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908章 安抚病人情绪

    两个多小时后,一张灵符画好。

    这灵符跟之前的追鬼符不一样,而是一张压邪符。

    这种灵符,是他最近修为提升,在脑海中搜索到的。

    所以秦凡以前并没有用过。

    不过他知道这种灵符,或许可以治黄鼠狼那种快成精的玩意儿。

    把灵符踹在兜里,秦凡把笔墨啥的都收拾了,旋即他躺在房间睡了一会儿。

    吃了午饭。

    秦凡去了黎娟那儿看了一眼,但是黎娟并没有醒来,秦凡这时候有些郁闷了。

    他心想妈的自个之前下手太重了。

    “婶子你去休息一会儿吧,我来看着就可以了。”秦凡扭头对着旁边李大牛的媳妇儿说道。

    对方摇头苦笑道:“没事儿老板,我来就可以了,你去休息吧。”

    “不用,”秦凡摆手,后者一见秦凡执意要让她休息,顿时她出去了。

    等对方走出去以后,秦凡这才转头看向躺在那儿昏睡的黎娟。

    说实在的,黎娟虽然谈不上很漂亮,但是那气质却不同。

    有的女人虽然不算漂亮。

    但若是气质出众的话,真的会比那些长得好看的女人更好看。

    而无疑黎娟就属于这一种。

    搬来一块凳子坐在旁边,秦凡拿着手机看起了小说。

    几分钟后。

    黎娟昏睡中忽然哼唧了一声,秦凡一听抬头看了一眼,这才看着黎娟的手伸进自个的衣服里。

    呃

    秦凡一瞅顿时无语,他心想妈的这黎娟睡觉咋都不老实啊,手脚乱动。

    一般人睡觉的时候,手都喜欢乱动。

    之前他跟镇医院齐云睡觉的时候,她就喜欢乱动。

    旋即秦凡接着低头看手机也没管。

    几分钟后,秦凡越听动静越大。

    他一抬头顿时无语,只见这黎娟把自个的手放在馒头的位置。

    手轻缓的揉着,而且嘴里发出哼唧声。

    “我靠”

    秦凡一瞅这个状态,眉头一皱。

    他急忙开启透视看了一眼,但并未见色鬼啥的附身。

    秦凡这才松口气,他知道黎娟肯定是梦见弄那事儿了,所以才这个样子。

    顿时秦凡有些犯难了,妈的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叫醒对方。

    毕竟人家在梦里弄那事儿正激动呢,人无论是做梦还是现实中,肯定都不喜欢弄那事儿的时候被人打扰。

    但是秦凡又一想,其他的人要是过来了,看到这个样子肯定不好呀。

    权衡之下,秦凡这才走过去,轻轻拍了拍黎娟的肩膀,喊声婶子。

    黎娟没有反应。

    但手中动作未停,嘴里哼唧着。

    秦凡一瞅顿时无语,他瞅着黎娟的手在衣服里不停的动着。

    虽然秦凡看不清楚,但是从衣服上一瞅那馒头不停的晃着,那肯定在弄呀。

    顿时秦凡无奈之余,抓着黎娟的手说道:“婶子醒醒啊,醒醒了!”

    这时候黎娟才忽然睁开眼,一瞅眼前站的秦凡顿时惊讶,旋即又一瞅秦凡拉着她的胳膊。

    而自个的手正在自个的衣服里。

    顿时黎娟猛地脸一红,急忙从衣服里缩回手。

    她虽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啥,但是这不堪的画面还是让她有些羞躁。

    “小凡我”

    黎娟抬头茫然的看着他。

    她本来想解释一下,但是却发现自个不好意思张嘴。

    秦凡摆手,直接岔开话题笑道:“婶子你没事儿就好了。”

    “我”

    黎娟哑然失色,急忙坐起来把自个的衣领整理好,这才问道:“小凡,我刚才咋了?”

    “你不知道早上发生的事儿?”秦凡偏头问道。

    黎娟楞了一下,想了想摇头说道:“小凡发生啥事了啊,我真的记不清了。”

    秦凡:“”

    不过对方记不清自个得了癔病,其实这样也好。

    黎娟一向都分外注意言行,若是知道自个早上哭哭啼啼的那个样子,估计都会崩溃。

    旋即秦凡摆手说道:“其实婶子也没啥事儿,你就是被一些不好的事物给盯上了,这两天我给你驱除了就好了。”

    黎娟啊的一声,脸色大变。

    她下意识的往自个身子瞅了一眼,急忙伸手拍打。

    不过一下子被秦凡给拦住了,“婶子真没事儿,你也别害怕,有我在肯定没事儿。”

    听秦凡这么说,黎娟嗯的一声,旋即点头说好。

    说实在的,在她心里,只有有秦凡这家伙在,她还真的不怕啥。

    安抚好了黎娟的心情,秦凡又问了一下黎娟昨晚有没有啥感到异常的情况?

    不过黎娟说了并未有啥异常的感觉,索性秦凡也没再问,旋即他出去。

    这时候孙大柱刚从宿舍跑来。

    秦凡招手叫来,看着孙大柱,“大柱叔,你待会儿跟他们说一下,别让黎娟婶子知道自个早上的状态。”

    孙大柱会意,点头说好,转身而去把李大牛他们喊了起来。

    几个人站在黎娟门口。

    因为事先秦凡知会了一声,所以并没有人提黎娟早上那神叨叨的状态。

    “行了,有容嫂子,你下午陪着婶子在房间里吧,其他人去忙吧,”秦凡摆手道。

    众人一听点头转身而去,只留下陈有容。

    秦凡抬头,眼神略为复杂的看了一眼陈有容,这才叮嘱让照顾好,旋即他也出去了。

    秦凡先是去鸡舍看了一下那个黄鼠狼打的洞口,在鸡舍的其他地儿观察了一下,旋即这才出了鸡舍回到办公室。

    把手头事儿忙完,秦凡拿起手机查起了状克的相关病情。

    正如他所说,这玩意儿要不了命,但是长期折磨,反复发作就能让人差点崩溃。

    就跟患了癫痫一样,无法治愈却一直反复发作,能让病人崩溃,感到自卑。

    他上初二的时候,有一个同学就有羊癫疯。

    一旦发作,说实话,其实还是挺可怕的,所以班上很多人都避着。

    不过秦凡非但没避,反而跟那个同学玩得好。

    只不过那会儿要是有现在这样的医术,他肯定会帮那同学治好。

    不过可惜那个同学后来随着父母打工,个把年也没回来了。

    所以秦凡想着啥时候回来再帮着治。

    大概查了帖子,秦凡把手机放下,伸手揉了一下太阳穴。

    起身泡了一杯茶,秦凡缓缓的喝了起来,他等着那只快成精的黄鼠狼现身!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