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907章 黄大仙

    顿时他走进宿舍,就看到黎娟满脸惊恐泪涕纵横。

    嘴里乌拉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而且说些诗词之类的话。

    看着黎娟这个样子,秦凡眉头紧皱走到跟前。

    他招呼孙大柱和李大牛过来把黎娟的手脚给摁住。

    两个人之前,心里其实有些发虚。

    但是现在秦凡来了,他们也没啥好怕的。

    顿时二人走过来摁住手脚,秦凡把手放在黎娟的额头上,又把了一下脉搏。

    旋即他抬手啪的一下子把黎娟的后颈那儿拍了一下子,哭声戛然而止,黎娟昏睡了过去。

    “老板这”

    众人一惊。

    秦凡没有说话,他不能让黎娟继续这样,旋即扭头问道:“黎娟婶子这样多久了?”

    李大牛看了一眼,如实说道:“老板,昨晚后半夜突然这样了,本来我和老伴还以为黎娟是说梦话啥的,结果越来越不对劲儿,后来快到天明的时候,我们才过来看了一下,结果就发现成这样了。”

    他住的宿舍跟黎娟是紧挨的,所以黎娟有啥动静,他们是最早知道的。

    “是呀老板,我们真没想到这黎娟会病的这么严重啊。”李大牛的媳妇附和道。

    秦凡一听也没说话,而是扭头走到门外看了一眼四处。

    旋即他又转身回来冲着李大牛问道:“黎娟婶子昨晚后半夜出现这种症状,外面有没有什么动静?”

    “动静?”

    李大牛怔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老伴摇头说道:“动静倒是好像没有。”

    说完他忽然脸色一变,接着道:“对了老板,我想起一件事儿,在后半夜,黎娟哭哭啼啼的半个小时前,鸡舍的那只狗一直叫个不停。”

    “对对对,没错,那条狗叫不停。”

    孙大柱点头凑过附和。

    他看了一眼李大牛接着说道:“我们听见狗叫,还以为是那条黄鼠狼又来偷鸡了,所以我们二人拿着手电筒去鸡舍看了一下,不过啥也没发现。”

    “你们是说后半夜那条狗叫过?”秦凡心中陡然一震。

    看着众人点头,秦凡没有说话,旋即扭头去了一下鸡舍。

    那条狗依然在那儿,洞口也在。

    只不过秦凡瞅着,那条狗的精神状态明显不如前两天了。

    “我靠”

    秦凡暗暗吃惊。

    他之前以为黎娟是鬼附身啥的,但是现在一看还并不是。

    他转头又在鸡舍的其他地儿转了一下。

    这时候跟在身后的孙大柱忍不住问道:“老板,到底是咋回事儿?”

    秦凡停下来,扭头看了身后众人一眼,这才缓缓的开口确定道:“黎娟婶子种的是癔病。”

    “癔病?”

    众人一惊。

    看着众人吃惊的表情,秦凡这才解释道:“这病你们可能几乎没听过,不过状克你们听过吧,这癔病俗称状克。”

    陈有容在旁边点头说道:“小凡,状克我听过,不过只是听说,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啊。”

    秦凡眉头紧皱,点了点头说道:“黎娟婶子得这病的罪魁祸首就是那只黄鼠狼。”

    “黄鼠狼?”

    众人再度一惊,孙大柱有些理解不了了,他摇头说道:“老板,那病跟黄鼠狼有啥关系啊?”

    “是呀,真是想不通。”其他几个人点头附和。

    他们实在想不通一条黄鼠狼会这么厉害。

    众人瞅着众人好奇的表情,他招手大伙先出鸡舍。

    站到院子,秦凡这才开口道:“你们应该知道黄鼠狼是被称为黄大仙吧?”

    众人点头。

    秦凡顿了一下说道:“那玩意之所以被称为黄大仙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那家伙本身就长得跟狐狸很像,体态美丽,性情狡黠,要不然它也不会把那洞口打到隐蔽的草丛里。”

    “第二个其实才是主要原因,就是它可以附体,控制人的思想,让人精神错乱。”

    “这种疾病就称为状克,这种病虽然不会留下后遗症,但是容易复发,而且患者多为体质较弱的女性,症状你们也看到了,就是黎娟婶子那种状态。”

    众人一听恍然大悟,他们现在还真小看了黄鼠狼那玩意儿。

    “可是小凡,黎娟婶子体质不弱啊,那黄鼠狼咋会找到她呀?”陈有容不解的问道。

    秦凡看了一眼说道:“体质虽不弱,但是她这两天正好来那个了,这个你是知道的。”

    陈有容一听这才想到了两天前,黎娟找她借卫生巾的事儿。

    一般女人在来例假的时候,往往体质很弱的。

    陈有容一听也没在说,他急忙说道:“那小凡,你应该会治吧,那抓紧给黎娟婶子治疗吧。”

    她知道秦凡这家伙会抓鬼,这要是祛除癔病应该也可以。

    秦凡摆手说道:“去除癔病倒是不难,一般用针扎人中就可以。”

    顿了一下,秦凡微微叹口气,“不过现在的问题就是那条黄鼠狼明显快成精了,那病情比较严重,一般这种治疗没啥用,即便治好,后面也会复发,所以要是想彻底治好,必须得把那只黄鼠狼捉住。”

    “那老板,咱们赶紧抓呀,”孙大柱急忙说道。

    秦凡瞪了一眼说道:“要是能抓早都抓了,这家伙太厉害了,在我进来的时候已经跑了,所以要想抓住,只能等着它再次附身了。”

    众人一听恍然大悟,陈有容连忙问道:“小凡,那接下来咋办啊,你吩咐让我们干啥我们就干啥。”

    “不用。”

    秦凡摆手,“你们就是帮也帮不上啥,不过留一个人在这儿盯着,要是黎娟婶子醒来,就直接跟我说,我这两天就住在鸡场了,等着那只家伙再来。

    这时候李大牛的媳妇儿说她留在那儿看着。

    秦凡点了点头,便招呼众人散了。

    虽然得了癔病的人会出现抑郁,说不定会有啥自杀倾向,不过黎娟暂时没啥生病危险。

    他开车去了家里,把那套朱砂黄纸啥的都拿到山上。

    黄鼠狼其实没啥可怕的,但是那只黄鼠狼俨然快成精,是个老怪儿。

    为了以防万一,秦凡还是想着画一道灵符,说不定到时候会派上用场。

    把东西拿上来,秦凡把自个关在宿舍里。

    然后他跟众人自个休息一下子,让他们都别打扰他。

    毕竟画符这事儿讲究的是专注,是容不得任何人打扰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