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911章 我们一起来做决定!

    秦凡敛敛心神,扭头看了一眼震惊的众人。

    他这才看着黄鼠狼接着问道:“行啊,那老子问你,你为啥偷我野山鸡,妈的而且一偷就偷两个?”

    说完秦凡看着那玩意儿。

    这黄鼠狼只是眼珠子转着,投来求饶的眼神,秦凡很快他意识到这玩意不会说话。

    旋即秦凡呃的一声,接着道:“那这样,老子问你话,是你就点头,不是你就摇头。”

    说着秦凡皱眉问道:“你会不会摇头啊,给老子摇个头看看?”

    他担心这家伙只会点头。

    结果话刚说完,黄鼠狼顿时摇了摇头。

    众人再度一阵惊讶。

    “哎呦,这玩意还真有意思,跟着人一样,”孙大柱在旁咧嘴跟个二傻子似的笑着。

    秦凡没有吭声,实际上他也发现这家伙还真挺聪明的,但即便聪明,都不如小狸聪明。

    旋即秦凡又问道:“你偷那么多只鸡,是不是给你的崽子弄?”

    他想着之前这家伙一次偷俩。

    在他的追击下,这家伙已经掉了一只野山鸡。

    而且还不顾危险又去捡那只野山鸡,这家伙肯定有崽子。

    秦凡知道。

    在世间,不仅仅是人有情感,同样的这生灵万物也都有情感。

    这时候那只黄鼠狼转动着眼珠子,冲着秦凡点了点头。

    众人一瞅顿时乐了。

    陈有容凑过来,盯着那只黄鼠狼笑着说道:“小凡,还真没想到啊,这家伙这么有意思。”

    秦凡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盯着黄鼠狼问道:“这样吧,你带我们去你那儿看一下?”

    他很想看看这玩意居住的地儿。

    之前小狸就是这样。

    看起来一个寻常普通的野猫,但谁都没想到,那家伙竟然那么厉害。

    黄鼠狼摇摇头。

    秦凡眼神一冷,他夺过孙大柱手中的匕首狠狠说道:“妈的看来你不愿意啊,你信不信老子现在把你弄死!”

    说着秦凡匕首在黄鼠狼的眼前一晃。

    这黄鼠狼也不是傻子,它一瞅秦凡手中的匕首,顿时身子一颤,不过还是摇了摇头。

    “我靠,有意思。”秦凡冷笑一声。

    其实他知道这玩意是害怕他们过去,对它的那些崽子下手。

    “老板,要不然我砍下它一只爪子吧,”孙大柱再度自告奋勇道。

    秦凡扭头瞪了一眼没好气道:“我说大柱叔啊,你这杀猪习惯了,是不是一瞅动物就想杀啊。”

    瞅着孙大柱的表情,秦凡接着道:“这样吧,我明天给你捉一只狼过来让你杀。”

    孙大柱一听急忙摆手苦笑道:“别别别,让我宰狼,我可没那胆子。”

    秦凡给了一个白眼,这才站起身子。

    他对着孙大柱二人说道:“仓库里有个铁笼子,去把这玩意关在笼子里,等它啥时候想带我们去,再放开它。”

    他并不担心这黄鼠狼会玩出新花样。

    这家伙虽已成精,但顶多也就是能让人得癔病。

    他就不相信妈的这家伙能让铁笼子产生癔病啊,而且这家伙受了伤,已经翻不起啥浪花了。

    孙大柱点头说好,转身去了仓库。

    很快把铁笼子拿来,紧接着和李大牛二人把那家伙关进笼子里。

    等那边妥当以后,秦凡这才转头走到黎娟的床边。

    “小凡,婶子没事儿吧?”陈有容有些担心的问道。

    刚才她一直在旁边喊黎娟,但是对方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而且整个身子都冰凉。

    秦凡看了一眼,伸手在对方的脉搏上把了一下。

    他这才叹气如实的说道:“婶子刚才中邪,在打斗的时候遭受了一些攻击,外加上来例假,所以身子更虚,得要一段时间调养。”

    其实这也是秦凡不想看到的。

    黎娟虽说一直干的孵化室的工作和一些杂活儿,但是她一向心思缜密,而且工作认真。

    这一个月若是缺了黎娟,秦凡还真有些担心其他人应付不过来。

    毕竟现在的鸡场可不比之前了。

    野山鸡无论是鸡肉还是野山鸡蛋都大卖,这前前后后的事儿,哪一环缺了人都不行。

    陈有容一听秦凡这么说,更是担心,她急忙问道:“小凡,那你有啥办法让有容婶子早点好起来啊?”

    “是呀老板,这黎娟的工作我们几个人还真是干不下来啊,”几个人说道。

    他们说的是实话。

    这孵化野山鸡虽然有仪器,但是这温度的控制以及哪一阶段要求都很严格。

    秦凡想了一下,抬头看着众人说道:“其实办法倒是有,只不过可能有些不方便。”

    “不方便?”

    众人一怔,彼此纳闷的看了一眼。

    陈有容着急的说道:“小凡,治病还有啥不方便的啊,你尽管说。”

    秦凡呃的一声,旋即他这才把这个办法说了。

    等他说完,众人算是听听明白了。

    原来秦凡说的是黎娟需要洗一个药浴。

    因为黎娟身体太虚弱,一旦灵气直接输入进去,反而容易造成对方五脏爆裂。

    而药浴则不同,在泡药液的过程中,被黎娟吸收,可以增强体质,另外可以使体表毛孔放大。

    所以需要他在泡药浴的过程中给治病。

    至于咋治病,秦凡肯定不会说是用灵气,所以他说是用气功。

    而泡药浴那肯定是要脱衣服的。

    所以也就意味着,秦凡给治病的过程中,需要黎娟脱了衣服。

    当秦凡说完,众人一个个面面相觑,就连刚才还一个劲说没事儿的陈有容也犯难了。

    说实在的,秦凡要是让她泡药浴治病,她二话不说肯定就干。

    但是现在,黎娟现在昏睡,没人敢做决定啊。

    而且陈有容还有些吃醋。

    一想到黎娟光着身子站在秦凡跟前,陈有容心里就堵得慌。

    瞅着众人不吭声了,秦凡这才摆手笑道:“行了,还是让她静养吧。”

    说着秦凡转身而去。

    这时候陈有容一把拉住他说道:“小凡,不能让黎娟婶子睡这么长时间啊,睡这么久,别说休养了,就是睡都睡傻了,要不然你就治吧。”

    说着陈有容扭头看向其他几个人说道:“黎娟婶子现在昏迷不醒,我们大伙来帮她做决定,你们说说,这个治还是不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