

    对于澳洲那个地儿,秦凡并没有去过,不过他知道那个地儿是华夏很多人都喜欢去的地儿。

    而且那个地儿消费啥的要比米国低很多。

    瞅着桌上打印的文件,秦凡静下心一直看着。

    这东西是这几天安登封在那边调研的结果,所以这些东西都是干货,不用秦凡再去折腾‘弄’了。

    一不小心秦凡一忙忙了个把小时,直接到下午七点多了。

    直到安月起来走进书房,秦凡才意识到了这么晚了。

    安月走到秦凡的跟前,看着这小子跟前摆放的东西。

    她笑着说道:“呦,臭小子,没想到啊,平时你看起来不务正业的样子,这一工作起来还真‘挺’拼的。”

    秦凡合上那厚厚的文件,伸了一个懒腰。

    他这才没好气的说道:“该工作的时候就好好工作,该玩就好好玩。”

    安月点头笑道:“这个倒是呀。”

    说着她凑到秦凡跟前,微微俯身笑问道:“今天晚上想吃啥啊?”

    秦凡一听,眼神下意识的向对方的松开的领口看到。

    妈的只见安月那一道事业线之下,那两个圆鼓鼓的馒头在紫‘色’罩、罩的束缚下,跟半球似的,随着安月身子一抖顿时微微晃动着。

    咕咚

    秦凡没出息的咽了一口口水,这时候安月瞅着这家伙不吭声,她又问了一声。

    刚问完她瞅着这家伙的眼神不对劲呀。

    旋即安月下意识的往自个那儿一看,这才发现自个领口张的很大,馒头几乎被秦凡这小子给看完了。顿时安月脸一红,伸手一把捂着领口,瞪了秦凡一眼说道:“你们男人真好‘色’,我们‘女’人稍微不注意,你们就占便宜。”

    秦凡一瞅人家把领口都捂着了,他这才有些恋恋不舍的挪开眼神。

    妈的不得不承认安月那两个玩意长得真的好看呀,

    两个馒头雪白雪白的,恨不得上前捧住咬一口。

    抬头看着安月那张羞红的脸。

    秦凡笑着说道:“我靠,你说你这站我跟前,领口那儿张开着正对着我,我就是不想看,但是关键你那儿太好看了。”

    安月脸又一红说道:“真是好‘色’。”

    秦凡咧嘴一笑说道:“不是我好‘色’呀,男人都好‘色’,你信不信就你刚才那样,无论哪个男人看到都恨不得把眼睛放到里边去看个够。”

    “不跟你说了,臭小子,你就是好‘色’,”安月瞪了一眼转身出书房。

    秦凡哎的一声,急忙在后边喊道:“安月咱晚上吃面条吧,我想吃面了。”

    安月在‘门’口停下步子,转身看了秦凡一眼说道:“你想吃自个去做吧。”

    “我靠”

    秦凡一听这才起身出了书房,跟在安月身后笑着说道:“不会吧,看你一下那儿你就生气了?”

    他心想妈的这‘女’孩还真是一个奇怪的动物。

    昨晚都主动的亲他嘴了,这小子他不小心看了一眼馒头,这咋还生气了?

    安月停下步子,扭头幽怨的看了一眼秦凡。

    她这才伸手拍了一把他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刚才那个样子,一下子让我想到了以前发生的一件事儿。”

    呃

    秦凡伸手拉着她的手笑着问道:“啥事儿说说呗。”

    安月没有说话只是叹口气,下楼坐到客厅沙发上。

    秦凡跟着下去说道:“到底啥事儿你说说,我应该能帮你的。”

    他看着安月这神‘色’,就知道应该不是啥好事儿。

    安月看了一眼秦凡,这才缓缓的开口跟秦凡说了一下那个事儿。

    等说完以后,秦凡这才知道原来在去年,安月遭一个家伙的欺负,差点失了身子。

    后来幸亏她拼命反抗,对方才没有得逞。

    而对方是澳洲大学一个老师。

    这个老师在学校权力比较大,一直很好‘色’,曾经干过好几个‘女’学生。

    而且干的几乎都是留学生,特别是华夏的‘女’学生。

    而且那家伙事后还威胁‘女’生说,说只要敢说出去,就别想拿到毕业证了。

    读书十六载,无非就是为了拿到毕业证。

    而且这些‘女’生都是‘花’着很多钱来读书,无非就想拿到国外毕业证好找工作。

    但现在‘花’了这么多的‘精’力和金钱,到头来毕业证拿不到手。

    那家伙拿毕业证一卡,她们就怕了,所以一个个吃哑巴亏。

    而那老师一看这办法奏效,所以他变本加厉又欺负那些‘女’学生。

    秦凡一听骂道:“麻痹的还有这种事儿呀?”

    安月点了点头说道:“是呀,这不仅国外有,咱国内也是,现在的学校教育都畸形了,很多老师都包养‘女’学生,还有的跟那一样,直接侵犯‘女’学生,而且还拿毕业证威胁。”

    顿了一下,安月接着道:“我有个同学是京北的一个很有名的学校学生,听她说就有好几个‘女’生被老师给那啥了。”

    秦凡一听眉头一皱,“然后呢?”

    说实话他可能从来没有上过大学,所以一直对大学有种好感,而且觉得是教育育人的地儿。

    而现在一听安月这么说,他心里还是有些失望。

    看着秦凡表情不对劲儿,安月摇头说道:“我同学说那老师权利太大,就是告都没法告,那老师‘性’、侵‘女’学生的事儿全校几乎都知道,但就是没人管。”

    “麻痹的,真他妈禽兽!”秦凡骂了一声说道:“要是让老子碰到这类傻‘逼’老师,我非让他当太监。”

    安月看了一眼秦凡义愤填膺的样子。

    她抓着秦凡的手安慰道:“行了小凡,你也别生气了啊,这事儿毕竟是个别现象,其他学校还好一点。”

    秦凡没有说话,他抬头看向安月问道:“那当时欺负你的那老师,现在还在澳洲教书?”

    “是呀。”

    安月叹口气,点了点头说道:“他当时威胁我说不让我拿毕业证,但是我不怕他,我就告发了,结果失望的是这事儿也没有了下文,他照样还在那儿教书,估计又欺负其他的留学‘女’生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