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996章 秦峰出狱了!

    “打听我?”

    秦凡一怔,他觉得有些好笑,摇头笑问,“打听我干啥啊?”

    秦玲儿咧嘴一笑,说道:“她们都问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秦凡呃的一声笑着说道:“你们学校女孩子还真有意思,打听我难道还想做我女朋友啊?”

    “是呀哥.”

    秦玲儿咧嘴一笑,“哥,你不知道你现在在我们学校有多火啊,连我现在都沾你的光,以前我们学校那几个校霸还欺负我们,现在那几个家伙一见到我,好像很怕我。”

    “真的假的啊?”

    秦凡咧嘴一笑说道:“这样啊,要是你们学校有人敢欺负你,你就跟哥说。”

    秦玲儿摇头笑道:“你放心吧哥哥,他们现在才不敢惹我,对了,我以后帮你在我们学校物色一下我未来的嫂子吧。”

    秦凡摆手,“你行了啊,我的事儿你就少操心了,再说你也别担心哥讨不到老婆。”

    秦玲儿凑到秦凡跟前笑着说道:“我知道现在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

    顿了一下,她这才说道:“对了哥,我前两天还在学校见那个周琳了。”

    一提到这个前女友周琳,秦凡眉头皱了一下。

    自打大半年前替周琳父亲治病以后,他就再没见过她,而且秦凡现在心里早都云淡风轻了。

    但是人就是这样,即便这样一提到这个人名,他还是免不了心里一动,有些唏嘘。

    不过秦凡即便表情有些变化,但是他并没有发作,而是扭头看了一眼妹妹问道:“你见她怎么了?”

    秦玲儿想了一下,认真说道:“我看她在操场那儿一个人坐着心情不好,好像在抹眼泪儿。”

    秦凡哦的一声也没再说啥。

    现在对他来说,周琳是好是坏,已经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了。

    秦玲儿看着哥哥没有吭声,她也没再说啥,而是岔开话题跟着秦凡聊起了学校的一些事儿。

    一个小时后。

    二人到了麦香村。

    秦玲儿一回来,家里人算是齐了,就差了明天出狱的秦峰。

    当天晚上,一家人睡得很早。

    秦凡回到房间,给小狸那家伙拿了晚上的剩肉,结果这家伙很聪明,不吃。

    秦凡只好又给拿了一些新鲜的熟肉,随后他直接睡了。

    次日一早。

    天气很好。

    秦凡带着家里人开车到了县城看守所门口。

    距离秦峰出狱还有一个小时。

    秦凡一家人站在门口,各个都显得心情有些激动。

    “儿子,咋还不见你哥出来啊?”秦母心情有些紧张。

    秦振转身蹲在旁边的石墩子上,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没好气的说道:“着啥急啊,还有一个小时,另外他还在里边办手续。”

    秦凡嗯的点头说道:“是呀妈,您别着急,待会儿就可以出来了。”

    秦母一听这才稍微安了心。

    女人的胆子总是小了一点。

    她总担心秦峰在里边又犯了啥事儿,说不定就不能出狱了。

    一家人站在那儿有些沉默,秦凡偏头看了一眼嫂子翠兰,旋即他抬头看了一眼阳光,这才对着几个人说道:“爸妈嫂子,你们先回车里休息吧,我和玲儿在这儿站着,看着就行。”

    秦玲儿也懂事,她点头说道:“是呀爸妈嫂子,你们过去坐着吧。”

    秦振把烟锅往石头上磕了一下。

    他这才站起身摇头说道:“没事儿不用歇了,就站在这儿等着,我倒要让那小子看看,他在里边两年多,这一家人是怎么挺过来的。”

    秦母一听瞪了一眼说道:“我警告你啊老秦,到时候小峰出来,你别摆你的脸色,他这两年在里边也吃了不少苦。”

    秦振哼的一声,他看了一眼说道:“他是做了光荣的事儿,我还得凑上脸赔着笑?”

    说着秦振摆手道:“没门,他进了那地儿是他应有的惩罚,我看他出来之后还敢碰赌博。”

    “你”秦母瞪了一眼这个跟倔驴似的老顽固。

    秦凡瞅着父亲这样,无奈的摇头一笑,父亲这脾气还是这样,一直没改。

    他也没说啥,既然一家人都想站在这儿等,那干脆等着吧。

    一个多小时后。

    看守所大门哗啦一下打开。

    秦峰略带倦容的走了出来。

    抬手遮住了阳光,旋即他转身冲着看守人员道声谢,这才背着一个包裹出来了。

    一只脚刚踏出来,啪的手中的包裹掉在了地上,秦峰就呆住了。

    看着门口站的一家人,秦峰身子一颤,眼角一下子湿润了,他失声喊了爹娘,然后一下子扑了过去。秦母这时候早都情绪崩溃了。

    儿子是她心头掉下的肉。

    这两年来,她无时不刻的想着儿子,一下子跟秦峰拥抱,秦母眼泪唰的一下子下来了。

    秦玲儿也哭着跑了过去。

    唯独秦振和秦凡站在那儿看着。

    说实在的,秦凡也高兴啊。

    他等这一天也好久了,但是没想到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天,他却忽然很淡定了。

    一阵唏嘘自心底升起。

    和母亲以及妹妹拥抱分开之后,几个人已经哭成了泪人儿。

    旋即秦峰抹了一下眼睛,他这才走到父亲秦振的跟前,喊了一声爸。

    秦振满是沟壑的脸上没有一点儿表情,看了一眼儿子。

    他只是点了点头也没说啥话,而是转身又蹲到石墩上,双手微微颤抖着把烟丝装进烟锅里,刺啦一声,火柴划出一道光亮,秦振把烟丝点上吧嗒吧嗒的抽了几口。

    秦峰看着父亲两年来老了不少,心里一阵心疼。

    对于父亲这种态度他实际上也并不奇怪。

    这时候秦母走到秦峰跟前说道:“儿子你别理你爸,他就是这样。”

    秦峰苦笑一声又喊了一声爸。

    这声爸直接喊的秦振心里一阵难过。

    他猛地站了起来,二话不说转身去了旁边的苹果地里。

    刚走到那儿,秦振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身子猛地颤抖着。

    说实话,那是他的儿子。

    他尽管对秦峰一直持有不同的看法。

    平时在一家人跟前他说要咋样咋样的,但其实他心也软啊。

    这两年了,看到儿子瘦了太多,他心里也难过。

    更何况那声爸喊得他一下子情绪有些崩溃了,但是一想在儿子跟前掉眼泪,那真的有些太丢人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