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995章 你当的不称职啊

    秦振一瞅翠兰这样,顿时笑着压压手。

    随即他这才接着道:“说实话,自打你嫁到我们老秦家以来,我那不成器的儿子没有给你好的生活,而这个家有没有给好的条件,让你这两年来,跟着我们吃了不少苦,而且你还要上下打理这个家。”

    说着秦振顿了一下。

    他摆手苦笑,“不说了,总之我们老秦家娶到你这个媳妇儿是我们老秦家的荣幸,今天晚上爸来敬你酒算是感谢你,等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出来以后,再给你赔礼道歉。”

    秦凡和秦母一听都有些动容。

    父亲说的的确是这样。

    这个家以前真是穷到揭不开锅不说,而且丈夫坐牢,这若是其他女人,怕是早都改嫁了。

    而嫂子翠兰却并没有这么做,反而这两年来为这个家任劳任怨的**不少心。

    即便到现在,他们的家里条件算是这片最好的,翠兰也依然跟之前一样,忙着家里的农活儿和操劳家里的事儿,有时候还帮着秦凡盯着公司的事儿。

    所以翠兰这两年来,真是为老秦家付出了很多。

    翠兰一听父亲这话说实在也有些泪奔。

    这两年来,她咬牙挺到现在,很少有人能感受到她心里的委屈。

    她也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也渴望男人的怀抱和不愁温饱的生计,但是之前这两样都没有。

    说实话她以前还真动摇过。

    但是一想到自个当初刚嫁到老秦家来,秦父秦母对她很是照顾。

    同样秦凡和秦玲儿也对她百般尊敬,所以她不惜跟着娘家人闹翻,都没有离开这个家。

    其中个中委屈,也只有她自个深知。

    而现在她一听到父亲这么说,翠兰似乎一下子觉得这两年受的委屈和苦,她都值当了。

    其实很多人有的时候,做的那些事儿,无非就是想得到家里人的认同,这比什么都够了。

    不知道为啥翠兰想流泪儿,眼角噙满泪水,她伸手抹了一把眼泪,翠兰笑着说道:“爸,有您这一句话就够了,这个还是我来敬您。”

    “不成,这杯说我敬你,就敬你!”秦振板起面孔。

    这时候秦母在旁边笑着说道:“翠兰,你爸敬你,那你就喝吧。”

    她现在也赞同老伴儿说的话,自个这个儿媳妇,她敢说方圆百里都挑不到这么好的。

    翠兰一听这才点了点头,她这才自个接受秦振的敬酒。

    在碰酒杯的时候,她自个把酒杯往下放下,二人碰了酒。

    等秦振碰了酒,平时一点儿都不碰酒的秦母也举杯敬了儿媳妇一杯酒。

    随后秦凡举杯。

    跟同辈的秦凡喝酒,翠兰心里其实没有多少压力,所以二人也比较随意,一沾酒的翠兰多喝了两杯。等吃完饭,翠兰就已经脸色大红,有些醉醺醺了。

    她本来还要起身洗碗,但是身子已经软的不行了,所以秦凡帮着把嫂子放到房间,母亲在房间里收拾着,然后他出去洗碗了。

    这两年来,秦凡几乎都没有洗过碗,都是翠兰来收拾的。

    收拾完之后,秦凡把那些鱼骨头残渣啥的给小狸放到了跟前。

    结果小狸这家伙还挑食,妈的一瞅是残羹剩饭他还不吃。

    妈的饿死你这胖子。秦凡骂了一句,一把把食盘收了。

    今天回到家里,小狸这家伙见到他还一阵兴奋。

    而秦凡也是一样,一周多没有见到小狸这家伙,他也比较稀罕。

    但是现在他又恨不得想一脚踢死这家伙。

    随后秦凡刚回房间躺下,这时候父亲秦振又拉着他唠了两句。

    秦凡没办法,只好陪着老爹唠嗑。

    一直到了十一点多,他这才回房去睡了。

    走到房间。

    秦凡拉开灯,一瞅小狸那家伙卧在凳子上一脸委屈的看着他,不停的冲他喵喵的叫着。

    秦凡一想到今天这家伙还没吃饭,顿时他又有些于心不忍,旋即秦凡转身去了厨房,然后拿了一些熟肉出来。

    小狸这家伙以前是吃生肉的,但是后来被秦凡训斥只吃熟肉,而且有时候还吃一点水果和蔬菜。

    一瞅熟肉是新鲜的,而且似乎不是残羹剩饭,它这才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

    一看这家伙这样,秦凡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撑死你个胖子。”

    说着他便直接倒头睡去。

    次日上午。

    秦凡吃了早饭,然后开车去了县城去接秦玲儿。

    县城高中。

    因为秦玲儿已经提前给老师请过假,所以秦凡一到学校门口,秦玲儿就出来了。

    “哥,”秦玲儿一走到秦凡跟前,直接扑到了秦凡的怀里。

    秦凡咧嘴一笑,拍拍秦玲儿的脑袋笑着说道:“好了,臭丫头,咋感觉还没长大啊,这都多大的姑娘了,这咋一见面,还往人怀里钻啊。”

    秦玲儿仰头一笑说道:“我无论多大,永远是你妹妹啊。”

    以前在两个哥哥跟前,她是最喜欢秦凡的。

    后来大哥秦峰进监狱,她更是偏心秦凡。

    秦凡点头一笑,伸手替妹妹秦玲儿把肩上的书包提下来放到后座上。

    他这才笑着说道:“好了赶紧上车吧。”

    旋即秦玲儿在旁边的一些学生的羡慕眼神中,点头说好,旋即坐上了副驾驶上。

    秦凡拉开车门也钻了进去,然后他开车走了。

    路上。

    秦凡偏头看了一眼秦玲儿,这才笑着问道:“玲儿,跟哥哥多久没见面了?”

    秦玲儿嗯的抬头一想笑着说道:“哥,有好几个月了吧。”

    说着她这才嘟嘴撒娇道:“你这个兄长当得可真不称职啊哥哥,也不知道过来看看我。”

    她并不知道哥哥秦凡两个月前去灾区赈灾,差点命都送到那儿了,家里人也没告诉她,担心影响秦玲儿学习。

    秦凡一听伸手拍拍秦玲儿的脑袋,点头笑着说道:“你说得对,哥做检讨,这事儿是哥哥疏忽了,以后会经常去学校看你的。”

    秦玲儿嗯的点头一笑,“哥,这样才对嘛。”

    说着秦玲儿忽然凑到秦凡跟前,偷笑道:“哥哥你知不知道,自打你年初在学校门口揍了陈辉,一直到现在,有很多女孩在我跟前打听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